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将舂好的茶饼包好送了来,杨寄燕没有碰,让丫鬟放在了石桌上,说道,“若是不够,我让丫鬟们再摘一些。”

“不用麻烦了,足够了。”余娇放下茶盏,朝满树的桂花瞧去。

三人空坐了一会儿,实在找不到什么话儿说,杨寄燕打量着余娇和余茯苓身上的穿着,一眼便认出是城中织绣阁的衣裳,道,“织绣阁绣娘的手艺最是出彩,二位姑娘初来乍到就买了织绣阁的衣裳,眼光倒是不错。”

余娇和余茯苓哪里知道什么织绣阁,但是杨家小姐既然一眼就认出是织绣阁的绣娘做的衣裳,想来织绣阁在青州城应是极有名气的。

余茯苓拘谨的扯了扯身上的衣裳,粗布衣裳穿惯了,如今穿着这样的好衣裳,她其实不大习惯,总觉得像是偷穿了别人的衣裳。

杨寄燕又说道,“织绣阁的双面绣就是出名,我母亲还曾请过织绣阁的绣娘教习我女红,我这帕子便是自个儿绣的。”她有些自得的笑着,从袖中扯出一方帕子,一面绣着含苞待放的睡莲,另一面是瓣瓣展开的莲花,她轻笑着道,“余姑娘们可也是冲着双面绣去的?”

余茯苓还是初次见双面绣,两面轮廓完全一样,精细入微,竟是找不到丝毫的背线瑕疵,莲花生动鲜活,不由赞叹道,“这世间竟还有这样的手艺!我还是初次见。”

说着她便伸手去翻弄自个儿身上裙摆的绣花,想看看是不是双面绣。

杨寄燕看着她不甚雅观的动作,微微蹙眉,眸中流露出一丝嫌弃来,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轻嘲道,“原来你们竟是不知织绣阁的双面绣?”

余茯苓翻过来的裙摆绣花并非双面绣,她不免有些尴尬,脸微微一红,将裙摆又规整好。

余娇大大方方的道,“我们姐妹前日才到青州,并不知织绣阁,衣裳是穆三太太送的,我们小地方来的,倒是未曾听说过还有双面绣。”

杨寄燕没有作声,一脸与生俱来的矜贵倨傲,捏着帕子微翘起小指,细长的柳叶眉轻蹙,一时间已无心思再找什么话与余娇两人聊。

两个小地方来的乡下人,连双面绣都没曾听说过,更不用说青州城新出的胭脂水粉,裙裾钗饰,跟她们说,她们又哪里能听得懂?

母亲还真是给她找了个好差事,这样的人随便找个丫鬟陪着便是了,还非要她陪着,杨寄燕打心眼里就不相信余娇能治好她母亲的病。

前世可没有什么乡下来的女医,她母亲的病也根本未曾治好,随着父亲升迁,举家搬去京城后,明正十三年母亲便过世了。

想起这些往事,杨寄燕心中有些郁然,实在没有兴趣再陪余娇两人干坐下去,朝一旁的丫鬟问道,“旭哥儿可曾醒了?”

贴身的大丫鬟是杨寄燕的心腹,很是了解她家小姐的心思,机灵的道,“小少爷方才已经醒了,奶娘刚刚传话来说一直闹着要找您呢。”

杨寄燕站起身来,脊背挺得直直的,低头瞧着余娇两人,歉意一笑,“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小弟尚且年幼,身旁离不开人,此时怕是正哭闹着呢,我过去瞧瞧,失陪。”

“杨小姐只管去忙,我们坐了这般久,已赏过桂花,便不叨扰了。”余娇站起身来。

余茯苓也忙跟着站了起来。

“既如此,我叫人送你们去我娘院里。”杨寄燕叫了一个小丫鬟,打发她给余娇两人领路。

“桂花茶别忘了带着。”杨寄燕瞧见石桌上的纸包,朝小丫鬟说道。

小丫鬟拿起桂花茶,领着余娇和余茯苓往外走。

杨寄燕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笑容沉了沉,眸光微闪,穆家上赶着想要讨好他们杨家,却弄了这样两个乡下骗子来,是当他们杨家的人都眼瞎吗?

她招手对贴身的大丫鬟附耳细细说了几句话,大丫鬟听后,面上露出迟疑,“小姐,这样……不太好吧?西园住着贵客,老爷交待府中的任何人都不能去打搅,若是冲撞了贵人老爷怕是会动怒。”

“你怕什么?出了事也责怪不到你的身上,你跟小蝶说是她们两人非要去西园逛逛,只需将事情都推诿到她们身上便可。”杨寄燕一脸骄横的道。

大丫鬟只得应了一声,“奴婢知道了。”

“还不快去?”杨寄燕沉着小脸催促道。

大丫鬟忙快步出了院门,朝余娇几人追去。

在东跨院前,大丫鬟拦下了余娇几人,朝给余娇领路的丫鬟小蝶道,“小姐突然想吃府外的云片糕,你送了余姑娘,回来时去门房吩咐一声。”

小蝶有些奇怪,小姐一向不爱吃云片糕,她朝余娇和余茯苓施了一礼,朝大丫鬟走了过去,问道,“画眉姐姐,小姐要吃哪家的云片糕?”

大丫鬟觑着余娇两人,附在小蝶耳边轻声絮语,转告了杨寄燕的意思。

小蝶听后,下意识的看了余娇两人一眼,有些害怕的小声道,“画眉姐姐,若是叫老爷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小姐自会护着你,你若办不好小姐交待的事,仔细小姐将你发卖出去!”大丫鬟轻声说道。

小蝶身子瑟缩了下,前些时候,小姐发了一场高烧,醒来后发买了不少院中的丫鬟,竟是都卖去了窑子那等下作地方,她可不想被卖去窑子,只得应下。

画眉见她应下,笑着假模假样的说道,“莫要买错了,小姐只爱吃祥云斋的云片糕。”

小蝶低低应了一声,走回余娇和余茯苓身旁,大丫鬟画眉站在原地,瞧着小蝶领着两人从东跨院前往西园行去,才转身离开。

余娇这人方向感极好,许是因为幼年跟着爷爷住在山上,又经常孤身一人在山间采草药的缘故,她比较记路,见小丫鬟脚步匆匆,领她们走的不是先前的路,余娇误以为小丫鬟急着要去找门房给杨小姐买云片糕,抄的是近路,便没有作声。

出了夹道,是一处种了许多花花草草的园子,小丫鬟领着两人过了拱形门,进门便是一处竹林,夏末残余的知了附在竹枝上,蝉鸣声断断续续的响着,阳光从竹叶的罅隙投洒在地上,落下斑驳的光影。

余娇见还未到杨夫人住的院子,不免心生奇怪,怎抄小道比原先走的还要远一些,她正要叫住前头的小丫鬟询问,却听见竹林后隐隐传来男人的说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