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四十七章 群殴

话是这样说,但他们也伸手帮忙按住白善宝。

白善宝是会干站着等人抓的人吗?

当然不是啊,他好歹也是个惯常打架的,麻袋刚碰到他的脑袋,他就往旁边一挣,一下被俩人按住,他就又喊又踢,而就这一会儿功法,满宝也从芦苇后面钻出来了,看到白二郎一把跳起把白善宝按在地上,要往他脑袋上套袋子,她都惊呆了。

但也只呆了一下,她就一边冲着外面喊大头,一边冲上去推白二郎。

于是,五个小孩就滚做一团,你推我打起来。

见白二郎还锲而不舍的往白善宝头上套袋子,他的小伙伴再也忍不住大吼一声,“他们都看见我们了傻子!”

白二郎一呆,然后怒气腾腾,“你说谁傻子?”

对方顿了一下,但也不怂的一边去压制满宝和白善宝,一边回吼道:“你呀,你不傻谁傻?”

谁还不是家里的宝贝啊,虽然你家是地主,比我家有钱,常常有好吃的零食,我们愿意听你号令,但也没这么笨的。

俩人内讧起来,白二郎压着白善宝的力气就松了一点儿,加上满宝锲而不舍的踹了白二郎一脚,白善宝就一把将人推开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反压住白二郎,哇哇大叫的捏着拳头去揍他。

高地上的下人在白善宝第一次喊叫时就发现了底下的情况,立时大惊失色的从高地上跑下来。

只是他选的地方离河滩有点距离,跑了一会儿才到。

而在他到前,大头已经赶到,先把跟他小姑打架的人掀下去,然后代替他小姑跟对方打起来。

俩人年纪相当,很快就滚成一团。

对着满宝,对方不敢下手,毕竟对方是个女孩,年纪又比他小,但对大头却是不怕的,俩人你掐我一下,我拍你一掌,打得不亦乐乎。

满宝当然是帮自己的小伙伴和大侄子的,等下人赶到时,六个人正打成一团。

下人大吼一声,震慑住众人后才把两队人分开,然后去看他们家的少爷。

直接白善宝脸上身上全是泥不说,额头还被划了一道,脸上青了好几块。

再一看其他人,情况也都差不多。

下人就抱着他们家少爷想大哭,他们家可就这一根独苗苗啊,老太太让他们来看住少爷,结果把人看成这样,回去肯定落不着好。

白善宝可没他那么多想法,一把将他推开就上前一步,对白二郎放狠话,“奸人,你玩偷袭,有本事你下战帖邀我,看我不打破你的头。”

满宝也觉得白二郎太奸了,不仅埋伏还以大欺小,以多欺少,不过看了一眼他们这边的狼狈,她觉得这个法子不错。

白二郎受不得激,立即撸了袖子道:“打就打,谁怕谁,现在就来。”

“来呀,”白善宝也撸了袖子,“来呀!”

满宝就在一旁给他呐喊助威,“你一定可以的,打他的脸,掐他的手臂。”

大头左右转转,还给他找了一块泥块。

下人看着这一群孩子,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了,他啪的一声跪在地上,抱住他们少爷的腿道:“少爷,您就饶了小的吧,老太太和太太要知道您在外面打架,还不得把我们的皮剥了,我们快回家吧,现在就回家。”

正说着话,周四郎也晃悠悠的到了,一群人在芦苇中央,虽然有声音,但他在外面还真看不到人在哪里。

主要是下人是跪着的。

所以他就喊了一声,“满宝,大头,你们跑哪儿去了,赶紧给我出来!”

于是周四郎和白家的下人就把一群狼狈的孩子给领回去了,进了村,正是各家回去吃晚食的时候,大家看着这六个泥猴一样的孩子,没怎么在意。

乡下孩子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

但待看清走在最前面的是周家的小娘子,他们惊讶了,“哎呦,满宝,你怎么也去打架了?”

又去看周四郎,“四郎啊,你幺妹是你打的?”

周四郎臭着一张脸,“我有那胆吗?”

也是,又没吃了熊心豹子胆,怎么敢打周家的宝贝哟。

村民们兴致勃勃的围观满宝,还有人问她,“满宝,这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呀?”

满宝又不傻,当然听得出这不是什么好话,哼哼了一声道:“当然是赢了,不行把您孙子叫出来,我当您的面打给你看。”

对方就笑,“这女娃脾气还挺大,怎么能打架呢?”

“我教训教训侄孙呗。”

对方一呆,这才想起来,他和周大郎同辈,那就是和满宝同辈,他孙子可不就是她侄孙吗?

他哪敢再撩拨,生怕满宝去堵住他孙子打。

周家这宝贝一直干干净净的,出入都有人跟着,很少有狼狈的时候。

记得头两年,当时满宝刚学会跑,和大头他们在村口的大树底下玩儿,结果因为她兜里有一颗糖,村里两个孩子抢了她的糖,还推了她一把,直接摔在水坑里。

其中一个孩子还是村长家的孙子呢,结果事情发生后,周四郎硬是带着一众兄弟子侄把两个孩子堵着教训了一顿。

村长的媳妇和儿媳妇连屁都没放一个,村长还带了不少鸡蛋去看满宝,据说她那次又惊又喜,直接高烧了。

那会儿俩孩子的家人都心惊胆战的,生怕满宝这一烧就没了,那才是造孽呢。

也是从那时候起,大人们教训起家里的孩子,都是可以和大头他们打架,但不许找周满宝的麻烦。

那孩子小的时候差点没熬住,身体本就比一般孩子弱,谁知道她一吓会不会有事?

见现在周满宝被打成这样,村民们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替她和打她的一众孩子忧心的。

周四郎狠狠地瞪了周二郎等人一眼,抱着他们家的幺妹回去洗澡擦药。

下人自然就带剩下的回白家了。

白宅里,一众家长又被惊动起来了。

郑氏看到儿子脸上的青肿,身子一晃,抱着他就痛哭起来。

刘氏也晃了一下,但她还稳得住,一边呵斥了儿媳妇,一边让她把孩子带下去,这才看向白老爷道:“你弟媳妇头发长见识短,孩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

但她心里也很心痛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