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又出来个什么穆家老爷?”陈秦氏心里颇不是滋味的道,“前面才有个何家老爷,也不知道余家这是行了什么大运,攀上的贵人竟是一个接一个。”

陈柔听后想到在回春堂时,与余娇和余启蛰说话的那位年轻俊朗的少东家,不禁有些淡淡嫉妒,那余娇就靠着一手医术,竟结识了好些富贵人家,她若是也会医术该有多好。

陈根生更为关心的却是余启蛰也去乡试了,想到当年志清考中秀才却被他力压一头,有些五味杂陈的道,“看样子余五郎的身子是真的好了,若是这回又叫他中了举人……余家可就大不同了。”

陈柔一时间有些怔忡,心里竟盼着余启蛰千万不要中举,又忍不住想若他真中了举人……自个儿该当如何。

陈秦氏将给陈志清收拾好的衣衫装进了包袱里,说道,“余五郎这三年见天生病吃药,哪有心思放在读书上,他三年没进学,咱们志清肯定能比他考的好,书院的夫子一直赞志清的文章做得好,余家虽然去了四个哥儿,其他三个可都是捐钱买来的生员,到时若一个都不中,才叫人看笑话呢!”

陈志清从外面走了进来,怀中抱着书袋,里头装了下场要用的笔墨等物件,“娘,衣裳可都收拾好了?”

“好了,好了。”陈秦氏连声道,她接过陈志清递来的书袋,放在衣物上面,系紧了包袱。

陈根生拿出一个荷包,递给了陈志清,叮嘱道,“这里是二十多两银钱,阿柔的聘金也添在了里头,缺了什么,到青州你自个儿看着买,你祖母的病离不开人,爹这次也不能陪你去,遇到事儿不要贸然出头,到了青州,也莫要跟你同窗去喝花酒。”

“儿子晓得。”陈志清接过荷包,看向陈柔,笑着说道,“阿柔,大哥往后有钱了,再还你。”

陈柔轻笑道,“哥哥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若中了举,妹妹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陈志清笑着摸了摸陈柔的头,对这个妹妹他自是十分疼爱的。

又说了一会儿话,陈志清道,“儿子去拜别祖母。”

陈秦氏见他将荷包就塞在胸前,不放心的说,“银钱分开放,随身带些碎银子,余下的银子藏好,听说有些见钱眼开的贼人,专门拦路抢劫去赴考的书生,一路上万万要小心,若……真是遇着了,舍了钱财也不能……”

陈根生打断她的话,皱眉道,“少说些不吉利的话!”

他一脸正色的看着陈志清道,“好好考,爹盼着你给咱们陈家长脸。”

陈志清躬身,很是稳重的道,“儿子一定争气,爹娘放心。”

陈根生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去跟你祖母辞别吧,莫要让你妹夫在镇上等久了。”

陈志清应了一声,朝陈老太太的房里走去。

陈根生要在老太太床前尽孝道,不能陪着陈志清去乡试,与陈柔定亲的秀才李丘也要去乡试,李家有马车,陈志清便与他约好,两人结伴同去青州赴考。

到了老太太屋里,陈志清扫了一眼地上污浊的痰液,掩了掩鼻子,踮着脚尖走到床前。

陈老太太病的愈发重了,每日昏睡的时间极长,醒着时咳嗽几乎不间断,有时来不及等人捧痰盂,就将痰液吐在地上,虽有大小陈秦氏日日打扫,可一转眼老太太就又吐在地上,有时还会弄脏被褥。

久病床前无孝子,陈秦氏和小陈秦氏难免偷懒,屋里的味道着实不太好闻。

陈志清轻声唤道,“祖母,祖母,您醒着吗?孙儿来跟您辞别的。”

陈老太太费力的掀起眼皮,见是自家大孙子,她轻咳了一声,伸出手要摸孙儿。

老太太身上带着股古怪的老年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活不久的缘故,如今瘦骨嶙峋,皱巴巴布满斑点的皮肤像树皮一样的松弛,包裹着骨头,看着很是吓人。

陈志清原不想被她触碰,余光瞧见父亲陈根生走进了屋里,忙伸手握住了老太太的手,道,“祖母,孙儿要去青州赴考了,您好好的,等着孙子考完回来,孙儿给您买豌豆糕吃。”

陈老太太瘪嘴笑了起来,漏出掉的稀疏黄褐色的几颗牙齿,慈爱的道,“我孙子真孝顺,祖母等着你,等着你中个举人老爷回来。”

陈根正看着祖孙舔犊情深的这一幕,心中颇为欣慰,百善孝为先,他深觉自个儿教养的好,几个孩子都极重孝道。

陈志清将老太太的手放回被子里,又帮她掖了掖被角,淡淡笑着说,“李丘还在镇上等着,孙儿就先走了,祖母莫要挂念。”

陈老太太点头,还想再叮嘱几句,却又咳了起来,只得朝陈志清摆了摆手。

陈志清出了屋子,深深吐了一口气,接过陈秦氏递来的行囊,道,“爹娘,儿子走了。”

陈根福牵着借来的驴车已经等在院门外,要送陈志清去镇上。

陈根生夫妇将儿子送到院门外,看着驴车走远才收回目光。

住在对门的妇人瞧见了,问道,“陈嫂子,你家清哥儿这也是要去青州赴考吧?”

陈秦氏笑着应了一声。

妇人又说道,“咋不跟余家几个哥儿一道?余家四个哥儿都去青州赴考,方才好大的阵仗,也不知是什么贵人老爷竟驾了三辆马车上门接人!你家清哥儿要是跟着一道,也能受那贵人老爷的照料。 ”

陈根生听后心里很是不舒服,转身回了院子。

陈秦氏脸上的笑容也淡了淡,道,“不好麻烦人家,清哥儿跟同窗约好了作伴去青州,马车在镇上等着呢!”

妇人说那些话并无什么恶意,方才只是话到嘴边就说了出来,这会儿想到陈家当年与余家因为定亲闹得有些间隙,忙笑着说了几句漂亮话,“你家清哥儿这回怕是要中个举人老爷回来,陈嫂子往后要成了举人娘,也让咱们这些乡亲跟着风光风光。”

陈秦氏脸色这才好转,笑着说道,“举人老爷哪里是这么好中的,借你吉言,若清哥儿真中了,到时给你送红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