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唐仙 > 第七三四章 让月儿随你去

四王叔作为攻打九州的主将,以天鲸号作为帅船,此时正驻立甲板,遥望兖州的方向,不经意问道:“你在九州多时,对蔡恒远可有了解?”

可汗道:“蔡恒远是阴阳宗唯一存留的嫡系,谨慎狡滑,被九州佛道二门追捕多年,均屡屡逃脱,虽修为不算太高,却极为难缠。

对了,上回从小世界出来的那人,就有可能是蔡恒远!”

“蔡恒远?”

四王叔喃喃道:“虽说当时只有九长老一人看守祭坛,但九长老的实力在我们王族中,位列前二十,此人能从九长老手里逃脱,也是有本事。

这样罢,你散布消息,只要蔡恒远来投,阴阳宗小世界我们不动分毫,任由他完整继承,将来九州可他挑选一州,作为他的封地,我可向始祖起誓,只要他忠于我们,可待他如腹心。”

“是!”

可汗知道四王叔不仅仅是看重蔡恒远,也存有千金买马骨的意思,毕竟堡垒还是从内部攻破最容易。

而且百万年过去,阴灵族传了一代代,难免会腐化堕落,已经不复昔日之勇了,支撑他们攻打九州的根基,除了血脉中对灵魂的嗜好,便是回到故乡的渴望,但如果付出的代价太大,怕是会动摇信心。

反之,九州一方则众志成城,背水一战,各方大体能放下恩怨,共同对敌,所以迫切需要发展出带路党。

随即可汗又道:“四叔,想不到人皇还能奋起余勇,把战局拖延下来,听说在父王那里,已经有馋言了。”

顿时,四王叔眼神阴沉下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尤其是王族,有些人妒忌四王叔总揽攻打九州的大权,很是眼红,恰好前一阵子,攻扬州不下,转攻兖州,也无战果,迫切的想要取他而代之。

“你有什么办法?”

四王叔问道。

可汗道:“九州的佛道二门矛盾极大,虽暂时放下,但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极有可能破裂,兖州地形狭长,难以充分展开兵力,四叔不妨再引诱一些僵尸死灵,从青州借道,夹攻兖州,看镇守青州的上清宫可敢尽全力阻拦!”

“此计甚妙,不过需要改一下,上清宫支持李隆基,或会下死力,不如从冀州突破,冀州是太清宫固守,与李隆基并没有太深的渊源,未必肯死保他!”

四王叔点了点头!

冀州海岸线与青州同样漫长,可以供更多的水族僵尸死灵上岸,只要太清宫不敢全力阻拦,就可以形成夹攻兖州的局面,届时再混入些阴灵族的阳神在里面,若能趁乱斩杀李隆基,必会令九州士气大丧,可一举破之!

可汗也暗暗一笑。

在职场上,如果一个下属在决策方面考虑的面面俱到,那还要经理做什么?不如退位让贤,让你来当经理。

因此适当藏拙,建议不完善,可以让领导发挥充分的决策作用,避免被领导针对,毕竟忌妒心与不安全感,就足以让他针对你。

可汗也是如此,虽然四王叔支持他争夺世子之位,但四王叔是他的长辈,自己的光芒盖过四王叔并非好事。

尤其是兖州久攻不下,正是需要四王叔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时候。

可汗不是不清楚上清宫与李隆基的渊源,却故意提议进攻青州,就是让四王叔起着一锤定音的决策作用。

……

三日后,原本只受少量袭扰的冀州,开始有无穷无尽的僵尸死灵登陆,顿时压力大增,可是僵尸死灵并没有朝通天塔进攻,而是在人为引导下,包抄兖州。

果如四王叔的预料,太清宫与李隆基没有直接关系,未尽全力阻截,只护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放任死灵大军过境。

两面夹攻之下,李隆基再也不复风度翩翩了,到底他的修为距离顶尖仍差一线,虽然他也可以吞服阳丹,但是这一线之差,是原有根基的缺失,需要漫长岁月的打熬,才能补足。

就这一线之差,让他没法圆满,碰上僵尸死灵中的顶尖高手,就极为吃力。

他带来的援军,开始大量伤亡,梅花内卫也有了死伤。

银凤穿梭于战场,似乎僵尸死灵很畏惧她的气息,从不主动对她出手,使得她可以很好的救助卫里的修士。

轰!

