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儒海笑吟吟的迎着穆家二爷进了堂屋。

穆念九凑到余谨书跟前,低声道,“快去将你五弟那个会医术的小媳妇请过来,让她求我叔父帮你们解决生员一事。”

“已经解决了,林山长亲笔写的保举信。”余谨书声音中带着一丝隐秘的自得。

穆念九有些惊奇,“林山长?他不是一向不爱掺和生员的事情,厉害啊,居然能拿到林山长亲笔写的保举信!”

余谨书笑了笑,并没有说出是通过余娇才得来的。

“这下好了,咱们能一块去青州赴考了。”穆念九一向没什么心眼,知道余谨书余谨言保举信下来,开怀有人一起作伴。

与余儒海寒暄了两句,穆衍就道,“孟丫头可在?我此行来有些事想找她。”

“在的,在的。”余儒海忙不失迭的道,正要让人去唤余娇,余娇从屋外走进来。

“多日不见,穆二爷瞧着神采飞扬,容光焕发。”余娇寻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穆衍闻声哈哈大笑,十分开怀,自打背疽好了之后,他浑身轻松,身子舒爽,再也不用受疽病折磨,精神气日渐恢复,比从前看上去倒显得年轻了些。

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余娇那副伶俐的口齿可将他给气的不轻,如今倒是也会说好听话哄人开心了。

穆衍笑过后,出声道,“我这些日子一直在青州,这两日才回来,听念九说余二郎几人的保举信出了些问题,可要我帮忙打声招呼?”

余儒海还当穆家二爷专为此事登门的,笑着接话道,“劳穆二爷挂心,事情已经解决了,就是几个孩子不日就要去青州,到时还劳烦穆家二爷照拂一二。”

穆衍笑道,“这是自然,我此次回来,也是为了看护念九去青州赴考,几个孩子有同窗之谊,路上结伴而行,也可互相照应。”

余儒海听他如此说,一脸感恩戴德,“如此就劳烦穆二爷了,有您照看着几个孩子,我就安心了。”

穆衍话音一转,看向静坐在一旁的余娇,“今日来,我其实还有另外一桩事,我一位故交患了隐疾,请孟丫头跟我去一同去青州出诊。”

“敢问穆二爷的故交身患何疾?”余娇出声问询道。

长奎县本就没多少能上得了台面的大户人家,张家的事穆衍早有耳闻,所以在青州时,听说那位大人家里的夫人患疾在身,暗中打听后,便让家里的妇人极力推荐了余娇。

他此次从青州回来,陪穆念九去乡贡是小事,实则目的是为了接余娇去给那位大人的夫人看诊。

穆衍暗示道,“其实是我那故交的夫人患病在身……”

余娇心中已然明白,约莫是妇疾,她想了想,若是跟着穆衍去青州,一来能陪着余启蛰乡试,二来,还能出去转转,看看青州的风土面貌。

她没多犹豫,便应了下来,“好,穆二爷何时启程去青州,我也好打点行囊。”

见她答应下来,穆衍笑道,“今日已是初三,后日启程可好?”

余娇颔首,一日收拾行李时间已足够了。

“我阿姐随我一道去,她亦懂些医术,能帮我打下手。”余娇又道。

穆衍自是不无不应,道,“衣食住行我会安排妥当,这些你都不用担心。”

所来目的达到,穆衍便没有再多留,带着穆念九离开了余家。

将人送走后,余儒海心情格外振奋,他一辈子都没离开过青屿村这个小地方,如今余娇却能被人请去青州府那样的地方给人瞧病,若这是他亲生的孙女该多好。

余儒海将余娇留在堂屋,和颜悦色的嘱咐道,“青州不比咱们这乡下小地方,去了那里要多察言观色,小心处事,万不可得罪了人。”

余娇点头。

余儒海语重心长的又道,“咱们余家祖上是出过太医的,一直未曾与你说过,可惜后来出了些事,咱们余家就落魄了。你现在是余家人,往后出去诊病,就不要再用孟姓了,祖父无能,余家扬名杏林的担子就交付你身上了。”

听着余儒海这番话,不知道的还当余娇真是余家亲生的孙女,余娇想过往后要开间余氏医馆,只是这个余却不是眼前这个余家的余,她嘴上应道,“我记下了。”

“快去歇着吧,明日让你娘帮你收拾行李,西侧间的药草需要什么你只管去取,若是没有的,明日去镇上药铺买些备着。”余儒海一脸慈爱的道。

余娇回了东屋,跟宋氏几个说了她要去青州出诊的事儿,刚说完,余茯苓就一脸开心的道,“太好了,这样你岂不是就能跟小弟一起去青州?”

紧接着,她又期期艾艾的看着余娇,问道,“我……我能不能跟着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