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四十九章 赔礼

“倒是你五叔公念书不错,当官也好,年纪轻轻就进京做了御史,可惜了,随先帝东征时被流矢所伤,牺牲了。到你家老爷和启儿这一代,更不必说,你问你家老爷,他读书成什么样子?”

白老爷羞愧的低头。

“但白启却是个读书苗子,年纪轻轻就考中了进士,要不是时运不济,现在倒该是我们投靠他们家了,”白老太太道:“你别看现在善宝年纪小,却早已显出不同来,他今年才多大,已经把《论语》都背下来了,问你儿子,《论语》第一篇,他会背吗?”

白二郎立即缩着脑袋不说话。

白老太太又道:“就算不算这些利益得失,单就论情谊,”白老太太抓紧白老爷的手,落泪道:“她不仅是你婶娘,也是你的姨母呀,我和她堂姐妹,俩人一块儿长大,同一个祖父祖母,如今还活在世上的兄弟姐妹也就我们这几个了,你就当是也照顾照顾你母家,待她们祖孙尽心些。”

这话哪是跟白老爷说的,分明是对着白太太说的。

白太太连忙跪下请罪,表示:“母亲放心,我和老爷以后一定好好服侍姨母和弟妹。”

又扭头斥白二郎,“二郎,以后不准再欺负你堂弟,若再叫我知道你欺负他,我,我……”

白太太咬牙,“我必打你。”

白二郎瘪了瘪嘴,在他爹的瞪视下没敢哭,觉得屁股好疼。

一家四口把话说开,便把眼泪一收拾,各回各屋。

正好去周家送赔礼的管事回来了,他和白老爷禀报:“……送了一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两条肉,两条鱼,并两包点心,周家老丈很好说话,直说孩子没有大碍,就是身上青了一点,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白老爷就又骂了坑爹儿子一顿,然后才道:“她是女娃,身上不留伤疤就好。”

管事就低头道:“应当不会的,小的看了周家小娘子一眼,身上的伤不见,但额头只是青肿一些,没有伤口。”

白老爷就挥手让他退下了。

而在周家,以满宝为首的孩子正蹲在院子里围观那两条鱼,两条肉和两包点心,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大头等人羡慕得不得了,“小姑就是不一样,打架都有人送肉送鱼吃。”

大丫强调,“还有点心!”

满宝就摸了摸额头,道:“不然,下次找机会再和白二打一架?”

一旁听到的老周头差点忍不住去拍闺女的脑袋,但想到闺女现在受伤,打头还有可能变笨,他这才改为口头训斥,“别瞎说,打架是好玩的?不说你比人家小,只可能被打,这你挑起来的事,还想让人送礼,哪有这样的好事?”

老周头道:“到时候白家让我们家赔礼,我们家可拿不出两条肉和两条鱼来。”

满宝就惋惜了一下,然后看着点心咽口水,转身就扑进她大嫂的怀里撒娇,“大嫂,我们开了点心吃吧。”

她虽然不太爱吃糖,但她喜欢吃点心呀。

刚才她闻了一下,可香可香啦。

小钱氏没有犹豫,去问婆婆的意思,得到钱氏的点头后,她就拆了一包,先给满宝两块,再给其他孩子一人一块,然后把剩下的包起来,打算慢慢给满宝吃。

满宝却眼珠子一转,先把两块点心分别塞给她爹她娘,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她大嫂。

小钱氏无奈,便又拿出两块给她。

满宝笑眯眯的把如法炮制,把点心塞给两个嫂子,然后继续看着小钱氏。

小钱氏见两个妯娌都有了,不由气恼,把油纸打开,把剩下的两块也塞给满宝,“行了,没有了!”

满宝就把一块凑到小钱氏的嘴边,嘴巴甜甜的道:“大嫂也吃,我闻着就好好吃啊。”

小钱氏的气立时就消了,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就你机灵。”

何氏并没有把点心吃了,而是在一旁笑道:“满宝待嫂子自是不一样的,我们的点心可没凑到我们嘴边来。”

冯氏也凑趣道:“毕竟是吃大嫂的奶长大的嘛。”

小钱氏是有些骄傲的,但嘴上很谦虚,“这孩子待家里人都是一样的,这嘴巴说起好话来跟抹了蜜似的,家里所有孩子加起来都比不上她一个。”

妯娌三个就这么站着商业互吹起来,钱氏坐在一旁吩咐道:“把肉切出来炒了,咱家没井,不好留生的,炒熟了才能留久一点。”

又道:“晚食虽做了,但也拿出一些来与菜回锅炒一炒,满宝受了伤,得补补。”

小钱氏三个媳妇就不敢再站着说闲话,连忙应下,各自去忙活了。

她们没吃点心,而是将点心随手交给了各自的丈夫,送给他们吃。

当然,周大郎他们也不傻,当然也不敢就吃了,而是拿回屋里放好,晚上一小家在一起时可以再分一遍。

钱氏也把女儿招到身边,将点心给她,笑着摸了摸她额头上的伤道:“快吃吧,吃好了,伤才好得快。”

满宝就把点心推回去,“娘,你吃。”

钱氏摇头,“娘吃药呢,不好吃点心,你快吃吧。”

满宝没怀疑,因为她娘要忌口,有许多的东西不能吃。

满宝高兴的拿了点心咬了一口,开开心心的去和周五郎他们玩儿去了。

一旁坐着的老周头把手中的点心掰下一大半来塞给老伴儿。

钱氏笑了笑,这下倒没拒绝。

满宝对周五郎他们今日的县城之行特别感兴趣,兴致勃勃的问起来。

周五郎和周六郎自觉今天见了大世面了,被一众兄弟子侄围在中间,便觉得豪情万丈,绘声绘色的给他们说起今天的事来。

自从他们这个地方出现过成人也被掳的事后,各村便约定好了进城的规矩。

同村的且不说了,一个村子就这么大,谁第二天要去县城,吼一声,要去的便都约定好明天几时在村口汇合,若没有,那就自己上路,这上路的时辰也有讲究。

周五郎道:“这到县城的时辰最好是辰正,大家的脚程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大家从县城那儿往回推算,各个村的人若想结伴,什么时辰在村口等待都是有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