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三十章 掌管钱

周二郎一边招呼人看箩筐和竹篮,一边将满宝和二丫扯到跟前,板着脸道:“你们乱跑什么呢,不知道县里人多,万一走丢了怎么办?”

客人选了一下,觉得周二郎的竹篮质量还行,价钱也比别人的便宜一文钱,就掏出钱来买了。

走了这一拨客人,周二郎就空闲下来了,这才有空问几人,“五郎,你刚才跑什么呢?”

周五郎把背篓放到地上,让二哥看里面的大公鸡,骄傲的道:“喏,这是我们得回来的。”

周二郎看着这只缩着脖子,毛已经掉了大半,身上都被啄出红皮来的公鸡,忍不住撸了撸袖子,“你是说,你花六十五文买了只大公鸡就为去换这只脱了毛的公鸡?”

周五郎身子一闪就躲到了大哥身后,抓住他的袖子道:“大哥,你看二哥又要揍我,我有祸祸钱吗?”

周五郎从周大郎身后探出头来,还有些骄傲的道:“我们还挣钱了呢!”

他把怀里抱着的布包打开给周二郎看,下巴差点仰到天上,“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二哥,你能赚这么多钱吗?”

周二郎目瞪口呆,“你们哪来这么多钱?”

“这还叫多呀,”周五郎从满宝手里把那颗碎银子抠出来给周二郎看,“看到没,这就是靠那只大公鸡挣到的,满宝的兜里还有铜板呢。”

周五郎想把满宝兜里的铜钱也给抠出来,但满宝会屈服吗?

她不仅把碎银子抢了回来,还把布袋也给扒拉到自己的屁股底下,仰着脑袋道:“这些钱都是我的,等回去再按功劳分钱。”

周五郎他们一点儿一件也没有,乖乖的把所有的钱都给满宝,当然,满宝是不可能扛着这么多钱的,所以依然是周五郎作为苦力。

周大郎和周二郎却觉得不妥,“满宝,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周二郎直接蹲下去哄她,“二哥帮你收着好不好,以后给你买肉买糖吃。”

满宝自认已经是大人了,而且她也有保管积分的经验,对于钱的规划正是兴致最浓的时候,怎么可能愿意给他们?

于是她把银块塞进自己的小布兜里,还捂住它道:“不行,我自己的钱自己拿。”

周大郎和周二郎就瞪向周五郎。

周五郎也抱紧怀里的布袋,这钱在满宝手里,他们或许还能落着一点儿,落在大哥二哥的手里,他们是一文钱也别想得了。

周大郎头疼,“你要钱去干什么呢?”

要是四文五文的,满宝拿着也就拿着了,可这好几百文呢。

满宝就掰着手指头给他数,“我要给娘买药,买鸡,买肉,买衣裳,还要买油纸,买书,买纸……”

满宝发现两个巴掌都数不过来了,她就画了一个圈道:“我要买好多好多东西啊。”

周大郎一愣,犹豫了一下道:“那你把钱给大哥,大哥帮你拿着,等以后你要买东西了再问大哥要好不好?”

周大郎道:“你拿着钱,万一丢了怎么办?”

“不会丢的,”满宝自信满满的道:“现在是五哥拿着,等回了家我就藏在房间里,我知道娘的钱藏在哪里,也知道爹的钱藏在哪里,我就把我的钱藏在另一处就行了。”

周六郎惊呼,“爹还有钱啊?”

“有呀,我找出来了,爹还让我不要告诉娘呢。”

周五郎和周六郎对视一眼,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周大郎和周二郎也对视了一眼,作为已婚男人,他们太知道他们爹是在干啥了。

俩人轻咳一声,也不逼满宝了,只是叮嘱她,“既然爹让你不要往外说,那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说了。”

“咦,爹没有让我不要往外说呀,爹只让我不要告诉娘。”

周家一众人等:……所以就觉得是可以告诉他们的,对吗?

周大郎警告的看了周五郎和周六郎一眼,道:“这事回去你们也不准说了。”

然后和周二郎一起把各自的闺女扯到一边,如此叮嘱一番,这事就算过去了。

周二郎的生意并不是很好,但也卖出了好几个箩筐和篮子,这份收入在以前他觉得是可以的,但跟满宝他们比起来,周二郎又觉得太差了。

因为时间还早,大家不急着赶回去,满宝就继续带着两个哥哥和两个侄女去逛街。

当然,这次周大郎做了要求,只能在这条街上走,不许到外面去。

没办法,自家幺妹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竟然连赌博一条街都敢去,谁知道她跑出去还能干出什么事来?

满宝也不介意,这里卖的多是农产品,但她也逛得津津有味,当然,她更喜欢去摊位后面的两边商铺里玩儿。

正好这儿既有粮铺,也有杂货铺,她带着人先去选了一卷比较好的油纸,又去粮铺里买了一点儿小米,听到周大郎叫着回家了,这才晃悠悠的出去。

周大郎看了眼他们买回来的东西,决定回去就跟娘商量一下,一定要把满宝手里的钱全拿过来,这孩子太会花钱了,他们本来就是因为缺钱才来卖粮食的,结果一转身她进粮铺买小米去了。

但满宝的理由也特别充分,“我问过了,小米养胃和养气,我要给娘吃。”

周大郎就连连叹气,“家里也有,回家碾就行,干嘛要买呢?”

满宝一呆,问道:“我们家有吗,我怎么从来没吃过?”

周大郎就低头看了眼六郎手里拎的布袋子,抿了抿嘴没说话。

周六郎笑嘻嘻的道:“幺妹你真傻,因为我们家吃小米都是带壳吃的,你那小嗓子,当然不能吃了。”

周大郎把满宝抱到板车上坐好,道:“那是留着到来年四五月,青黄不继的时候熬粥吃的,你以后要买啥东西给大哥说一声,家里有的就别买了。”

满宝呆呆地,“那是我们家不知道怎么碾壳吗?怎么要连着壳一块儿吃?”

大丫和二丫也很好奇,因为她们好像也没吃过带壳的小米。

“有壳,那就能炖得更多,而且也更填肚子,”周五郎也有些抱怨,“早跟你说了家里有,你非不信,看,现在浪费钱了吧?”

满宝就哼哼道:“谁叫你以前经常骗我?你信用度这么低,我当然不相信你啦。”

周五郎噎住,气愤的问,“这些话是不是六郎教你说的?”

“五哥,你少冤枉我,我怎么会教满宝说这样的话,我连信用度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满宝,你这个词儿用得好,五哥的信用度的确很低,不对,是没有。”

兄弟俩打打闹闹的,周大郎也不管他们,把大丫和二丫也抱到车上,就推着车快步出城,他们得赶在落日之前回到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