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六十七章 警告(云起推荐票两万的加更)

满宝高兴的回答,还说,“大丫他们认字也好快,现在都会写我们县乡村和自己的名字啦。”

小钱氏颔首,笑着道:“那你多教教他们,什么诗词歌赋的不必学,就认些字,最主要的是识数,知道算数才是最要紧的。”

钱氏自有自己的智慧,能认字自然更好,不能认,也要识数,至少出去买买东西不会被人坑。

满宝表示,她会都教他们的。

钱氏就摸了摸她的脑袋,鼓励她好好学习,“家里的事你别操心,娘的身体也好多了,你只要健健康康的快点长大就好。”

满宝不太明白娘亲为什么这么说,但还是高兴的点头。

钱氏就道:“好了,你五哥把你的鸡买回来了,你去看一看吧。”

满宝这才明白她娘为什么说这番话,她调皮的揽住她的肩膀道:“娘,我健健康康的,你也要健健康康的呀。”

然后蹦着去看她的鸡了。

鸡屋外面的角落里放着两个鸡笼,满宝跑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鸡笼里的鸡,她一下就惊住了。

两个鸡笼里都放着一只鸡,鸡笼远远的隔着,但它们都长着一个样儿,毛发奚落,身上有很多人被啄出来的血,满宝蹦过来,它们受惊的缩着脖子,身子抖了抖,衬得满宝就是恶霸一样。

满宝蹲在鸡笼前看鸡,它们的模样实在是太熟悉了,她看了两只鸡一眼,跑去找她五哥。

周五郎正在数钱呢,今天的花篮没有全部卖出去,所以收益要比前两天的要少一些。

他数过一遍,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然后推给满宝数。

满宝暂时没管钱,问道:“五哥,你去找斗鸡的人买的鸡?”

“是啊,”周五郎理所当然的道:“你不是说你买回来的鸡娘不舍得吃吗?我觉得买不下蛋的母鸡也没用,因为它现在不下蛋,养一养就能下了,到头来娘还是不舍得吃,所以我就去买斗鸡了,它们都成那样了,再养也活不下去,不如杀了吃了。”

周五郎挤眉弄眼的和她道:“还便宜,一只鸡的钱可以买两只。”

满宝都不由冲他竖拇指,“五哥你好聪明。”

她咽了咽口水问,“那今天晚上怎么不杀一只?”

“娘说太晚了,晚食都准备好了,明天再杀。”周五郎叹息,“娘说了,我下次要是再帮你乱花钱,就不许我去县城了,满宝,以后买鸡这样的事你还是找别人吧。”

满宝哼哼道:“你不帮我,我就在村里买。”

她转了转眼珠子,笑道:“我已经有办法了。”

周四郎好奇的问道:“什么办法?”

“我不告诉你。”满宝低头数钱,不仅将他们的私账算出来,还把公账那部分要交的公也算出来,然后把钱分给大家,然后记账。

周五郎看着羡慕不已,“满宝啊,你这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我学了这么久,还是算不好这交公的钱要怎么算。”

满宝道:“勤能补拙,你以后没事自己随便给出两个数字算,慢慢的就会了。”

科科说了,这是心算,可以锻炼人的大脑和逻辑思维,简单来说,就是可以让聪明的人变得更聪明,笨的人变得不那么笨,甚至是聪明一点儿。

满宝更小的时候没什么东西玩儿,最喜欢的就是跟科科玩这个了。

她考科科,然后科科又考她。

所以她才是家里数数数得最好的人。

满宝记好了账,又把大家交给她保管的钱收好,临时给大家伙儿出了两个题目,让他们自己算着玩儿。

两位数的加减,就是周四郎都忍不住一脑门子汗,满宝就教他们,“先用手指算,手指不够加上脚趾呗,算得多了,以后不用掰手指也会了。”

“可我们的手指和脚趾加起来也不够呢?”

“那就数别人的呗?”满宝理所当然的道:“我就经常借爹的手指和脚趾来数,你们看,我现在已经不用借他的手指和脚趾了。”

兄弟子侄们都惊呆了,没想到他们的爹还被幺妹借过手指脚趾。

吃晚食的时候,老周头就觉得老四老五老六和几个孙子孙女看他的眼神怪怪的,不由摸了摸脸,问道:“我脸上有米粒?”

偷瞄的众人立即摇头,怪怪的低头吃晚食。

满宝对这些一无所觉,正埋头在碗里努力的扒饭,她的胃口一向好,吃得很多,钱氏会克制一下大头几个孙子孙女的晚食,却不舍得让小闺女饿肚子,一直让她吃饱饭的。

满宝知道食物不能浪费,将碗里的最后一粒米扒干净,放下碗就乖巧的道:“娘,我吃饱了。”

钱氏看了一眼外面,见还有亮光,就让她去教大头他们识字。

一群孩子呼啦啦的跑到院子里,一边玩耍一边认字,一直到最后一抹斜阳完全消失,天都黑下来,大家这才不认字了,却开始摇头晃脑的背满宝教他们的。

这边朗朗的读书声传到村里,有人往周家的方向看了一眼,羡慕的道:“周金他们家这是要出读书人啊。”

“拉倒吧,就一个小孩儿教读两句书,认不认得字都不一定呢,要是这么容易成读书人,那天下还不都是读书人了?”

“你懂什么?只要认得字,又会数,去县里就是账房也能当,你就看吧,他们家那闺女要能在学堂里学个七八年,把学会的东西教给她兄弟和侄子,用不着十年,他们家就跟我们家不一样了。”

他叹气,“这么好一个闺女,怎么就投生在他们家了?”

边说边以一种很嫌弃的目光看他婆娘,他老婆很不服气,掐着腰道:“你也不看看人家的爹是谁,是我不会生吗?是你的种不好!”

他们家的孩子好奇的看着爹娘,夫妻俩正要吵嘴,坐在上面的老头就用烟斗敲了敲桌子道:“乱叫唤啥,那是咱周家的根,几百年就出了这一两个好苗子,还不兴人家有出息了?”

儿媳他不好说,只能去骂儿子,“管好你的嘴来,别在外面胡咧咧,要是叫我听到啥不好听的话……”

他儿子低下头,老实的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