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2837章 不缺钱(给书友“慕容qingqing”的打赏加更1)

路县令最快知道此事,他师爷忍不住道:“大人,白县令那边不会撕毁盟约吧?”

路县令想了想后道:“不会,他之前便提到过,结盟之事是私下的事,青州城除了我们俩人外还有五个县令呢。在明不如在暗。”

路县令想到了什么,不由一笑,“我今日才算明白了他当日说的话,我等做这些不过都是为了青州的百姓,他是北海县的父母官,而我是益都县的父母官。只要是为治下百姓好的,有功绩之事,何必太过拘泥立场?”

师爷蹙眉,“他这话的意思是,只要对北海县有益,他便会背叛和大人的盟约?”

“不,不是背叛,”路县令摇头笑了笑道:“枉我年长他十来岁,却没料到是虚长,与这些事上的还未想得有他们夫妇通透。”

师爷满头雾水。

路县令已经起身道:“走吧,我们也去拜见郭刺史,农忙要过去了,去年因为青州官场动荡,益都县的劳役还差了许多,正好等过了端午便召一批役丁服役。”

“不仅一些水渠要通,路也该修一修了。”路县令道:“我们去找郭刺史要钱,迟了,只怕钱都要进北海县和医署那边了。”

郭刺史自己都没想到他前脚送走周满,后脚就迎来了哭穷要钱的路县令。

满宝很高兴的跑回去告诉白善这次他们谈妥的事,还道:“我看郭刺史大方得很,县衙现在不是正缺钱吗?要不你去试着去找他要钱?”

白善财大气粗的挥手道:“不必心急,我们北海县现在不缺钱了,等到端午我们去拜见刺史时再提钱的事。”

满宝刚从青州城回来他就去要钱,这也表现得太急切了,不好不好。

周满惊奇道:“你竟然不缺钱了?”

白善就咧开嘴,压抑不住脸上的笑容道:“今天立威派人回来说新盐场那边的收了第一批盐。”

满宝眼睛一亮,问道:“晒出来的盐果然像你说的那样比煮盐更好吗?”

“比上次我吃的还要好。”白善从抽屉里拿出那一小罐盐给她看,“我让立威又在后面建了一个结晶池,盐卤在第一个结晶池里晒出晶体后铲出,再用盐水冲刷过滤后暴晒,晒出来的盐比前一个结晶池的盐更白,过滤出来的杂质也要更少一些。”

满宝捻了几颗盐品尝,发现还真是,“这算是上品盐了吧?”

白善点头,“所以我说我们北海县不缺钱了。依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完全可以顺着那片海岸线建出更多的盐田来,就算旧盐场那边不能再出盐也不怕。”

“不过光靠盐场也是不够的,北海县的粮食不够,粮铺总是从外面进粮食也不是办法,还是要想办法提供粮食的产量。”

他道:“最近正在收麦子,我打算到底下各个村子都走一遍。”

满宝道:“我也正要带着文天冬下乡义诊呢。”

俩人一拍即合,便决定一起下乡。

方县丞对俩人热衷下乡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忍不住再次提醒白善,“县令,县衙现在储存的盐不多,而我们给刺史府的官盐最迟七月就要上交。”

白善道:“此事我心中有数,方县丞不必担心,县衙这边希望你看好,旧盐场既然长工们都煮不出盐来,那就暂时关闭起来吧。”

方县丞一听,忍不住去看白善的神色,见他面色平和,语气轻松,便猜出是新盐场那边有了进展,甚至极大可能已经煮出了盐。

可最近没听说大家洼那边有人大规模的砍伐树木呀。

方县丞迟疑的问道:“那宋家那边……”

“犯事的管事不是都判了送到刺史府吗?”白善道:“那宋家现在我这里和别的子民就没什么差别,平常对待就是。”

“对了,宋主簿还是病着吗?”白善笑眯眯的道:“既然如此,那便从下面挑选出一人来暂代他之责,嗯,我看赵明就不差,让他暂代主簿之职吧。”

赵明出身赵家庄,赵家在北海县虽然远比不上宋家,但族人也不少,算是宋家之外势力最大的一个家族了。

方县丞眼皮一跳,知道白善对宋主簿的耐心告罄,这是打算再出手了。

白善既然决议提拔赵明,便把董县尉和赵明一起叫到了跟前,直接让他暂代主簿之职后便道:“我不在的时候,你便帮着方县丞处理县衙的事务。”

赵明谦恭的应下。

白善这次下乡依旧带着董县尉,方县丞已经有了感觉,县令和董县尉似乎走得更近一些。

哦,对了,董县尉是赵明的姐夫。

满宝在一旁看了全场,回到后院时就忍不住啧啧道:“还是我们医署好,不必使这么多心眼。”

白善:“过二十年你再看,今日县衙上演的一切都会在医署里上演的,现在你们医署是刚设立,目的只是建设,招募进去的人才资历低,自然少有为权相争的,但再过二十年,只要医署稳定下来,这些争斗就不会少,有利益就有争斗。”

满宝想了想,不能否认他的话,于是沉默不语。

白善牵着她的手笑道:“以后的事以后再想,还是先处理好当下的事要紧。”

他道:“民以食为天,农桑是大事,对我们县衙是,对你们医署也是。”

满宝:“……这管我们医署什么事?”

“当然有了,”白善忽悠道:“五谷为身体能量的基本,这不是你说的吗?所以五谷重要啊,吃饱饭的人的身体和饿肚子的人的身体能一样吗?”

满宝摇头。

“所以啊,要是治下的百姓都能吃饱饭,那疾病就少去多少了,你看县衙和医署的目的是不是一样的?”

满宝竟然不能摇头否认,但她也知道他这是忽悠她呢,于是道:“我能做些什么呢?”

“不知道,我们到处看看吧,你不也要挖一些花草树木吗?再到海边,要是碰到渔民下海,我们还可以看看有什么活的你没见过的生物,到时候一并给你买过来。”

满宝努力压抑住笑容,“这可是你说的。”

白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