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2835章 上下级

师爷问:“大人要召见一下周署令吗?”

郭成思索了一下,颔首道:“召她吧,来前便听说过她的大名,算起来,她和我郭家还有些亲戚关系呢。”

师爷是郭成的高级顾问,他对郭成的人际关系自然是了解的,笑道:“刘尚书似乎也很满意他那孙媳,便是为着刘家,大人也应当和周满搞好关系。”

郭成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医署最好还是建在青州城里,不仅双方联系更紧密一些,对益都县也有牵制。

“北海县县令白善,”郭成沉吟片刻后道:“他之前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我也早听说过此人,才情不错,就不知道管理地方之能如何?”

他道:“要是可堪大用,或许可用来牵制路县令。”

满宝也准备着去见郭成,因此一收到青州城来的公文,她便立即收拾了一些资料和公文带上,和文天冬道:“你留在医署,看有没有新的病人上门来。”

就在前两天,他们医署终于迎来了第一个上门的病人。

就是那天在井边和他们说话的妇人的女儿,叫冯二娘,她才生产不久,但或许是胎儿太大了,她年纪又小,所以一直恶露不止。

人是她丈夫推着推车,盖着被子送来的,满宝给她看过,便将人留下来住了三天,一边扎针一边用药,今天早上刚送走。

好是没有好,但病情是控制住了,接下来便是调养治疗了。

满宝生怕他们不再来,所以一口气给对方开了一旬的药,叮嘱道:“用完药以后最好再来看看,你这种病不是急症,不治好将来会后患无穷的。”

对方是应下了,但会不会再回来满宝也不确定。

但这不妨碍她和文天冬饱满的热情,已经有了第一个病人,那第二个还会远吗?

文天冬也比之前多了一些信心,应下。

满宝就带上大吉和西饼,快马到青州城里见郭刺史。

双方在刺史府见上面,皆是一惊。

周满是觉得郭成的形象和自己想象的不符,这怎么是个看上去儒雅文气的中年美男子?

郭成是惊讶于对方的年轻,不过,他早听说过周满,知道她年纪小,所以也只是惊讶了一下而已,很快收敛心神。

满宝也收起了脸上的惊讶,笑着上前和郭成行礼,“下官参见郭刺史,郭刺史远道而来,下官未能迎接,还请郭刺史原谅。”

郭成笑道:“周大人客气了,真论起来,你我品阶相同,算不上什么上下官。”

“青州医署属于青州管辖,只要在青州境内,那便归属青州,在下自然是下官。”

俩人互相谦虚了一下,然后才分上下而坐。

郭刺史神色温和的问道:“周大人为何将医署落在北海县?”

周满很坦诚,“因为北海县的工作最好开展。”

她明着道:“因为一些误会,各地县衙对医署都抱有戒备之心,郭刺史也知道,我与白县令关系特殊,将医署落在北海县,我可以得到最大的支持。医署建立时不会有任何的困难。”

郭成没想到她直接点明这一点儿,这种事不应该是虚着说的吗?

满宝却没有这么行政时间来与郭成猜度,那是白善他们地方县衙之间的事,作为半独立于刺史府之外的医署,周满的自主性要更高一点儿。

她直接明着和郭成道:“先前大人没有来,青州城这边无人做主,我留在这里受阻颇多,所以才去的北海县。现在那边的医署已经建立起来且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将自己下乡义诊的病人全都算了进去,拿出账本给郭成看,“大人看这这段时间来我们医署看的病人和消耗的药材。”

郭成翻开看,大吃一惊,“医署竟接诊了这么多病人?”

“不错。”

郭成:“……北海县人如此体弱吗?”

满宝便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道:“大人,这并不算多,贫民之中,十知六七身体都有问题的,何况现在又是换季的时候,孩子们也经常生病,所以这个数字不算大。”

郭成沉吟片刻,问道:“周大人就没想过将医署搬到青州城来吗?”

他道:“青州医署毕竟是要负责底下七个县的医疗情况,你单留在北海县,恐怕其他各县会有意见,而且京城那边也很难交代。”

虽然各县不喜欢医署掌握他们的人口、税赋情况,但医署又的确是一项利民的福利政策。

医署可以不落在本县,但该本县的药材、义诊却不能少啊,而且医署落在青州城,其他各县的病人找上门来也要更容易一些。

满宝听得懂郭成暗示的意思,她道:“我们为何只建一个医署呢?”

周满道:“我们完全可以多建两个,青州城内总领一个,等这边也上了轨道,我们还能在寿光县设立一个,这样一来,七县三个医署,辖下百姓可以就近选择就医,不比都来青州城或者北海县要方便吗?”

郭成都忍不住惊讶的张开了嘴巴,问道:“你们太医署不一直是一州一个吗?”

“太医署才建起来几年?更不要说地方医署了,这些都是要摸索着来的,现在之所以各州先设一个,也是因为财政和人才上有些困难,”满宝道:“过两年,太医署培养出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人才不缺了,财政慢慢宽裕,医署肯定要多建的。”

“下官早听说过大人才干出众,有您坐镇青州,青州完全可以做第一个开始的州嘛。”

虽然好话很好听,但郭成也不至于被她两三句话糊弄住了,问道:“这事萧院正和陛下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满宝惊讶的看他,“不然我来青州做什么?”

她微微蹙眉,不太高兴的道:“难道我周满还真能因为徒弟的一个小错误连累到外放吗?本官在京城里治的人,不敢说囊括了朝中上下百官,但四品官以上,谁或其家眷没找过我看病的?”

郭成:……他知道,这一位还是太子的人,现在都还挂着崇文馆编撰的官职呢,所以他才那么谨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