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蛰……”魏敏轻声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得陌生极了,她不记得京里哪家的公子哥叫这个名,听起不来也不像是字,若是知道这个叫启蛰的男子姓什么就好去叫人打听了。

魏敏一边思索着,一边往东苑走去,到了刘瑶玉的院子,丫鬟通禀过后,请了她进去。

刘瑶玉正和崔琼在厢房里说话,她方才在花厅里实在是被吓到了,虽然以她的身份,也见识过不少大场面,可到底还是待字闺中,未曾经过事的小姑娘,程英那样危险的人物,从来没曾正面接触过,尽管他是冲着余娇去的。

程英走后,刘瑶玉被丫鬟从花厅里扶着出来,腿脚都是软的,里衣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回到自个儿院子一连灌了三四碗热茶,才缓过神来。

与崔琼说说笑笑,也让她从那种胆寒的状态里抽离了出来。

瞧见魏敏进来,刘瑶玉看了她一眼,没有做声,虽然上次在余娇院子里闹了些不快,可到底是从小就在一起玩,魏敏既然过来了,她也没这么大的气性,避着不见人。

魏敏自顾自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她窥着刘瑶玉的神情,笑道,“怎么?还生我气呢?”

她这么一笑,气氛倒是缓和了下来,刘瑶玉就笑道,“我哪敢跟魏大姑娘生气?魏大姑娘动不动就要教训人,给人吃排头,我可是怕的很。”

魏敏笑着要去掐她,“胡说八道,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比那些宫里的教习嬷嬷还要厉害?”

崔琼并不知道两人原先闹了别扭,见她们闹作一团,也跟着笑闹。

三人打闹着,气氛又回到了从前,好似那些隔阂都不在了,刘瑶玉心里也是一松,她还真担心过魏敏会与她生分,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总还是会叫人惦念的。

闹腾了一会儿,因屋内烧着地龙,刘瑶玉觉得浑身汗津津的,方才从花厅里回来她便出了一身冷汗,只顾着喝茶压惊,倒是忘了要换衣裳。

她站起身道,“你俩先坐一会儿,我去换身衣裳。”

崔琼和魏敏便放了她离开,待她走后,崔琼瞧见脚柜上放了一盒香丸,见刘瑶玉放的这样随意,想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崔琼便随手打开来,一股梅香扑鼻而来,味道甚是熟悉,她好似在沈莞身上闻到过。

崔琼便捏了颗香丸,放进屋内金珐琅九桃小薰炉里焚燃,不一会儿,一股清淡的梅香缓缓在屋内散开,味道甚是沁人心脾。

魏敏跟她一起站在香炉旁,忽而开口道,“我方才听到有人说了一个男子的名字,说是那人十分了不得。”

崔琼一心扑在香丸上,心想一会儿得跟瑶玉把那盒香丸要走,听了魏敏的话,没太在意的道,“叫什么名字?又是哪个武功了得的男子,才能入了你的眼?”

“别胡说,我只是凑巧从旁人嘴里听来的,听她们将那男子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才有些好奇罢了。”魏敏语气甚是自然的道。

崔琼听她这么说,也好奇起来,“京里但凡有些名气的公子哥,咱们不是都认识,照你这么说,那男子你也没听过?”

魏敏摇了摇头,做出思索状,“好像是叫什么启蛰,也不知是哪家的,从前倒是没有听说过,但我听她们说这人风采过人,能将满京城的儿郎都比下去。”

崔琼轻笑一声,一脸不信的道,“这话未免也太夸大了些,京里这么多钟灵毓秀的世家公子,不说旁人,便是我二哥,那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的君子。”

魏敏也跟着笑了笑,“我也是这般觉得,只不过甚是好奇,这个叫启蛰的,到底长什么模样,能被捧得如此之高。”

听到里间传来脚步声,魏敏又故作不经意的道,“也不知瑶玉听没听过……”

刘瑶玉换好了衣裙,正从里间走出来,听了魏敏的话就问道,“什么我听没听过?”

崔琼一向话多,听她发问,就带着嘲意笑着说道,“你听没听过一个叫启蛰的男子?有人说他风采过人,能将咱们满京城的儿郎们都比下去。”

刘瑶玉一怔,她记得余娇跟她说过,她那青州过来赶考的兄长余公子,名字便唤余启蛰。

“你们是从哪里听来的这话?”刘瑶玉问道。

魏敏窥着她的神情,说道,“你听过这个名字?我无意间听到有人在说他来着,便好奇此人到底生的如何模样,又是哪家的公子?能将满京城的儿郎都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