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89章构陷殒命一更

一个中年男子道,“圣上糊涂,怎能听信姬无道的谗言,此番还要赶尽杀绝,将肖将军论为罪臣,这不是叫忠臣寒心!”

只听一人声音粗犷的道,“姬无道那狗东西讨好申添,构陷于我,不过是想得皇上重用,拿到宣府的兵权,宣府的兵马是我肖宁一把培养出来的,他想执掌兵权,哪有这么容易!”

余娇隔着竹林的间隙仔细瞧去,有座红色的小亭子被掩映在翠竹之中,有四人坐在亭子中,其中一人身形雄伟,另一人穿着匹鸟公服想来应是杨知府。

另外两个年轻人衣着华贵,其中一人背对坐着,穿着朱紫色衣袍,瞧不清面容,另一人穿着浅蓝交领直裰长袍,身量修长,腰间系着羊脂玉佩,风姿儒雅,极为俊秀。

只听他道,“肖将军的手……可是再也不能握千骑枪了?”

“我的手已废。”身形伟岸那人声音粗犷的道,“今夜我便离开青州,皇上已命各州府严守城门,四处缉拿我,不好叫远尘兄受此连累,刘公子和顾小侯爷还是快些返京,免得叫人怀疑。”

余娇听到此,联想到入青州府时,城门守卫严查的情形,心道不好,这杨知府家里竟是窝藏了朝廷要捉拿的钦犯,偏生还叫她与余茯苓给撞见了。

这园中说话的人都是位高权重极不好惹的人物,余娇下意识的就要去拉余茯苓离开。

那边引着余娇两人入西园的丫鬟小蝶已经悄声退到拱门外,她咬了下舌尖,大着胆子拔高声音,惊呼道,“余姑娘,你们怎么来这处了?叫我一顿好找!”

余娇浑身一震,双眸淬着寒冰朝小丫鬟看去,余茯苓也有些慌张,拉着余娇有些不知所措,她虽没听懂竹林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但也知偷听主人家说话,甚是没有规矩。

竹林里传来脚步声,有人警觉的道,“誰在那里?”

小丫鬟立刻跪倒在地。

杨知府和两个年轻人从竹林深处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我不是吩咐了不许人来西园!”杨知府看着余娇和余茯苓十分眼生,声音沉怒的道。

小丫鬟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抬头,颤声道,“这是穆三夫人带来府上给夫人看病的女医,小姐让领着去夫人院子里,刚才画眉姐姐说小姐的帕子丢了,让奴婢在路上寻一寻,一错眼的功夫,谁知……谁知……她们就来了西园……”

“你胡说,明明是你将领我二人过来的!”余茯苓见小丫鬟说谎,一脸气愤的道,“你家小姐何时让你找帕子了?方才有个丫鬟传话是要你去找门房买云片糕,你何故诬陷我姐妹二人?”

杨远尘皱了皱眉,燕姐儿从来不喜欢吃云片糕。

跪在地上的小丫鬟从袖中扯出一方帕子,对杨远尘道,“老爷,奴婢手里有刚寻到的帕子为证!小姐也可为奴婢作证,无缘无故的我诬陷两位女医做什么?”

余娇见那帕子正是方才杨寄燕拿出给她和余茯苓看的双面睡莲手帕,心中已然明了,这小丫鬟是得了杨寄燕的授意,设好了圈套,故意为之。

余茯苓还在争辩,“这帕子方才还在你家小姐手中,在院中的时候你家小姐还让我们瞧双面绣的刺工,怎会跑到你手上?”

站在杨远尘身旁,身旁身着朱紫色衣袍的男子,面上划过一丝不耐烦,他五官俊朗张扬,浓眉星目,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肆意,他似笑非笑,语气随意的道,“既听到了,杀了便是!”

话音刚落,他便逼到上前来,朝余茯苓抓去。

余茯苓吓得大惊失色,脸色惨白,余娇眼疾手快的将她护在身后,下一瞬,一双冰冷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捏住了余娇的脖颈,缓缓收紧。

余娇被掐得喉咙生疼,双手下意识的抓住男子的手,想要扯开他,只是男子的手劲极大,她的反抗如蜉蝣撼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余茯苓看着这一幕,尖叫一声,不管不顾的冲上前,朝男子撕打了去,嘴里无助的喊道,“你松手,松手啊!”

余娇因为窒息,脑子缺氧,眼前开始泛黑,这种接近死亡的感觉她格外熟悉。

黑暗拉扯着她沉溺,心中甚至产生不要反抗就这样死去也挺好的念头来。

余茯苓见余娇小脸已经憋得泛红,眼看着就要断气,她已无计可施,张嘴就朝男人的掐着余娇脖颈的手狠狠咬去。

这一口,直见了血。

男子吃痛,手上的力道松了松,一脚将余茯苓踹开,正要使力拧断余娇纤细的脖颈,一道清润的声音传来,制止道,“顾韫,住手!”

男子冷哼一声,却是听话的松了力道。

余娇浑身瘫软,跪倒在地,几乎要被掐断的喉咙涩疼,她抚着脖颈,猛咳起来,眼角直咳出了泪花,贪婪的汲取着空气。

余茯苓被男子一脚踹在了腹部,疼得小脸煞白,她捂着肚子,爬到余娇身边,已被吓得哭了起来,声音发颤,紧张的问道,“余娇,余娇,你没事吧?”

余娇渐渐止住了咳嗽,她摇了摇头,抬起小脸,神情倔强,杏眸冰冷的瞪着紫衣男子。

顾韫见她瞪自己,一甩衣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宛如在看蝼蚁一般,一脸桀骜,冷嘲道,“你想找死?”

先前制止他的儒雅男子不赞同的看了顾韫一眼,出声道,“不要伤人性命。”

“子期,你这是妇人之仁,她们定是听到了肖将军的身份,若是传扬出去,后患无穷。”顾韫皱眉,瞥见手上被咬出的血牙印,颇有些着恼的瞪着余娇两人说道。

被他唤子期的男子,眸光清淡的看着余娇两人,“你们是何处派来的探子?若是好好交待,我做主留你们一条命在。”

余娇脊背发冷,手脚冰凉,再无哪一刻如现在这般,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真实。

如若不能脱身,她和余茯苓怕是就要陨命于此。

她闭了闭眼睛,强逼着自个儿冷静下来,出声道,“我们姐妹是穆二爷从长奎乡下带来的青州给杨夫人看诊的,并不是什么探子,府上杨小姐的丫鬟为何构陷我们来此处,我姐妹二人实在不知晓,诸位大人若是不信,可去请来穆三夫人一问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