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三十二章 散财

趁着天没黑,满宝拖了一个袋子垫在地上,把布包里的铜板都倒出来数,再把自己布兜里的铜钱和银块也拿了出来。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虽然知道他们赚了不少钱,却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

周大郎和周二郎是一直知道,所以受惊还有限,周三郎和周四郎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和他们爹娘一起愣愣的盯着正蹲在地上数钱的满宝。

周五郎找来了串钱的绳子,然后大家开始数钱。

周五郎虽然勉强能数到一百了,可总是会出错,所以他就十个十个的数,数成一堆,到时候再数出十堆来,那就是一百文了。

满宝很鄙视他,让他在后面串钱,自己来数。

大头他们跟着凑热闹,也跟着一二三四的念,大数到二十就混乱了,一会儿忍不住喊了一声十七,一会儿又喊二十二。

满宝却好似一点儿也不受影响,自顾自的往下数。

老周头坐在一旁,摸了摸腰间那点没舍得抽的烟丝,还是挤出一撮来放进烟杆里点着。

他就这么看着满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满宝顺利的数到了一百,把钱都推给五哥串上,又重新数,周六郎也捏了一根绳子等在后面串。

大头等人跟着凑热闹,一边跟着满宝十五十六的数着,一边偷偷的去摸一摸钱。

好多钱呀,摸一摸也好啊。

满宝很快算清楚了钱。

加上傅文芸给的十文押金,一共是二百七十文。

她摸出那角碎银子,让钱氏帮她称一称一共有多少。

钱氏称了一下,笑道:“三钱四分,算三百四十文。”

大家哇的一声,满宝就掰着手指头算,算得满头大汗,大家也不帮她,就看着她在那里七十加四十等于多少的算着。

老半天,满宝才算出来,大喊一声道:“是六百一十文。”

钱氏笑着点头,“所以你要交多少到公中?”

让满宝凭空算当然是算不出来的,她抓了抓脑袋,最后让大头和二头帮她找来了六颗大石头和六颗小石头。

把六颗大石头摆成一列,指着道:“这是一百文,要给娘六十文……”

满宝在大石头的前面放下一颗小石头,道:“这就是六十文。”

“这也是一百文,也要给娘六十文……一共是六个六十文,”满宝数了数,一个一个的往上加,最后拍着小手道:“三百六十文,再给娘六文钱就可以了。”

满宝把那角碎银给钱氏,又从散落的铜板里数出二十六文给她,这就算交了公中了。

剩下的钱就是他们的了,一共还有二百四十四文。

满宝就把给她出过力的小伙伴都叫到身边,数了数人头,很大方的一人给他们十文钱。

包括帮她编竹篮的老周头和钱氏都有,这就去了八十文了。

考虑到今天大丫二丫和五哥六哥陪她去县城,也出了好大的力,又一人给他们十文。

大家就看着满宝满屋子乱转的做散财童子,孩子们接钱之前都要看一眼父母。

见满宝这么散钱,周大郎他们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又一想,这样一来,钱不就从满宝手里出来了吗?

于是他们又乐呵呵起来,示意他们接。

跟满宝抢钱是不可能的,但跟自家孩子抢却不要紧,甚至还凑了一下热闹,“满宝,你那竹篮我们也帮忙了的,我们没工钱吗?”

满宝一想也是,于是也给三个哥哥发了一回钱,一转身看见嫂子们,觉得她们也挺辛苦,也给她们发了一趟。

串好的钱又都散开了,最后留在满宝手里的只有六十四文了,她也不在意,乐滋滋的往兜里装,发现她的兜太小,还和小钱氏商量呢,“大嫂,你帮我把衣服上的布兜改大一点吧,这样装的钱多。”

何氏的针线最好,她笑道:“小姑,你就这么小,布兜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等以后家里有了碎布料,我给你做一个布袋,就跟荷包似的。”

满宝高兴,“好啊,好啊。”她眼珠子转了转,道:“样式我要自己设计。”

何氏笑着应下,把满宝给她的十文钱收好,上次为了给周四郎还赌债,各房的钱都掏光了,这下总算是有了进帐。

虽然满宝手上的钱还剩很多,但跟之前的六百多比起来,这六十四文已经不被大人们看在眼里了。

他们也知道,想从她手里接管这些钱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家纷纷瞄上自家的儿子女儿。

老周头先看向周五郎和周六郎,惬意的抽了一口烟道:“你们俩留下两文钱就行,其他的让你们娘替你们收着,以后给你们娶媳妇用。”

周大郎也对大头和大丫道:“让你们娘替你们收着,以后给你们买新衣裳。”

周二郎也看向他们家的俩孩子,哄道:“来,爹替你们收着,回头给你们买糖吃。”

孩子们都捂紧了铜钱,想哭但又不敢哭。

现场唯一没拿到钱的只有周四郎和三个小豆丁了。

满宝目光落在四哥身上,很快从他身上滑过去,然后拿出三文钱来分给三头,四头和三丫,特别大方的道:“小姑给你们的。”

三个小豆丁连忙接住,奶声奶气的和满宝说了声,“恭喜小姑发财。”

满宝乐滋滋的。

周四郎蹲在一旁,差点哭出声来,满宝就蹲在他身边,唉声叹气的道:“四哥,你现在还是坏人,所以我不能给你钱。”

周四郎红着眼问她,“我不是你哥吗,怎么就是坏人了?”

“赌钱的都是坏人,”满宝肯定的道:“只要改过自新的人才有可能讨人喜欢,不然所有人都会讨厌你的。”

周四郎第一次低垂着脑袋沉默的蹲在地上没说话,当所有的人都有,而就他没有时,他终于察觉到了因为赌博而受到的那份区别对待,他眼圈忍不住泛红,小声的道:“我,我知道错了。”

“真是太好了,那就再接再厉,让爹娘和哥哥嫂子们看到你的诚意吧,”满宝学着二哥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开荒开得怎么样了?”

周四郎就叹气一声,道:“入冬前应该能开出来。”

满宝就道:“明天我去帮你。”

别,她去除了瞎指挥,他看不出她有什么用处。周四郎闷闷的道:“明天你不去学堂吗?”

“去呀,但我可以先去地里走一圈,回来再和大嫂去学堂。”

满宝还没有成为学生的自觉,自觉得来去自由,还跟以前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