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86章漏下恶臭二更

杨夫人穿的很是素净,着了件青缎如意纹褙子,气度端庄,虽是和气的笑着,面容上却又几分病黄,“快坐,我这身子不中用,原是要去府外迎你的。”

屋里点了味道极重的熏香,香气馥郁得有些刺鼻,余娇不动声色的蹙了蹙眉。

“姐姐快别客套,我又不是外人。”穆三夫人笑着坐了下来,她给杨夫人介绍道,“这位是余姑娘,跟着二爷从长奎过来的。”

杨夫人看向余娇,微微笑着道,“瞧着没多大,可及笄了?”

余娇摇了摇头,“还未曾,过了年便十四了。”

穆三夫人先前给杨夫人通过气,杨夫人知道穆家二爷从长奎乡下带了一位女医来,青州府大大小小的大夫,她私下看了不少,怕宣扬出去传些不好听的话,原是不想再瞧了,可穆家三夫人上门好几次,来来回回送了好几封信,盛情难却,也只能接受了穆家的好意。

“您别瞧她年岁小,却是个有本事的,我们家二爷没少称赞。”穆三夫人接过话笑着说道,生怕杨夫人会因余娇年龄小,觉得他们穆家为了卖好,随意糊弄。

杨夫人笑了笑,打发屋里的丫鬟去了外间守着,只留了贴身的婆子在跟前伺候,她问道,“穆二爷的病便是这丫头瞧好的?”

穆衍生了疽疾先前四处求医,杨夫人虽在内宅也多多少少有所听闻。

“正是这丫头,要不说大隐隐于市。”穆三夫人看着余娇笑着道。

杨夫人喝了口茶,笑道,“穆家二爷最是见多识广,得他称赞,想来余姑娘定有过人之处。”

她放下茶碗,眉眼柔和的看着余娇,朝她招手道,“你来给我诊诊脉。”

余娇上前一步,余茯苓将诊箱递给了她,余娇拿出脉枕,站在杨夫人身边,那股子冲鼻的熏香味道更重,但是瞧着屋里的人像是都习惯了这个香味,并不觉得有什么。

切脉后,余娇说道,“夫人有些虚火旺盛,可是常气短头晕,夜间盗汗?”

杨夫人闻言,眼睛亮了亮,看了穆三太太一眼,点了点头道,“确常气厥盗汗。”

“阳虚所致,不是什么大毛病。”余娇说着收起了脉枕,她被杨夫人身上馥郁的熏香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趁着开诊箱,捡了一片薄荷叶藏在袖子里,不经意带过鼻间嗅了嗅,才好受了些。

杨夫人见她竟是不提妇疾那一茬,有些奇怪,难不成穆三太太未曾与这小姑娘说,还是小姑娘压根就没诊出来?

穆三夫人也是一头雾水,阳虚寻常大夫随便都可开服药,她心中暗自后悔,先前在家中时忘了提点余娇杨夫人所患的妇疾,有心此刻开口提醒,可又怕余娇就是个假把式。

只听余娇又开口道,“杨夫人另一处隐疾,我还要看过患处才能用药。”

穆三夫人听她这么说,松了一口气。

杨夫人脸微微一热,好在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娘,不像小姑娘那般扭捏,先时她也请女医婆看过漏下,面上还算平静,站起身道,“还请余姑娘随我去内室。”

她看了身旁的婆子一眼,婆子立刻意会,关上了厢房的屋门。

余娇随着杨夫人绕过屏风,进了内室。

杨夫人宽衣后,余娇闻见一股恶臭,一时间倒是明白了杨夫人为何会用味道如此浓重的熏香,想来为了遮掩下身的味道,杨夫人平日里穿的衣服都是用重香料熏过的。

余娇观看了杨夫人的患处后,微微皱了皱眉。

杨夫人察觉后,心中不免一沉,问道,“可是没得治了?”

她这些年看过不少大夫,因男女之嫌,郎中们不便看患处,但也给她开了不少治妇疾的药物,却都未曾见效。

瘙痒灼痛不止不说,还恶臭难闻,私处还长了那样可怕的东西。

“还需确诊一下。”余娇说道,“府中可有白醋?”

杨夫人拢了拢衣衫,她一向不进厨房,对府中有没有白醋也不大清楚,心中虽然好奇余娇诊病为何要用白醋,但没有问出口,穿好衣裳后,跟余娇道,“我让婆子去问问。”

外室的婆子听说要白醋,忙去问了府中厨房的管事,回来传话说是没有,家中吃的醋都是淡黄色的,余娇要的是无色的白醋,婆子忙吩咐了人去府外采买。

坐着无事,杨夫人好奇的问道,“不知余姑娘要白醋是做什么?难不成能治病?”

余娇不急不缓的说道,“不是用来治病的,不过醋确可入药,有散淤止血,解毒杀虫的功效,与其他药材配备,还能治产后血晕,黄疸,黄汗,衄血大便下血,痈疽疮肿,亦可解鱼肉菜毒。”

杨夫人见她将小小的醋也能说出这么多东西来,倒觉得先前小瞧了她,笑着说道,“余姑娘年纪这么小,虽是闺阁女子,这医术见地,当真不输男大夫。”

穆三夫人也觉得面上有光,笑着道,“我家二爷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等了小半个时辰,出去采买的小厮才带了白醋回来,婆子将醋递给余娇,笑着道,“这无色的白醋实在稀罕,小厮们寻遍了青州城里大大小小的酿醋作坊,最后打听到一户农家,才找了来。”

余娇又要了一盆热水和干净的棉絮,进了内室后,重让杨夫人宽了衣裳,余娇用棉絮蘸了白醋,擦拭在杨夫人病变的患处,观察了一会儿,眉头微松,不是hpv,只是假性湿疣。

让杨夫人穿上衣裳,余娇说道,“夫人且宽心,只是有些炎症,我为您开些内服外洗的方子,往后亵裤要常换洗,贴身衣物最好穿轻薄透气的棉布料。”

杨夫人听她这么说,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来,她被这恶疾困扰了许多年,还只当这辈子都只能如此,突听说能治,心情如何不激动,饶是端庄惯了,此刻也难免失态。

“我这……这味道也能除去?”杨夫人声音隐隐发颤道。

余娇点头,“治好炎症,便不会有味道了。”

其实妇疾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古代深阁妇人看病不便,大夫又多是男人,才会深受此疾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