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96章消消火气一更

余娇以手指将人体内脏器官分布的地方均细细按压了一遍,见余茯苓没有任何异状,便又细细的替她把了把脉,心中暗数了脉搏数,没有任何内脏皲裂的迹象,才放了心。

一番动作,余娇藏在领口的青紫色掐痕,被穆三夫人瞥见了。

她心中一惊,怪不得杨夫人去了那般久,余家两姐妹竟都受了伤,下这般的狠手,根本是奔着要她们两姐妹的命去的。

穆三夫人心思百转,猜测着杨府到底住了什么贵人,余家两姐妹是不是得罪了杨府,但是瞧着临走前,杨夫人亲热的赠她们两姐妹翡翠手串,又不太像。

小厮已驾车到了附近一处的医馆,勒停了马头,转头对车内道,“三夫人,医馆到了。”

余娇帮余茯苓穿好衣裳,对穆三夫人道,“劳烦三太太等我一会儿,我去医馆抓些药。”

穆三夫人回过神来,温和的说道,“快去吧。”

又朝外面的婆子吩咐道,“跟着余姑娘一块去,把药钱付了。”

婆子应了一声,快步跟上了余娇。

穆三夫人见两人进了医馆,放下车帘,转过头朝余茯苓问道,“茯苓姑娘,你们在杨家府上遇到了什么人?是何人出手伤了你姐妹,傻姑娘,被人欺负了,怎也不与我说?”

她说这些话是为了探寻余娇姐妹两人在杨府究竟出了什么事,之所以试探余茯苓而非余娇,是因觉得余娇那个小姑娘虽年纪小,心智却比这个姐姐要高上许多,想从她嘴里探听什么,怕是不容易。

只是余茯苓又哪里敢和盘托出,只是因为听见杨府那几分说话,就差点没了命在,她顺着先前杨夫人的话说道,“我和妹妹不慎惊扰了杨知府的客人,被外客误会是杨府里的丫鬟,才遭了打,让三太太担心了。”

有在杨府西园那一遭,余茯苓与穆三夫人说话也不觉得有什么好拘谨害怕的了,果真应了余娇那句话,见的多了,自然就习惯了,被吓破了胆子,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穆三夫人细想了下,便没再多问,余家姐妹都是乡下来的,在青州根本不认识人,便是接着问询,从她嘴里也问不出杨府贵客的身份来。

余茯苓肚皮上的青紫痕迹瞧着实在吓人,穆三夫人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也都怪我,带着你们出门,却没照顾好你们姐俩。”

许是穆三夫人这样心疼的语气,有些像长辈,余茯苓鼻头一酸,她摇了摇头,“跟您没干系,您不必自责。”

穆三夫人也是做母亲的,见她跟府中的姐儿一般大,却这般懂事,倒是愈发喜欢这对姐妹。

余娇在医馆买了活血化瘀的药酒和跌打内伤的内服药,怕医馆的药酒疗效不好,她还特意配了些制消肿清淤药膏的药草。

穆家婆子争着要付钱,余娇便没与她客套,匆匆提着买来的药回到了马车上。

车夫调转马头,回了穆府。

余娇搀着余茯苓下了马车,与穆三夫人道,“三太太,我们姐妹先告辞了。”

穆三夫人知她急着给余茯苓治伤,忙道,“快回房歇着吧。”

目送余娇两人走远,有丫鬟过来道,“夫人,二爷,二太太在偏厅等着您去说话。 ”

穆三夫人点了点头,朝偏厅行去。

“今日给杨夫人看诊如何?”她甫一走进偏厅,穆衍就出声问道。

穆三太太在椅子上坐下,丫鬟上前斟了茶水,她说道,“余娇丫头,却是有医术傍身的,她给杨夫人开了药,能不能治得了杨夫人的病,眼下未可知。”

穆衍笑了起来,“只要那丫头开药说能治,定是能治好的。”

穆三太太见他这般看好余娇的医术,喝了口茶道,“二爷对那丫头忒是盲目相信了些!”

穆衍摇头,“你不懂,来日三弟妹你若是生了病,让她给瞧一回诊,便会也如我一般了。”

“你这人,哪有这般咒三弟妹生病的!”穆二夫人笑着嗔道。

穆衍朝穆三夫人拱手,笑道,“失礼失礼,三弟妹可别见怪,我就是想说那丫头医术好。”

穆三夫人笑了笑,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言说道,“今日在杨府出了些事情。”

穆衍夫妇闻言,收敛形容,都正经起来,问道,“出了何事?”

穆三夫人放低声音说道,“余姑娘给杨夫人看过诊后,让燕姐儿领着余姑娘姐妹去她院子里赏桂花,我跟杨夫人坐着说了会儿话,后来就有下人进屋说是出事了,余姑娘姐俩不知怎的冲撞了杨府的贵客。”

“贵客?”穆衍皱了皱眉,追问道,“什么贵客?”

穆三夫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杨夫人将我留在屋里,一人去了杨府的西园,有大半个时辰,才领着余姑娘姐妹回来,说是杨知府在见外客,正巧被她们姐妹俩给撞见受了些惊吓,临走前,杨夫人送了她们姐妹一人一只翡翠手串。”

说到这里,穆三夫人顿了顿,又饮了一口茶,才接着道,“方才回来时,茯苓姑娘捂着肚子脸色煞白,余娇姑娘掀开了她的衣裳,那肚皮上好大一片乌黑的青紫,瞧着吓人的很,像是被什么人给踹的。我瞧见余娇姑娘脖颈上也有青紫,像是掐痕。”

“什么?!”穆衍豁然站起身来,一脸恼火,“杨府是怎么回事?我好心请了余丫头给杨夫人看诊,他们平白无故的,怎么能对两个小姑娘动手!”

穆三夫人被他高声一喝,吓了一跳,忙道,“二爷,你先别气。”

穆二夫人拉了拉穆衍的衣袖,“二爷,先听三弟妹把话说完。”

穆衍沉着一张脸,他虽有心要讨好杨远尘,但也没得这么作践人的,余娇说起来,也算是他穆衍的救命恩人了,她年纪那般小,还没蓉姐儿年纪大,大老远的随他来了青州,平白受了这样狠辣的毒手和委屈,他焉能不怒?

“我在马车上问过茯苓姑娘,可是在杨府受了委屈被人欺负了,茯苓姑娘说是被杨府的外客当成了他们府里的丫鬟,才遭了打。”穆三夫人怕穆衍生怒再去杨府找麻烦,劝解道,“二爷消消火气,余家姐妹是被杨家府上不省事的客人给打的,实在怪不到杨府头上,我瞧着杨夫人也很是内疚自责的样子,给了余姑娘百两诊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