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80章怀中安睡二更

陈根生捏了捏眉心,气恼道,“你这妹妹愈发不像话,娘不就是弄脏了褥子,收拾个屋子整日大呼小叫的,若娘好好的,还用得着她伺候?”

老太太弄脏屋子都是陈秦氏与小陈秦氏收拾,这些活儿誰做誰知道,陈根生虽孝顺,日常只是侍奉汤药,又不碰那些个脏东西。

别说秦芳不满,陈秦氏拾掇帕子上的痰液时心里也嫌脏,只是不敢在陈根生面前表露出来。

“我倒是想起一件事,前个儿秦芳听根福说余家老三跟村尾的李秀娥拉拉扯扯,似有些不清不白的。”怕陈根生与秦芳吵嘴,陈秦氏忙道。

陈根生被转移了注意力,让陈秦氏停了手,转头问道,“余家老三和李寡妇?根福听谁说的?还是亲眼瞧见了?”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陈秦氏收回手,道,“我去将秦芳叫来,再问问她。”

陈根生点了点头。

陈秦氏见秦芳叫了进来,“你前个儿不是说余家老三跟李秀娥间不清不楚气的,是根福亲眼瞧见了,还是听人瞎说的?”

小陈秦氏听是问这事儿,顿时来了劲,嗤笑着道,“根福跟人吃酒,在酒桌上听老黄家的狗剩说的,余家老三不是常跟狗剩几个一块吃酒?狗剩说有一回散了场,亲眼瞧见余家老三醉醺醺的去了村尾,在李秀娥屋里呆了一个多时辰,才见余老三往家回,说的是有鼻子有眼。”

李秀娥长得招眼,年纪轻轻的守了寡,村里难免会有些闲话,但她在男人去世后,就带着孩子搬到了村尾,不怎么与村里人来往,也没传出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渐渐的就没人说些什么了。

陈根生身为里正,见她孤儿寡母的也是可怜,农忙时偶尔还会找几个村里的老实人帮着李秀娥种田。

“无风不起浪,余家老三真跟李秀娥勾搭上了不成?”陈秦氏轻声说道。

“大哥,你可得多留点心,咱们村子里要真闹出这样的丑事,还不得叫人笑掉大牙?咱们村的名声可也就被败坏了。”小陈秦氏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口吻。

陈根生目光闪烁,这样好的一个把柄落在他手里,得需好好利用。

他出声道,“你们将嘴把严了,都是些没影的事儿,别在外间胡说,省的又让余家找上门闹腾。”

“这事就这么算了?”小陈秦氏觑着陈根生的脸色,摸不准他是什么意思。

陈根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这事儿你们甭管,我自有盘算。”

又没有什么实质的把柄,这会儿宣扬出去,说不得还会让余汉山听到风头,跟李寡妇断了往来。

陈根福从外面走进来,他送完陈志清从镇上回来后又去村里人家还了驴车,见几人都在堂屋说话,出声说,“大哥大嫂,我将志清送到了李家,李家车夫赶着马车,已启程送知青和李家小子去往青州了。”

陈秦氏听后安了心,“李家何人陪着去的?”

“李丘他堂叔,那小子还让我给阿柔捎了一封书信。”陈根福从怀中摸出一封信,笑着道,“我看他一心惦念着要娶咱们家阿柔,若是这回能中个举人老爷回来,阿柔的亲事可就风光了。”

陈秦氏接过信,脸上挂着笑,朝小陈秦氏说道,“阿盈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咱们也该操心,给阿盈找户好人家了。”

小陈秦氏艳羡陈柔找了个秀才郎,一直打算给陈盈也找个读书人家。她笑着说道,“等志清考完回来,让他帮着物色物色书院的同窗,若是阿盈也能定户秀才郎,我做梦也要笑醒。”

“盈丫头的亲事先不急,还是等志清秋闱放榜后再说,若他真中了举人,盈丫头何愁找不到好人家。”陈根生看向陈根福,又道,“老二,我跟你商量点事儿。”

陈秦氏拉着小陈秦氏去了陈柔房里,将堂屋腾给了陈根生哥俩。

“大哥,啥事儿?”陈根福灌了一杯冷茶,问道。

“狗剩说的那些话可当真?”陈根生问道。

“啥话?”陈根福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很快又道,“大哥你也听说了?余家老三跟村尾的李秀娥勾搭上了,我虽没亲眼瞧见,应是做不了假,前日喝酒,还有人说自打余汉山在郑家庄那边摆摊卖肉,村尾李寡妇家时常飘出肉香,要是没有猫腻,她个小寡妇养活俩孩子都难,甭说吃肉了。”

陈根生压低声音道,“你盯着些余汉山,要是能弄到他和李秀娥私通的罪证最好。”

陈根福应了一声好,又好奇的问道,“盯着他做什么?他俩要是真私通,您带着村里人直接去捉奸不就是了。”

陈根生摇了摇头,“先别声张,且看这回秋闱放榜,余家那几个能不能中再说!”

家里出了个与寡妇私通的长辈,便是余家那几个哥儿中了举又能如何?传扬出去,家风不正,照样能被革去举人功名的。

就让余家那老东西先嚣张得意着,生了这样的品行不端的儿子,且有他们哭的时候。

陈根福见他说的严肃,应声道,“行,我留神盯着这事儿。”

余汉山还不知道自个儿与李秀娥的事儿已被人给知晓了,打他摆摊卖肉,每日都会精挑细选的往村尾李秀娥家中送上一块肥瘦相间的好肉。

做着买卖,收支都由余汉山自己把持着,手里宽裕,他趁着去镇上馆子里送肉,先是给李秀娥买了支银簪,后来又买过胭脂水粉等物,一来二去,总算是得了手,上了李秀娥的床。

如今干柴烈火,正食骨知髓,心里想得紧,近来每日收摊,都会躲着人,悄悄摸到村尾,跟李秀娥颠鸾倒凤一番,再回家中,却不知暗中已被人给盯上。

穆家马车的车厢里铺了厚厚的毯子,就连坐榻也极为舒适,在‘嘚嘚’的马蹄声中,余茯苓和余娇都睡了过去。

余茯苓靠在余娇身上,余娇起初倚着车厢,后来睡熟,摇摇晃晃的,就靠在了余启蛰肩上。

余启蛰怕她难受,动作轻柔的将余娇安置在怀中,让她倚在自个儿胸膛上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