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2833章 心腹

满宝先喝了一口水,问他,“路县令那边如何了?”

白善道:“他答应了。”

路县令当然答应,不然白善和郭成要是联合,真如白善所言,郭成是个重利恋权的人,他们同在青州城内,肯定会有矛盾的,作为刺史,他的权力还是很大的。

到时候白善要是和郭成结盟,对他才是最不利的。

满宝想了想道:“这两天我先带文天冬熟悉一下县城,然后带他下乡去,等郭刺史到了,我再和他谈一谈医署发展的事。”

白善点头,“下乡的时候注意安全。”

满宝应下。

白善这两天却是要带着周立威熟悉县衙,他就把他带在身边处理各种政务,主要是让他熟悉方县丞董县尉等人。

方县丞不由去看周立威的字,觉得他应该不是来做白善师爷的,于是忍不住问,“大人要把周郎君放在何处?”

白善笑了笑道:“先带他熟悉一下县衙。”

董县尉却心有所感,不由看了一眼白善。

果然,没两天白善就带着周立威和董县尉下乡,直接带他们去了大家洼的新盐场。

这边被开出了很多块盐田,村长听白善的吩咐,带着村民们挖了一条挺深的沟壑延伸出来,海水倒灌时可以顺着这些沟壑流到各个盐田里。

就算海水倒灌不能冲上海水,他们往沟壑里倒海水也容易。

但这会儿不仅前面开出了盐田,后面一座山坡的向阳之地也被平整后整理了地垄,成了一块一块分割的田,此时田里也是海水,却要稀薄一些。

不,不能说是稀薄,而是水下有白色的晶体,似乎将地面拢高了一点,显得水少了。

村长看见他便兴奋的迎上前,“县令大人,您快来看我们这样晒得对不对,您看这田里是不是出了盐?”

白善上前,伸手进田里捻了捻,搓起一指头的白色晶体捻了捻,又放在嘴里尝了尝,有点苦,却是咸的,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是盐。”

村长早知道是盐,所以才这么兴奋,他怎么也没想到太阳还这能晒出盐来。

白善问道:“这里的盐你们用过了吗?”

村长连忙道:“没有的,没有大人的命令,我们谁都不敢动。”

白善笑了笑道:“我是想对比一下晒出来的盐和你们煮出来的盐有多大的区别。”

还是有的,晒出来的盐比煮出来的盐苦味要淡一些,白善吃着两种盐沉思,“为什么煮盐会更苦呢?”

他的目光在田里的海水上来回的看,最后看着前后两片盐田若有所思。

董县尉没想晒盐为什么苦味更淡,他只觉得北海县的天真的要变了,他略微有些兴奋,压抑不住情绪的问白善,“大人,这些盐的质量更好,是不是能卖出更好的价钱?”

白善回神,略微挑眉,笑道:“自然。”

他问董县尉,“北海县的两位巡检,你和谁关系好些?”

董县尉心头一跳,立即低头道:“下官和罗巡检更聊得来,偶尔会一起约着喝酒。”

白善点点头,和他道:“回去以后也约他出来喝个酒吧。”

他目光幽深的看着不远处郁郁葱葱的山坡道:“虽说新盐场不需要柴薪煮盐,但这么好的地方再发生火灾也不好,回去我会下令,让罗巡检带着人过来驻守新盐场,董县尉多多在一旁辅助他。”

董县尉立即应下,“是。”

白善满意,这才将周立威介绍给村长,“这是大家洼盐场的管事,周立威,以后你们听他的调遣。”

又对周立威道:“盐场的事你要是有不懂的可以请教村长,我回头去旧盐场那边找找,看能不能给你找出两个帮手。”

周立威应下。

周立威要管着盐场,那就不能回县城了,他直接在村子里住下,白善道:“我会给你拨一笔钱,回头你在这附近选块地将房子修建起来,不仅你要住,后续若有晒盐的长工也需要居住。”

周立威应下。

一旁的村长一脸焦急,忙道:“大人,我们村的人都会好好干活的。”

白善闻言笑道:“同等条件下自然是优先录取村里的人,但后面盐场扩大,这么点人显然是不够的。”

这一片土地因为种不出太多粮食,所以地广人稀,大家洼这一片基本上都是渔村,再往里一些都是山林,村子也很小,他们依靠种地的收成不多,因此也有村民下海打渔,日子过得比小洼村还不如。

就算只是为了盐场他也需要招募大量的人手,到时候肯定会迁徙一部分人过来的。

白善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北海县的人口还是太少,要是能从别的地方迁徙一些人口来就好了。

回头再找找有没有在这些地上高产的办法,不敢说让粮食产量多高,只要能和中原一带一样,那也能养活不少人了。

白善心中有了计划,便悄悄和周立威道:“注意安抚村民的情绪,你有空再往附近走一走,找出适合建造房屋和居住的地方,回头盐田要建得更多,必须要有房屋的。”

周立威应下,问道:“小姑父,要不要在海边找盐卤?”

他也是第一次见大海,他只见过井盐,却没见过海盐,问道:“海底下是不是有盐卤?”

白善已经把满宝给的那本小册子背下来了,也琢磨过,他道:“这个我有的有,有的没有,我也不知道这片海有没有,你有空就去找一找,说不定会有。”

“对了,大海和村口的河不一样,你们可别乱下海游泳,被浪卷走了,我是不负责的。”

周立威:“……我又不是小孩儿。”

我年纪比你还大一点儿呢,这种事用得着叮嘱他吗?

白善放心的走了,新盐场这边出了盐,再要处理旧盐场他的手脚就放开了。

董县尉小声问:“大人,这事儿要告诉方县丞吗?”

白善沉吟片刻道:“不急,等旧盐场那边处理好了再说。”

董县尉便自觉自己是白善的第一心腹了,不,是第二心腹,第一心腹应该是才走马上任的周立威。

不过周立威只是个小吏,和他不能比,董县尉觉得就县衙范围来说,他依旧是第一心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