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四十八章 念旧

白老爷也心疼白二郎,还以为他们兄弟俩又被人给打了,一边让人把他带下去洗干净检查身体,一边问把孩子带回来的下人。

跟白二郎一起回来的另外两个同学也被带下去洗澡换衣服了。

下人直接跪在地上,低着头一五一十的把看到的事情都说了。

白老爷的脸色越来越冷,越来越青,赶来的白老太太和白太太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刘氏了。

好在刘氏稳得住,她反过来劝慰白老爷母子,“小孩子哪有不闹腾的,他们两个又年纪相仿,这都是正常的。”

哪儿正常了?

要是一般的打架吵嘴也就算了,这孩子是想套麻袋的!

白老爷气得不轻,怒气腾腾的往他二儿子的院子里去。

白太太看他那个样子,吓得不轻,连忙扶住老太太。

白老太太也顾不得安抚刘氏了,立即去追,在后边喊道:“你轻轻地拍两下就行了,可别把孩子打出个好歹来……”

刘氏也连忙跟上,三人的脚程比不上白老爷的,远远的,他们就听到了白二郎哇哇的哭声和惨叫声。

白老太太吓得差点坐到地上,刘氏顾不得了,一边越过她追上去,一边喊道,“白立,你要是把孩子打出个好歹来,我们也没脸在这儿住下去了!”

正把儿子按在腿上,啪啪的揍他屁股的白老爷一顿,把哭嚎不止的儿子往地上一丢,怒指道:“你哭,今天你要是不哭死,就是你老子被你气死。”

刘氏连忙扯过床上的被子把孩子给包起来,他是在洗澡的中途被白老爷捉出来的,也因此,他屁股上的巴掌印特别显然,目测已经成为全身上下最重的伤了。

刘氏抱着痛哭不止的白二郎也哭,说白老爷,“七八岁的孩子猫嫌狗厌,你小时候不淘气?难道我和你娘也是这么揍你的?孩子要好好教,照你这个打法,多好的孩子都能叫你打坏了!”

“让他打!”白老太太总算扶着儿媳妇的手到了,她扶着门框喘气,怒道:“让他打,打死了一了百了,到时候让他一个人在这宅子里过,老妹妹,我跟你走,我们不在这儿碍他的眼。”

刘氏嗔怒,“我的姐姐,他不懂教孩子,你就教他,跟他置这个气有什么意思?”

刘氏摸了摸白二郎,见他屁股肿起来了,但问题不大,就怕这孩子吓住,晚上会高热,那才是要人命的。

便吩咐白太太,“你快别哭了,你婆母年纪大了,你该多主事才是,去让下人把衣服找来,给孩子换上,再去熬一碗安神汤来,可别把孩子给吓住了。”

白老太太养了两个孩子,也知道这点儿,连忙让儿媳妇照着刘氏的吩咐去。

不仅他们这边,白善宝和另外两个孩子那里也都灌了安神汤,然后体贴的把人孩子给送回去了。

鸡飞狗跳的白宅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刘氏这才疲惫的和白老爷道:“周家那边也要送点赔礼过去才好,听说人家小姑娘也伤得不轻呢。”

白老爷连连点头,转头吩咐管事。

两个孩子已经被带到一起来了,白二郎刚被揍过,此时眼圈还有点红,而白善宝也知道他被揍了,假装老实的低着头,但目光一再偷看对方,趁着大人不注意时就给他一个嘲笑的目光。

白二郎气得不轻,趁着大人不注意就瞪他。

但大人怎么可能不注意?

见这俩孩子还是没学会友爱相处,大人们都有些沉默。

刘氏想,看来她得抓紧把房子建起来,最好年前就搬出去,远香近臭,或许俩孩子离得远了,可能关系就不会那么僵了。

白老太太也叹了一口气,等刘氏婆媳带着白善宝回去休息了才和她儿子道:“以前你和启儿相处得挺好的,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怎么到了这一辈,却跟斗鸡似的处不到一块儿呢?”

“等大郎回来,让大郎和善宝处处。”

白太太忍不住道:“大郎年纪比善宝大那么多呢,两个孩子不会吵架的,但他也不适合再在学堂里读书了呀,老爷不是说要想办法让孩子进县学吗?”

“那也得他考得进去,庄先生是府学里出来的,我这不是想让庄先生指点指点大郎吗?”

白太太其实不太明白婆母和丈夫为什么非得让家里的孩子跟白善交好,对方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白老太太见儿媳妇垂着眼眸不说话,就猜得出她的心思,其实,自从刘氏婆媳带着白善住进来后,儿媳妇就不是很高兴了。

白老太太叹了一口气,和白老爷道:“你启弟没了,你姨母他们孤儿寡母的,宗族那边欺负他们,他们现在能投靠的也只有你了。我们两家的情分自然不同其他家,”

这些话,白老太太可不止是说给白老爷听的,更是说给白太太听的,道:“当年你爹进族学,他一个乡下去的泥腿子,别看同是白氏一族,但跟嫡支的血缘早远了,要不是你祖父能干,把家业打理得好,给族学捐了不少钱,你爹都不能去陇州读书。”

白老太太摸着小孙子的脑袋,继续和白老爷道:“可就是这样,他也常被欺负,当时就是你五堂叔照顾他的。”

白老爷涨红了脸,跪到地上道:“娘您放心,我一定照顾好婶娘,把善宝当自个的亲儿子一样带大。”

白老太太把他拽起来道:“娘不是那个意思。”

那您是哪个意思?

白老太太依然是看着他,“我们两家的情谊,你是知道的,但孩子们不一定知道,你不说,他们还当你姨母他们是来打秋风的呢。”

这下白老太太总算是看向白太太和小孙子了,道:“当年,你公爹就和五叔公要好,只是可惜,你公爹读书不比你五叔公,他也就做了个县令,还有臭脾气,上官骂他两句,他就直接挂印回乡种地了。”

白太太:……这件事她也也是知道的,如今县城里还有人说她公爹是性情中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