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因余启蛰的事,沈莞也只是以为燕姐儿性子骄纵任性,却不想她竟还有这样狠毒的一面,根本就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性子骄傲但心地和善的姑娘。

知道是杨寄燕所为和接受杨寄燕就是这样恶毒的人,沈莞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消化。

“可她喜欢你兄长余公子,不该会想要害你才是?”沈莞从来没有在余娇面前提过杨寄燕喜欢余启蛰的事,一来是她的教养不会在背后去议论这样的事情,二来全然是为了杨寄燕的名声着想,怕传扬出去,会让她被人笑话。

但是这会儿也顾不上这些了,燕姐儿那样喜欢余公子,正常人都该会与心上人的姐妹交好才是,哪里会去害心上人的妹妹?若是燕姐儿已经嫁给了余公子,不喜小姑子,因而去害余娇倒还有些可能。

余娇知道沈莞是个人品端正的姑娘,便是叫她知道自己与余启蛰的关系也没什么,她不是那种会拿这样的事到处乱说的人。

“我和余启蛰并无兄妹之情,他其实是我……”余娇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刘瑶玉的声音。

“沈莞,三妹妹,你们怎么躲在这里说话,叫我一阵好找。”

余娇抬眼看去,就见刘瑶玉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崔琼和魏敏。

未说完的话已经不适宜再说,沈莞在几人走过来前,极快的轻声道,“一有消息,我就来找你。”

刘瑶玉走近后,就站在余娇身边,去看余娇的面色,见她神色如常,好似花厅里那位程督公并未给她带来太多惊吓,这才放心了些。

“我闷了好些时日,今日你们都过来了,可算是热闹了些。”刘瑶玉笑着说道,“你们可别忘了,大后日一块去梅园玩的事。”

崔琼笑道,“忘不了,你都提了多少回了。”她看着余娇就道,“三姑娘,我听瑶玉说你制香可厉害啦,你制的香丸还有没有剩的?”

刘瑶玉见她这样迫不及待的张口,就忍不住掩嘴在一旁笑。

崔琼嗔瞪了她一眼,又看了眼沈莞,期期艾艾的道,“我在沈莞身上闻见了你制的梅香,三姑娘,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咱们都是一块认识的,你做了好东西,不能只赠沈莞,不给我们啊。”

沈莞因为杨寄燕的事有些神思不属,听崔琼这样说,只是勉强笑了笑,并无往日那份轻快。

余娇笑着道,“你说的是寿阳公主梅花香?这款香丸剩的不多了,你们若是要的话,这两日我再制一些,等去梅园的时候给你带去。”

崔琼头点得像是小鸡啄米一样,“要,要,我要!静容肯定也会很喜欢的……”

宋静容今日去了外祖家,没有过来。

崔琼又去看魏敏,用手肘拐了拐她,“你想不想要?”

她并不知道魏敏和余娇闹了不快,初次在亭子里见面的小波折,她一向心大,根本没放在心上。

魏敏被问到头上,又见余娇看了过来,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道,“三姑娘的香制的这样好,诱得我都烫成这副样子了,我自然是想要的。”

魏敏举起红肿的手指,虽然涂了药膏,指节上的明晃晃的水泡却格外显眼。

崔琼和刘瑶玉就笑了起来,崔琼忙绘声绘色的讲述魏敏是如何被香炉给烫了手。

魏敏啐了她一声,也跟着笑了起来。

刘瑶玉看着这一幕,心下一阵轻松,以为魏敏这样是听进了她那日说的话,往后不会再总是阴阳怪气的去呛余娇了。

她当然希望自小一起的玩伴,能跟自己三妹妹相处的好,不然她们两人闹不和,她也很难做。

虽然会无条件的站在余娇这边,可大家在一起都能开开心心的当然更好。

余娇开始的时候不知道魏敏针对她的原因,她这样一向是你对我什么样子,我便还之什么态度,现在已经知道魏敏很有可能是因为喜欢顾韫,才会对她说那些让她下不了台的话,便也觉得没什么可计较的了。

而且大哥哥跟魏敏的父亲刑部尚书魏亭之,关系还十分的好。

余娇也跟着笑了笑,说道,“那我多做一些,给你们每人都备一份。”

刘瑶玉就在一旁帮腔,“那你们可要想想怎么还礼才是,我三妹妹制香丸可是很累的,香丸里头还掺了药材。”

崔琼就笑着骂她,“瞧你护犊子那样儿!”

刘瑶玉笑着掐她,“我三妹妹小,不好意思张口,我这个做姐姐的,可不能看着她吃亏!”

这话让沈莞也笑了起来,崔琼就道,“得,知道你这个姐姐当的称职,礼物我们准备便是,只是我看你三妹妹肯定不会像你这样小气,定然不会收我们的回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