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85章庭院深深一更

余娇笑了笑,“不妨事的。”

她们这种乡下来的,也未必能与穆家小姐玩到一起去。

穆衍接过话,“先前未曾与你细说,请你来是要给杨知府的夫人看诊,呆会三夫人会领着你去杨家。”

余娇颔首,并未太过吃惊,能让穆衍费心将她从青屿村接来,又一并安置了余谨书他们,她已想到要看诊的人家定非富即贵。

穆三夫人见她听是要去给知府夫人看诊,也没露出什么不安惊慌的表情来,心里原有些没底,如今倒是踏实多了。

原先二爷要从乡下接女医来给杨夫人看诊,穆三夫人是不大赞成的,乡下的女医医术还能好过青州府的名医去?虽瞧好他的疽疾,可未必不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

只是二爷坚持,大爷前些日子又从京里传了信回来,说是杨知府的官职兴许会迁升,指不定就也要去京城,知府本就是四品的官职,往上挪动只会升,到了京城说不得要比大爷的官职还要高上一些,让他们在青州多与杨家走动,等日后杨知府要真升迁,去了京城,也是一方人脉。

杨夫人自打前些年生了个公子后,便不怎么出来走动,便是有人相请,也都推说病了,因着穆家三爷是府通判,与杨知府一个衙门办事,穆三夫人倒是与杨夫人走的近一些。

她也是费了多番打听,才知杨夫人生了孩子后,便被妇疾缠身,身子一直不大爽利。

穆二夫人从她嘴里听说后,便告诉了穆衍,这才有了请余娇来看诊一出。

“我让人递了帖子,算算时间,该是回来了。”穆三夫人笑着嘱咐道,“你待会随我去杨府,旁的都不用管,也不要多问,只需帮杨夫人看诊便可。”

余娇乖顺的应了一声。

穆三夫人见她话少又沉稳,是个谨言慎行的性子,安心了不少,毕竟妇疾传扬出去不大好听,杨夫人一直瞒着外面,便是这么个意思。

余娇毕竟是穆衍请来的,他想到先前去余家看诊时,余娇就让人弄了条鱼给他治病,和颜悦色的道,“虽是去杨知府家里,也没什么好怕的,到时若要用到什么,只管跟三太太说。”

去杨家递帖子的小厮从厅外走了进来,他行了个礼,道,“杨夫人让小的传话,说是今个他们府里有客登门,有些不大便意,让三夫人您明个再过府。”

穆三夫人闻言,朝小厮挥了下手,示意他先下去。

看妇疾本就要避着人,今日杨府有人,不好让她领着女医登门也是对的。

穆衍说道,“既不方便,那就等明个你再带余丫头过去。”

穆三夫人点了点头,朝余娇笑着说道,“那等明日我再唤你。”

余娇点头。

穆三夫人瞧着她和余茯苓身上的穿着,虽说是小地方来的,但要去杨府看诊,还是该有件体面衣裳才是。

她面上不动声色,笑着道,“待会让丫鬟给你们量量尺寸,你们远道而来,我该帮你们姐俩添置几身衣物,聊表心意才是。”

穆二太太带着谦意,笑着道,“是我疏忽了,三弟妹添置衣裳,我送你们几件首饰。”

余娇没有拒绝,虽然她并不稀罕衣裳首饰,但若婉拒了,穆家二位夫人的面上怕是会不好看,只能沉默着接受了。

她知道穆三夫人并非真的要给她和余茯苓添置衣物,约莫是嫌她们穿的太寒酸,拿不出手。

余娇和余茯苓回了落芙院,晚间的时候,有丫鬟送了衣物首饰过来,衣裳应是从成衣铺里买来的,料子都极好,上襦是缕金刻丝的缎料,下裳是撒花百褶裙。

余茯苓很是喜欢,当即试了一身衣裳,插上银钗簪花,对着铜镜瞧来瞧去,催着余娇也去试试新衣裳。

余娇笑了笑,“我还是喜欢你做的这身衣裳,针脚细密,穿着舒服。”

余茯苓也不傻,知道穆家夫人不会平白无故的送她们衣裳和首饰,她道,“我的手艺哪里比得上青州城的绣娘,明个咱们最好还是穿着二夫人送的衣裳去见人。”

余娇点了点头。

两人呆在屋里实在闲得很,余娇跟丫鬟要了纸笔,默写医书以作练字。

每写好一张,余茯苓便拿去看,遇到不懂的症状和用药,就会跟余娇请教一番,如此两人既打发了时间,还能顺手教余茯苓一些医术。

第二日,余娇和余茯苓没有再去打搅余启蛰读书,用了早膳没多久,穆三夫人就来了落芙院,见余娇姐俩都换上了昨日她让人送来的裙裳,笑着道,“衣裳可还合身?蓉姐儿几个丫头都爱穿鲜亮,我便做主让给你们选了明艳些的颜色。”

余娇身上穿了件杏黄色的裙子,衬得小脸莹白,她说道,“合身,我们姐妹都很喜欢,让三太太费心了。”

穆三夫人打量着她清秀出色的眉眼,先时没曾注意,只觉得小姑娘沉稳的紧,如今稍稍一装扮,倒也是个娇艳明丽的美人坯子。

只是她身旁的姐姐倒长得普通,眉眼气质都不如妹妹灵动。

她笑着道,“喜欢就好,咱们该去给杨夫人看诊了。”

余茯苓去取了药箱,两人跟着穆三夫人去了前院。

清晨暖黄的阳光洒照在影壁上,小厮已经备好了马车,牵着马站在府门外,跟在穆三夫人身边伺候的婆子走到马车跟前搬出杌凳,搀扶着穆三夫人先上了马车。

余娇和余茯苓踩着杌凳,随后也上了马车。

杨府也坐落在疏影巷里,离穆家着实算不得远,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马车就停了下来,婆子在车厢外道,“夫人,咱们到了。”

余娇和余茯苓随着穆三夫人下了马车,杨府的婆子已笑着迎了上前,见了礼后唤了一声,“穆三太太。”

领着她们从西边的角门进了府,杨府修葺得比穆府只好不差,庭院深深,种了好些银杏树,枝头上挂着青涩的银杏,尚未到成熟的时节。

过了垂花门,沿着抄手游廊来到大理石插屏穿堂后,才到了内宅。

婆子引着她们进了东厢房,朝屋内端坐着的妇人说道,“夫人,穆三太太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