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93章大棍重杖三更

小蝶吓得脸色惨白,没想到一晃眼的功夫,形势居然急转,余家两位姑娘安然无事,她却大祸临头。

老爷的这两个心腹小厮是衙役出身,手头功夫极重,若是大棍重杖,她焉有命在?

她抬目朝四周看去,渴盼自家小姐能来救自己一命,可四周哪里有杨寄燕的影子?

她哭着求饶道,“老爷,余姑娘是无心乱入西园,奴婢没什么可交待的啊!”

杨远尘却根本不理会,皱着眉对两个人高马大的小厮道,“若她嘴硬不肯交待,直接乱棍打死!”

小丫鬟听了这话,浑身抖如筛糠,被两个小厮拖了下去。

余茯苓瞧着这一幕,颇为解气,她不懂大户人家后宅的弯弯绕绕,根本没往深处想,只以为是这小丫鬟诡计多端。

余娇却是看也未看小丫鬟一眼,只在心中记下了杨寄燕这人,无缘无故,就设下这种阴险的圈套,要害她与余茯苓两人的性命,心思当真歹毒的很。

她望着杨府的青砖高墙,暗自警醒自己,记住了这次的教训,此番能脱身全是赖以她的医术,实属侥幸。

若是日后再出入这样的深宅后院,定要步步留心。

站在远处小径旁没曾离开的杨夫人,听到这边的动静,忙快步走了过来,瞧见余家姐妹二人性命无虞的站在西园门外,才安了心。

杨远尘见她过来,面上带了一丝笑意,放缓了语气,说道,“穆三夫人费心带女医上门为你看诊,咱们实该好好谢谢人家,还有余女医姐妹俩,方才在西园因误会受了些惊吓,夫人还需好好安抚。”

杨夫人听他话风突变,虽不解是何缘故,善解人意的道,“妾身带余姑娘姐妹回我院里,穆三夫人还在等着。”

杨远尘颔首,目送着三人离去。

待走远,杨夫人一脸和气的道,“西园住了些贵客,我家老爷寻常不许人进入,先前想是突见余姑娘两人闯入园中,有些恼火,他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余姑娘姐妹多担待。”

“夫人言重了,是我姐妹二人走错了路,误入园中。”余娇感念方才在园中被那无法无天的顾小侯爷欺负时,杨夫人帮言相护,杨寄燕有心害她们,杨夫人并不知情,与她倒也不相干。

杨夫人笑着说道,“穆三夫人想是等急了,说来也是怪燕姐儿,我托付她照顾你姐妹二人,她个贪玩的,竟只顾着自个儿,将你们丢给不懂事的小丫鬟,等回头我便训她。”

余娇笑了笑,没再出声。

三人回到杨夫人的院子,穆三夫人果真是等着急了,正站在房门口,不住的朝院门外张望着。

见杨夫人领着余娇姐妹二人过来,她才松了口气,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杨夫人忙说道,“不是什么大事,燕姐儿贪玩,抛下余姑娘姐妹,打发了个不懂事的小丫鬟陪着她们姐妹,一时领错了路,撞见了与我家老爷谈事的外客,让余姑娘姐妹俩受了些惊吓。”

穆三夫人听她这么说,才安了心,方才她在屋中坐了许久,都不见有人过来,心中甚是不安,还当是杨家府上出了什么大事。

“燕姐儿被我娇惯得不成样子,今日真是不懂事,在余姑娘姐妹跟前失了礼数,回头我定好好责罚她。”杨夫人一脸头疼的道。

穆三夫人笑着说道,“燕姐儿还小,尚未出阁,有些不周到的地方也不妨事,姐姐可莫要因为这点小事就罚她,姑娘在家里时总是惫懒一些,等日后出了阁,嫁了人,自然就懂事了。”

杨夫人叫了贴身的婆子进来,在她耳边细细吩咐了几句,不久,婆子便从库房中取了东西回来。

杨夫人掀开红漆雕花的木盒,笑着轻声细语的说道,“这是我娘家哥哥从北疆让人给我捎来的一副翡翠手串,虽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胜在颜色通透,珠粒圆润,雕磨得大小一般。”

她拿起其中一只,拉起了余娇的小手,朝她莹白的手腕上套去,“燕姐儿不周到,令你们姐妹受了惊吓,这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你们姐俩莫要嫌弃。”

余娇推拒道,“使不得,夫人不用如此。”

杨夫人却执意将翡翠手串套在了余娇的手上,说道,“乖孩子,快别推辞,你小小年纪,一手精妙医术,我是打心眼喜欢。”

说着,又拿起另一只手串,往余茯苓手腕上套去,余茯苓缩了缩手。

穆三夫人笑着出声道,“夫人喜欢你们姐俩,快别推辞了。”

杨夫人已将手串戴在了余茯苓的手腕上,余茯苓看向余娇,余娇只得道了一声谢。

她也跟着低声道谢。

“时候也不早了,姐姐,我就不多搅扰了,赶明等你身子好了,咱们再聚在一块好好说话。”穆三夫人见日头已是晌午,眼看着就要到用饭的时辰,笑着说道。

杨夫人颔首,客套道,“赶明得了闲,你再领着余姑娘姐俩来府上作客。”

穆三夫人笑着应了一声。

杨夫人又想起一事,朝婆子道,“快去取诊金来!”

她面带歉意的笑着道,“只顾着说话,倒是忘了给余姑娘诊金。”

婆子快步去取了银票回来,交给了杨夫人。

杨夫人亲手将银票塞进余娇的手中,“此番让你们姐俩远道而来为我诊病,受累了。”

余娇对诊金并不像先前的手串那般推拒,抬手接过,放进了荷包里。

杨夫人亲自将三人送出府门,折腾了这大半晌,她身子已有些乏了,但心中却有不少疑惑,匆匆又去了后院去找燕姐儿。

且说杨寄燕在听大丫鬟画眉说西园闹出了挺大的动静,老爷命心腹小厮守住了西园院门,似是在发落余家姐妹,心中正高兴自得,特意赏了画眉一只钗子。

却不想,原是该在西园发落余家姐妹那俩土包子的父亲,突然一脸沉怒的冲进了她的院子。

“燕姐儿呢?”进院后,杨远尘就一脸怒气冲冲的朝院内洒扫的粗使丫鬟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