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四十二章 和好

庄先生没有和他们说太多,他有许多的道理要说,但也要两个孩子能听得懂,听得进去。

反正两个孩子还小,他有大把的时间说给他们听,庄先生并不心急。

庄先生转而考校起白善宝的功课来,因为他是新来的,他得摸清楚他的进度才好安排他的课程。

白善宝已经把《论语》都背下来了,只是后半部分的含义还没学。

庄先生问了一下,知道他是跟以前的先生和刘氏学的,满意的点头,让两个小孩回去听课。

满宝第一次觉得有小孩儿比她还厉害,跟在他身边道:“你念书比我还快,我一岁就开始读书了,刚会《千字文》而已。

白善宝就觉得她果然比较笨,道:“我两岁开始读书,只用三个月就把《千字文》给背下来了。”

当然,白善宝没告诉她,他只是背下来而已,并不认识字,一直到三岁才开始对着课本认字,写字。

因为有了一个聪明的同桌,满宝为了不落后,上课的时候特别认真的听课,还特别爱动脑筋儿,于是产生了许多问题。

比如,庄先生解释了一下温良恭俭让的含义,就是:温和,正直,庄重,节俭和谦让。

于是满宝就问,怎样的行为称得上温和,正直,庄重,节俭和谦让呢?

因为她想了想,觉得自己五项都符合,那她现在是不是就是圣人了?

看着大言不惭的弟子,庄先生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白善宝就插嘴了,“别的不说,你正直、温和、庄重和谦让就不符合。”

白善宝道:“你昨天偏帮你侄子,是不正直,你和我打架,是不温和,不庄重,你还咬我,跟谦让更搭不上了。”

满宝瞪眼,“那我也不能叫你欺负我侄子和我呀,我是要做孔夫子那样的圣人,又不是要做傻子。”

眼见着两个孩子又要吵起来,庄先生就敲了敲桌子道:“你们两个还听不听课了?”

白善宝和周满宝这才正襟危坐,乖乖的把手放在膝盖上,仰着脑袋听庄先生讲课。

庄先生这才列举了一些孔子的事例,以佐证他是如何温良恭俭让的。

一个上午,他们这边也就上一堂课而已,庄先生让他们自行认字和默诵,然后便去教一旁的大学生。

系统虽然看过很多次了,但还是忍不住赞叹起古人的智慧,以教育资源论,古代远落后于未来。

但偏偏就是这么落后的这个时代,先生学识之渊博,因材施教的兼顾是未来很多年代都比不上的。

尤其是后来八股文盛行,直接统一了文制,使得教育开始变成千篇一律。

自然,这些话,系统都没有和满宝说,而是静静地看着她和白善宝吹牛,说她已经把刚刚的课文背下来了,并且把先生教的经义也给记住了。

白善宝哼哼道:“我早就背下来了,也早就记住了,我全篇都背下来了。”

感受到了白善宝的骄傲,满宝斗志满满,“我以后会超过你的。”

她不止是说说而已,她还那么做了,满宝重新把合起来的课本打开,开始看后面的问篇。

她已经认得很多字了,所以自己就能读下来。

何况庄先生给她抄这本书时是断好句的,她还省了自己断句,直接就摇头晃脑的读下去。

第一遍很晦涩,第二遍不再卡壳,第三遍就通顺多了,再读上一遍,满宝就能磕磕巴巴的背出来。

满宝自信满满,觉得记住了,就翻开下一篇继续背,不过一会儿功夫,满宝就背下三四篇课本了。

白善宝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也没空再偷偷摸摸的去玩儿了,也连忙打开书背起来。

他可不能被她比下去。

中午钟声一响,孩子们就呼啦啦的跑出去,拿了各自的大碗跑去厨房排队打吃的。

满宝年龄小,腿短,跑到了后面,而白善宝因为是第一天来,还有些不习惯,等大家都跑出去了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还是跑到门口的满宝察觉到不对,回身把他的大碗找出来,拉着他一起去的。

所以两个年龄最小的排在了最后面。

不过满宝一点儿也不担心就是了,还特别自豪的和白善宝说,“做饭打菜的是我大嫂,你跟着我,一定能吃到更多。”

本来白善宝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骄傲的,但听满宝这么说,又见她这么自豪,便也不由有些羡慕。

果然,轮到他们两个时,小钱氏对俩人笑笑,然后给他们盛了许多菜。

学生们可以回教室吃饭,但大多学生并不爱回去,他们更喜欢在院子里站着吃,坐着吃,有的甚至还跑到路对面的草丛里边玩边吃。

白善宝便也跟着蹲在满宝身边扒饭吃,觉得学堂的饭菜还是挺美味的,反正他是吃得津津有味的。

吃过饭,学生们可以在学堂附近玩一玩,当然,不能靠近河边,每天这个时候,庄先生都会坐在院门前看着,谁要是靠近河边,不仅会被打手心,还要被罚背书和写字。

所以虽然大家看着不远处的河流很心动,但目前为止,还没哪个学生狗胆包天的跑到河边去玩儿。

满宝当然也不会去,她跑回去把装虫子的盒子拿来,要和白善宝一起练胆,她已经决定了,等这些虫子在她这儿没作用了,再把它们送给科科。

科科:……

然后满宝和善宝就把这十几条虫子给玩死了。

满宝有些不好意思,决定把虫子带回去给鸡吃,让它多下蛋,以后她再给科科捉一些。

满宝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和科科说的。

系统能怎么办呢,它只能答应啊,它总不能压着满宝去给它捉虫子吧?

于是,善宝和满宝就约定好明天一起去捉虫。

两个孩子一致觉得,他们已经不害怕虫子了,既然这样,当然要去捉虫子啦,最关键的是,被丢了虫子,他们怎么能不丢回去?

俩人好似忘了昨天打架的事,计划好明天要做的事,都隐晦的看了一眼正在教室里高谈阔论的白二郎。

白善宝还和满宝告状,“他特别坏,我一来,他就要抢我的木马,我不给他,他就在地上打滚。”

满宝好奇,“后来呢,你娘给他了吗?”

“没给,”白善宝仰着小脑袋骄傲的道:“我祖母要给的,所以我也打滚了,然后他被堂叔打了一顿,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