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2840章 父母官

白善写好了信,将信交给董县尉,“你亲自回县衙一趟,查清此事。”

他顿了顿后道:“宋巡检近日无事,我给你一封公文,你带回去给方县丞,让他命令宋巡检出去巡视,就说北海县内出现山匪,让他四处巡视一下。你再从罗巡检那里调出二十个人来,一并带到山外,我有用。”

董县尉不太放心,问道:“大人,要不要把罗巡检从新盐场那里调回来?”

“不必,”白善道:“告诉罗巡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得擅离新盐场,他守好新盐场便可。”

董县尉领了命令,拿了信件,带上白善给他的两个衙役便赶忙出山去。

白善将人送到村口,与他道:“让守在山外的俩人继续守着,自己找个地方住下,不要将我们进山的事宣扬出去就可以。”

董县尉应下。

这时节露营并不困难,他们又带着马,一般的动物也不敢靠近,因此只要找个向阳的地方就可以驻扎,方便得很。

等村长招呼来村里不少的妇人老人和文天冬聊天赶来时,便只看到董县尉他们的背影了。

村长大惊,“大人,董县尉他们这是走了?”

白善道:“他们回去调兵遣将。”

村长松了一口气,不是跑了就好。

他忙热情的请白善他们屋里坐,“太阳大,大人们别晒坏了。”

白善微微一笑道:“戴着帽子呢,不至于如此娇弱,对了,你们可看到那些山匪的样子了?”

“看到了几个,”村长道:“他们大部分人都蒙着脸,但有几个,因为来抢东西时和村民们打起来了,所以扯掉了布巾,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样子。”

白善眼睛微亮,道:“将看到他们脸的村民都找来,尤其是扯掉他们面巾的人。”

他扭头和满宝道:“我试试看能不能将他们画出来。”

满宝则问村长,“他们被扯掉了面巾没伤人吗?”

村长叹息,“谁说没伤人?刘二柱就被砍了三刀,当天人就不成了。”

白善闻言脸色一沉,问道:“死人了?”

村长抹了抹眼睛点头。

白善:“死了几个?”

村长迟疑了一下才道:“被砍死的只有刘二柱一个,但当时还伤了三个人,狗蛋是翻过年,那伤口发脓了才没的,另外两个倒是没多大事儿了,就是……”

白善:“就是什么?”

村长咬了咬牙道:“狗蛋是二柱的儿子,父子俩隔着一个年前后没了,他家老爷子受不了打击,前不久也没了,您看这死的人是算一个,还是算两个?”

白善沉着脸道:“算三个!”

满宝问:“他们家还有什么人?”

“现在就剩下二柱媳妇带着她的小女儿大朵了,当时她也被踹了一脚,唉,这一年她头发都白了,看着倒跟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一样老了。”

白善道:“将她们母女二人找来,我要画像。”

村长闻言立即去找母女二人过来。

刘二柱的媳妇姓金,她只有三十四岁,但头发已经花白,佝偻着身躯,整张脸都是麻木的,只有看向缩在她身后的女儿时才有点儿人味儿。

她今天没去村口,并不知道村里进了官差的事,听说白善是县令,要画山匪的画像,她立即拉着大朵跪下。

白善连忙伸手要将她拉起来,金氏没起来,而是稳稳的跪着,还给白善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后眼中多了一抹深刻的恨意,她道:“奴家记得那人,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他。”

她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扫,就指了一个护卫道:“那人大约和他这般高……”

护卫心头一凉,不知为何,被她盯着的时候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白善就在她的叙述下慢慢画出了一幅画,给她看。

金氏指着他的脸道:“下面这儿要宽一些……额头要低一点儿,眉毛很散乱……”

白善一点一点的修改,等将对方的眼睛也修改出来,金氏就愣愣的看着纸上的人道:“是他,是他,就是他……”

村长也凑上来看,瞪大眼睛道:“就是这人,我也认得他,可凶了,他要是搜出来的东西少了,还会打人,凶恶得很。”

金氏手脚都开始发抖,紧紧咬着牙关的瞪着画上的人。

满宝却看到在她身后的大朵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她忙上前,一手扶住一人,又叫了西饼一声,俩人一起将母女俩扶到了才收拾出来的房间里。

白善看了她们一眼,没有叫住金氏,而是扭头和村长道:“再找其他人来,你们不是看到了好几个人的长相吗?”

村长高兴的应下,转身就往外跑,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年纪大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县令的画技竟然这么好,画出来的人跟真人一样,不愧是能当官的。

满宝将金氏和大朵扶到房里,摸了摸她们的脉,见她们只是情绪激动,惊惧所致,便拉住大朵的手在她手臂上按了十几下,又伸手轻抚她的脊背,将人慢慢的安抚了下来。

大朵慢慢回神,不太好意思的抬头看了周满一眼。

满宝笑问她,“你多大了?”

大朵低下脑袋道:“我十四了。”

满宝:“还小呢,别怕,县令会把那些山匪都抓住的。”

大朵没有点头,而是问道:“真的能抓住吗?他们说山匪很厉害,躲进山里,谁拿他们都没办法,就是县衙也很难派出兵来抓他们。”

金氏也慢慢冷静了下来,闻言一起抬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周满。

满宝柔声问:“这话是谁说的?”

“大家都这么说,”大朵说到这里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她抬手抹了一把眼泪,道:“我和我娘想去县城里告状,但里长和村子里的人都说去了没用,县太爷不在我们衙门了,升官走了,衙门里没有县令,也没那么多兵,总不能为了剿匪就让县衙里的兵去拼命,所以他们都说这事会不了了之。”

满宝便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道:“你们都是大晋的子民,县令便是陛下给你们的父母官,父母爱子是不计较得失后果,白县令也一样,所以你放心,他会护你们周全,也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

大朵眼睛通红的看着周满,“真的吗?”

满宝肯定的点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