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二十二章 见城

这个还是很容易的,满宝的手不够有劲儿,但她的脚有劲儿啊,因怕把花给踩坏了,她先摘了好几朵花给科科,又把花枝压倒在地,直接踩上去,用力踩几下就断了。

满宝蹦了几下,果然把花枝给绷断了,也不管它是不是沾着泥就捡起来交给科科。

系统:……

系统默默地将枝叶和花分别收录了,算了,宿主还小,不能要求太多。

满宝转身又去扯那紫色的藤蔓,这紫色的花好漂亮,满宝一不小心就扯多了,她送一把给科科,另外一把则自己拿着。

大丫和二丫把附近好多好看的花和草都摘了一些,已经先放回背篓和箩筐里了,跑回来找小姑,见小姑正扯着紫色的藤蔓,大丫就道:“小姑,这个我们也扯了好多,已经够了。”

满宝道:“我要戴在头上,那一定美美的。”

大丫和二丫听了心动不已,也跟着上前扯。

周大郎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脚,就要准备走了,见三个小姑娘正凑在一起扯花藤,就忍不住摇了摇头。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朵野花也能玩半天。

转眼看到老五和老六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的样子,周大郎就忍不住用脚尖轻轻地点了点他们的屁股,“还不快去带幺妹。”

俩人不愿动弹,“有大丫和二丫在呢。”

“她们自己年纪就小,万一碰到蜂窝怎么办?赶紧去!”

周五郎和周六郎没办法,只能勒了一下裤腰带过去。

他们一个晚上过去,晚食早就消化光了,此时正饿得不行,他们实在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妹妹这么有精力。

周五郎帮他们扒花藤,还得听三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不许把花弄残,弄掉,脸更苦了。

满宝就在自己的衣兜里找了找,找到昨天晚上她临时放在衣兜里的小手绢,打开,里面是八颗糖。

满宝给五郎和六郎嘴里塞了一颗,再分给大丫和二丫一人一颗,便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剩下的两颗则给了周大郎和周二郎。

周大郎和周二郎也饿,不过他们却笑着把手绢推回去,“满宝留着自己吃。”

“我还有呢,大哥二哥快吃。”

满宝都快要爬到他们身上了,周大郎没办法,只能吃了,只是忍不住低声叮嘱道:“以后别总是拿庄先生的糖,你是弟子,得孝顺庄先生,知道吗?”

满宝连连点头,没说这糖是科科给的,不是庄先生给的。

吃了糖,五郎和六郎总是尽心了一点儿,主动扯了许多花藤,结果扯着扯着,往下还发现了一些蓝色的花藤,那也很好看,满宝高兴得不得了,给了科科一截,剩下的她扯了大半。

一直很沉默的科科突然说话,“宿主,你转头看左边的那株树,看上面是不是结了很多的果实?”

满宝转头一看,看到一株树上结了好多黑紫色的小果子,满宝立时馋了,叫道:“是果果。”

周五郎扭头看了一眼,道:“那个不好吃,不能吃。”

科科则道:“宿主,你过去一点,我扫描看看。”

满宝就跑上去,正好站在树底下,仰着小脑袋仔细的看着,还是忍不住口水流,“看着好好吃。”

系统扫描过了,百科馆里没有实录,却找到了一些图片记载,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而且这东西是有积分悬赏的。

系统道:“宿主,这是女贞子,你收录下来,开启商城的积分就差不多了……”

科科的话还没说完,满宝就已经被周二郎一把抱起,“这果不能吃,满宝,你以后可不许乱吃外头的东西,知道吗?”

“二哥……”

周二郎没等她说话就把她塞进箩筐里,招呼大家启程,“时间不早了,我们去了县城还得找地方摆摊呢,赶紧走。”

周五郎等人也把扯来的花藤放在箩筐里,篮子里,或背篓里,背起东西就走。

满宝见状便闭上了嘴,她从来都是个懂事的小孩儿,她觉得哥哥们背东西和推车已经很累了,总不能为了一串看着很好吃却不能吃的果果让哥哥们又放下东西回去给她摘吧?

系统也不强求,它虽然很智能,到底不是人类,不会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替宿主和自己惋惜而已。

惋惜就这么和一笔积分错身而过了。

小孩子不会有执念,满宝很快就把那株果树丢到了脑后,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周遭的风景,看到一只小鸟都能高兴半天。

周大郎和周二郎见她兴奋得小脸蛋都是红扑扑的,倒是觉得常带她出来走走也不错,不然总窝在家里,虽然乖巧,却总让人担心。

现在看着身体就好很多了。

满宝觉得他们走了挺久,总算是看到了城门。

大家都露出笑容来,满宝第一次看到这么高的墙,这么大的门,一时瞪大了眼睛看着。

满宝指着城门上的三个大字道:“罗江县!”

周大郎惊喜的看向她,“满宝,你认识这三个字?”

满宝骄傲的仰头,“我认识好多字了。”

虽然不会写。

周大郎高兴的摸她的脑袋,一边排队,一边道:“等卖了粮食,大哥就去给你买纸。”

在旁边排队的人就扭头看了他们一眼,笑问,“好俊的小郎君啊,那么小就会识字了呀。”

周大郎连忙道:“这是我妹妹,不是郎君。”

听到的人都有些惊讶,忍不住看了看周大郎和周二郎,赞道:“原来是耕读之家啊,不知道你家是哪里的?”

周大郎尴尬,“我家没有读书人,误会,误会。”

他和周二郎都有些脸红,连忙推了车上去一点,避开他们的问话,满宝眼睛晶亮晶亮的道:“大哥,我读书啊,以后大头大丫他们也要和我一起读书的。”

周大郎就笑道:“人家说的读书不是这样的读书,得有人考学才行。”

周大郎不意解释更多,到了城门口就掏出一文钱来交给守卫,守卫看了一眼他们推的板车,道:“两文。”

周大郎一惊,“怎么变两文了?”

“你们带的东西多,就得两文,赶紧掏钱,不想进就走开。”

周大郎和周二郎踌躇,他们身上总共就一文钱。

满宝从箩筐里探出脑袋来,巴巴的看着,守卫对上满宝的视线,脸色和缓了点儿,难得的多解释了一句,“这也是县太爷下的令,从年前开始,进出带筐,带背篓或篮子的都是一文钱,一辆板车两文,我就只收你们一辆板车的钱,那俩背篓还没要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