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二十八章 石大哥(为书友Al Pacino打赏加更)

那人眼睛一闪,“你真有?”

满宝点头,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兴奋和期盼,“大哥,你要不要?”

那人被噎了一下,但还是点头道:“行,在哪儿呢,你带我去看看。”

“不用,不用,让我五哥去带来就行。”满宝回头看周五郎,“五哥,你快去把大公鸡带来。”

周五郎懂得满宝的意思,他转身就要去了,想想又觉得不对,回身道:“不行,你这么小,万一被坏人抓走了怎么办?你跟我一块儿去。”

那人眼睛一瞪,道:“小子,你满大街的打听打听,我石大爷是干卖小孩这样阴损事的人吗?”

满宝蹲在他身边,也冲周五郎挥动着小手,“就是,就是,石大哥不是这样的人。”

石大爷再次被噎了一下,忍不住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叫大叔!”

他手劲儿不小,虽然收了点儿,但满宝还小啊,她蹲着本来就不是很稳,被这么一拍,直接给栽了一个跟头,满宝直接趴地上去了。

石大爷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把她捞起来,周五郎瞪大了眼睛,一把推开石大爷,抱着一脸懵的满宝问,“幺妹,幺妹,你没事吧?”

满宝呸的一声,把不小心进嘴的土给吐出来,她瞪着眼睛去看石大爷,怒道:“你欺负我小!”

石大爷本来是有些心虚的,毕竟他把人孩子给怼地上了,但对上满宝这双怒气冲冲的眼睛,石大爷只觉得可爱,他忍不住笑出声来,见满宝眼睛瞪得更大,肉嘟嘟的脸颊更鼓了,就忙憋住笑,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来塞进她手里,“来,大叔给你买糖吃。”

他和周五郎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这小孩蹲不稳?”

闹了这么一出,他输钱的的烦躁和郁闷倒是消了一点儿。

满宝抹了抹脸上的泥,把这一把铜板放进自己的兜里了,哼,看在钱的份上,她原谅他了。

这下满宝也不学他蹲着了,直接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阶上,对周五郎挥手,“五哥,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着。”

满宝盯着那只秃了一半的公鸡看,和科科吐槽道:“五哥可真笨,要是我走了,他把这只公鸡卖给别人了怎么办?”

系统道:“宿主,你现在不是很缺钱了。”

所以实在没必要为了省这么点钱这么大费周章。

满宝却不这么想,她道:“一只公鸡要六十五文,那我天天给娘买一只公鸡吃,十天就是六百五十文了,我现在的钱不够呀。”

“宿主,我建议你尽早多录一点稀缺的植物吧,这样你开启了商城,说不定能在里面找到可以治疗你母亲的药物。”

满宝惊奇,“你还卖药呀?”

“我不卖,商城可能有人卖。”

话是这样说,但满宝还是觉得那没影的商城看着就很难,还是买公鸡最要紧,因为这个是看得着的。

周五郎不愿意走,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把他这么可爱又这么嫩的妹妹单独丢在这里?

才被逗乐的石大爷又不高兴了,“我说你们到底有没有,要没有就别来找大爷我的乐子。”

满宝就瞪着她五哥看,周五郎也瞪着大眼睛看她。

好在周六郎带着大丫和二丫很快找了上来,这下周五郎放心了,让周六郎和大丫二丫看着满宝,他抱着自己的布包就跑。

周六郎知道幺妹竟然跑来看斗鸡,很是提着一颗心,此时就蹲在满宝的旁边,瞪着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石大爷。

大丫和二丫也缩着脖子不敢说话,赌徒在他们的眼里就不是什么好人。

周六郎还自以为小声的和满宝咬耳朵,“幺妹,你不是最讨厌四哥赌钱吗,你怎么也来这里?”

满宝理直气壮,“我又不赌钱。”

石大爷蹲在一旁,斜着眼扫了周六郎一眼,问满宝,“你家还有赌徒啊,看着不像是有钱的人家呀。”

满宝点头,“我四哥前不久刚赌输了钱,有人上门要债,把我们家的钱全拿走了。”

“哎呦,那可真够造孽的,你四哥怎么这么想不开,借钱来赌钱?”

满宝就好奇的问他,“你不也是赌钱吗?”

石大爷自信满满,“爷虽然赌钱,但爷自家有钱啊,我才不会去借钱来赌呢。”

满宝就哼哼道:“赌钱是会上瘾的,以后得砍手砍脚才能治好。”

石大爷被她的言语吓了一跳,这么凶残的吗?

“你,你这孩子,谁教你的?”

“我朋友说的,我自己想的,”满宝骄傲的道:“我都打算好了,以后我四哥要是还赌钱,我就把他的手砍了。”

石大爷没把这话当真,冲她竖了一个大拇指,“你厉害。”

满宝对赌钱这回事还是很感兴趣的,但科科觉得会教坏她,只肯给她说各种因为赌博而家破人亡的故事,却不肯告诉她人们是怎么赌钱,为什么会沉迷其中的。

而问四哥,四哥只会说他当时昏了头,只觉得下一局就能翻盘,所以就跟中毒一样的借钱下注,输了再借钱下注,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钱全输了。

满宝觉得他陈述的太平淡了,她那么爱听故事的人都不爱听了。如今难得碰上一个也是赌钱的,满宝就问石大爷了。

要换一个人,石大爷还真不可能跟个孩子说这些,但满宝表现得一点儿也不像是个孩子,他就忍不住多和她说了点儿,他最常玩的斗鸡,还有骰子。

石大爷本来只想说一点儿,但对上满宝亮晶晶的眼睛和一脸的兴奋,他就忍不住越说越多,等周五郎抱着鸡低着头被周大郎拽来时,满宝已经把赌场里常见的一些把戏,以及一些作假的手段了解得一清二楚了。

周大郎拽着周五郎,沉着脸大步往这边过来,看到石大爷身上穿的绸衣,他就收敛了怒气,上前行礼。

石大爷看他,微微挑眉,满宝就已经高兴的喊了一声“大哥”,然后和石大爷介绍道:“石大哥,这是我大哥!”

将将二十出头,还是一枚青涩小哥的石大爷看着已经留了小胡子,明显比他老很多的周大郎沉默了。

难怪这小孩看见他坚持要喊大哥呢,原来根源在这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