一颗阳丹服下,银凤终于突破到了元婴中期,心里还未来得及欣喜,突然发现吴珍珍不知不觉中脱离了队形,被十余只虾蟹形僵尸围攻,岌岌可危。

当即身形一晃,素手连点,道道带有灼热阳气的凤形真元打出,每一击,都将之焚化蒸发,威猛无比。

“多谢阁领!”

吴珍珍大喜称谢。

虽然在连续战斗下,吴珍珍神色疲惫,真元枯竭,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与之前不可同日而与,温室中的花朵终于开始接受严冬的洗礼了。

“小心点,快回去吧,记着收取阳丹!”

银凤点了点头。

“速退,人皇受伤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喊!

所有人不禁分出一小丝注意力抬头望天。

就见李隆基如风筝般坠向地面。

随即近十名雷音寺阳神冲出接应,好歹把李隆基抢了回来,但原本尚能勉强维持的战线立刻逆转,众人苦苦支撑。

……

崂山,上清宫!

“李隆基受创?”

青衣老道眉头一皱。

云中子道:“刚刚传回来的消息,听说是阴灵族的顶级大能混在僵尸中,亲自出手,一击重创了李隆基。”

云浮子不解道:“纵然李隆基与师兄尚有些差距,可他前世绝学众多,又有通天塔加持,不应该被重创啊。”

“哎~~”

青衣老道叹了口气,他大概猜出缘由了。

虽然李隆基是人皇转世,但他的性格,仍受今生影响,缺了生死间的历练,在以命换命的当口,稍许迟疑退缩,就会成为致败之因。

他希望不是这样,可是阳神根本不存在偷袭一说,正面硬撼落败,只能说,李隆基缺了狠劲,太享受万众的欢呼了。

从一开始,他就看出不对,但是他又不好点明,只望今次能吃一堑长一智,充分吸取教训。

云浮子又道:“此次太清宫做的差了,若是肯尽全力,兖州焉能如此危险?”

青衣老道也是头疼,都这时候了,不说九州团结一致,就是道门内部也不团结,可是人家太清宫守着自家一亩三分地,他也不便于指责。

如今的战线,虽然是以兖州为主战场,但各处也是冲突不断,谁都不敢说,自己绝对安全,关键是,阴灵族有调动死灵僵尸的能力,就算兖州挡住,还能从别处突破,所谓守久必失,不外如是!

而且九州以外的情况,佛道二门又摸不清楚,恰合兵法不知敌,必败的因素。

莫名的,他有一种心力交猝的感觉。

好一会儿,青衣老道幽幽道:“联络雷音寺,下九州召集令罢,尽全力增援兖州。”

“是!”

云浮子匆匆而出。

令符当天下发各州,扬州也收到了。

苏小小、紫姑召集众人商议。

“想不到战局崩坏至此,你们怎么看?”

苏小小向下问道。

“哼!”

嬉莲儿哼了声:“雷音寺也是活该,就该让他们吃个大亏。”

苏小小顿时面色一沉。

“弟子只是发发牢骚而己!”

嬉莲儿忙吐了吐舌头。

紫姑道:“救肯定是要救,但是我们这里也不能忽略,现在的问题是,该如何分配人手。”

萧业沉吟道:“凡人城池被围,尚要不停的出城破袭,现在的问题是,守久必失,必须要主动出击,这样罢,我和春兰她们过去。”

“夫君,妾也要去!”

张玉忙道。

巧娘也射来灼热的目光。

萧业摆摆手道:“各派理应有阳神增援,多几个元婴于事无补,你们留下来协助小小前辈和娘娘守住建康,此战的关键是寻找阴灵族的薄弱点,我有中阴身,逃命的功夫就算比不上蔡恒远,也不会被寻常阳神追到。”

“萧郎说的是!”

紫姑点了点头,突然有些心血来潮,再眸光一扫,定在了苏月儿身上,掐指算了算,便道:“月儿姑娘的幻术可以帮到你,让月儿随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