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82章朱轮走钿车二更

余娇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微扯了扯唇角,青州府的城门青砖高筑,足有两米多高,毕竟是省府,长奎县那种放了鹿角木当城门的小地方自是不能比的。

很快便排到穆家的马车,前头穆衍撩开了车帘,城卫似是认得他,只例行公事的撩开几辆马车的车帘随意看了看,便放行了。

入了城是宽阔的石板路,街铺巷闾人头涌涌,酒肆作坊喧嚣,声声入耳,热闹非凡。

绿瓦红墙,飞檐旗飘,朱轮走钿车。

余茯苓伸头兴致勃勃的往外瞧,竟是看着路上的行人也觉得新奇,她道,“从前总觉得青州极远,我还当这辈子都到不了州府,不想一觉功夫,就在青州城里了。”

余娇神情恍惚的笑了笑,没曾去过的地方,听来总是远的。

实则世上没有到不了的地方,只有再也见不到的人和事。

穆家备的这三辆马车,拉车的都是好马,也走惯了来青州的路程,一路上未曾停歇耽搁,半日余的时间,都觉不出舟车劳顿来。

马车驶进了城东的疏影巷,疏影巷这一带住的都是名门望族,闾邻都是出过官员的人家。

青州穆家嫡支便住在此处,随行的仆人,早早地去扣了门,传话穆家二爷到了,黑漆铜衔门缓缓打开。

马车进了门,绕过束腰须弥座影壁,在前院停了下来。

车夫在外头道,“余少爷,小姐们,咱们入府了。”

余启蛰撩开车帘,先下了马车,回身朝余娇递出一只手,余娇和余茯苓扶着他的手,也下了马车。

穆衍正在与一位穿着宝蓝色缠枝褙子的妇人说话,见余娇下了马车,引着妇人走近,笑着道,“这丫头便是治好我疽疾的女医。”

妇人打量了余娇一眼,温和的拉着她的手说,“好孩子可把你给盼来了,早先听二爷提起你,我便想见见,如今来了府里,只管当这是自个儿家。”

余娇摸不着妇人的身份,一旁穆衍适时出声道,“这是我夫人。”

余娇浅浅笑着道,“太太客气了。”

妇人拉着余娇的手,亲和的看了一眼她身旁的余茯苓和余启蛰,笑着道,“快别站着了,咱们去前厅坐下说话。”

一行人朝前厅走去,余谨书跟在穆念九身后,见穆家府邸这般气派,好奇的四处打量,小声问询道,“念九,你叔祖父这一支做了什么官?竟这般富贵!”

穆念九自打进了府,便有些拘谨,听余谨书这般明目张胆的打听,朝前面看了一眼,见无人注意,才压低声音道,“我大叔伯在京里是从四品的官职,三叔父是青州府的六品通判。”

余谨书闻言,不由咂舌,从前只含糊听人说穆家青州本家有人做官,却不想竟是京里从四品的大员,这穆家当真是实打实的名门望族。

余谨书不由沾沾自喜,若不是他与穆念九交好,又怎么有机会住在这样的人家里,与官宦人家沾上关系。

他有心想要探听更多,穆念九却不敢多言,他祖父那一支已愈发落魄,这些年跟青州叔祖这支是天和地的差别,已经不算亲近。

只是二叔父穆衍常回长奎看望他们,有心拉持他们旁支一把。

来时,祖父叮嘱他在本家不能放肆,要谨言慎行,免得让本家人不喜。

到了前厅,下人们奉了茶水上来,穆衍招呼几人坐下,道,“我让下人收拾了一处院子,清净不会有人打搅,五郎你们兄弟几个安心住下备考。”

余启蛰声音平稳和缓的道了谢。

“孟丫头的住处你怎么安排的?”穆衍朝穆二夫人问道。

穆二夫人笑着说,“蓉姐儿院里的厢房我让人收拾好了,妾身想着蓉姐儿与孟女医同岁,女孩家住在一块更熟络自在,便做主将孟姑娘姐妹安置在蓉姐儿的院子里了。”

穆衍颔首,与余娇说道,“蓉姐儿是我女儿,你们住在一块,也好有个玩伴。”

余娇笑着应了声,宾随主便,对穆家人的安排只管听着。

“一路行来,想是都有些累了,我让人先带你们去安置。”穆衍叫了下人进来,领着余启蛰他们去住处安置。

穆二夫人亲自领着余娇和余茯苓去了后院,丫鬟们机灵的去拿余娇手中的诊箱和余茯苓背着的包袱。

余茯苓一脸不自在,见丫鬟们身上穿的衣裳都跟长奎县城中的小姐似的,一时间手脚都不知该如何安放,拽着小包袱,局促的道,“我自个儿拿就成。”

穆家的丫鬟很有教养,见状没有露出什么令人不舒服的表情。

穆二夫人余光打量着余娇,见她虽年纪小,自进府后,却未曾露怯,比另一位较年长的姑娘要气度从容的多,不由愈发喜爱。

她和气的道,“蓉姐儿去了她外祖家,明个儿便回转,到时,让她伴着你们姐俩去外面逛逛。”

穿过垂花门,到了西边的落芙院,院里的丫鬟上前行礼,穆二夫人道,“这是余姑娘和她的姐姐,你们仔细伺候着,需得当成蓉姐儿一般,若有不尽心的,叫我知道了,绝不轻饶。”

几个丫鬟恭敬的应声,悄悄的打量着余娇和余茯苓。

穆二夫人领着余娇去了给她们准备的厢房,笑着说道,“左边是蓉姐儿的屋子,你们这房里要是缺了什么,只管跟丫鬟们说,当成自个儿家,别拘着。”

“让二太太费心了。”余娇客套有礼的道。

穆二夫人见她举止得体,又落落大方,竟是不像是从乡下来的小姑娘,怪不得能瞧好自家老爷的顽疾,还令老爷动了心思,将她从青州接来给杨夫人看诊。

她笑的亲切,“原本我是想着你们来了摆桌宴席热闹热闹,老爷说你几位兄长需备考,不好搅扰,又担心你们跟生人一块用饭不尽兴,便安排了小厨房将饭菜送到你们各自院里,你们姐俩若有什么忌口喜欢的菜色只管让丫鬟们去跟小厨房说。”

余茯苓杵在一旁,拘谨得很,她没曾跟大户人家的夫人打过交道,况穆二夫人的身份在她看来又尊贵的很,不是乡下的婆子,她口舌僵硬,竟是连场面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