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儒海如此低声下气的样子倒是少见,只是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路数,余娇可不吃。

“您这可就难为我了。”余娇淡淡道,“我觉得方才蛰哥儿的话颇有些道理,您倒是可以参考参考。”

见余娇仍是拒绝,余儒海脸色淡了淡,有些不悦的道,“不过是叫你去林山长家走一趟,成与不成,另行再说,你这么推三阻四的做什么?”

“我与林山长非亲非故,说起来四哥儿他们是县学的学生,亲去找林山长岂非更合适?”

余娇说了这话,走上前,从袖中拿出二十五两诊金放在了桌上,道,“这是昨夜看诊的五成诊金,我和茯苓姐一宿未睡,着实困倦的厉害,就先回房补觉了。”

说完,一手拉住余茯苓,带着她转身朝堂屋外走去。

余儒海瞧着桌上的诊金,一时间又不好强硬起来逼着余娇去林家。

余谨书却是忍不了,想去拦余娇,却被余启蛰挡住去路。

余谨书气恼的盯着余启蛰,“你让开!”

余启蛰纹丝未动,仍旧挡在他的身前,“二哥堂堂七尺男儿,何故一出事就要推女人出面解决?余娇既写在二房名下,这个妹妹你们不认,我却是要护着的。”

“余启蛰你什么意思?”余谨书脸色铁青,怒火冲天的道,“你让不让开?是不是想挨打?”

余启蛰桃花眸中划过一抹冷厉,薄唇微勾,冷笑道,“二哥若是手痒,自当奉陪。”

余谨书顿时暴跳如雷,挥圈就朝余启蛰身上打去,宋氏在一旁吓得惊呼一声,惊慌失措的就要去拦。

余启蛰抬手一把攥住了余谨书的挥过来的拳头,使了暗劲用力一拧,余谨书顿时痛叫出声,疼得五官扭曲。

赵氏原本冷眼看着,心下还想让谨书好好收拾一顿二房的病秧子,哪想到下一瞬就变成了自己儿子痛叫,怒骂着道,“小畜生,你连兄长都打?你还不快给我放手!”

余启蛰压低声音在余谨书耳边冷冷道,“二哥还是跟小时候一般,不堪一击!”

言毕,余启蛰松开了手,朝后退了半步,没有理会赵氏的骂声,转身离开。

余谨书揉着肩膀,脸色难看到极致,余启蛰方才的话令他想到小时候,余谨书体弱多病又整日呆呆的,可偏偏一开蒙读书,他却是兄弟几个里最受先生喜爱的。

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五弟,日常背着大人对他拳打脚踢,余启蛰若是敢跟大人说,下一顿他会打的更狠。

有一回被二伯母给瞧见了,哭闹了一场,害得祖父罚他抄了一百遍兄友弟恭四个字。

后来,他寻到机会,叫上了村里的几个玩伴,将余启蛰骗到村外树林里,想要好好修理一顿,结果却被当时比他矮半头的余启蛰摁在地上锤的鼻青脸肿。

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活活要被掐死,几乎窒息的恐惧感,这么多年他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可现在却重现在他眼前,清晰得仿佛昨日才发生过一般。

他记得快要被掐死的时候,余启蛰坐在他身上,那张脸是面无表情的,那双细长的眼睛里,冰冷得没有任何感情。

余谨书想到那一幕,遍体生寒,背后浮上冷汗。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你说话,你别吓娘!”赵氏见余谨书久久不作声,摁着肩膀发呆,吓得有些脸色发白,伸手推了下余谨书。

余谨书回过神来,白着一张脸道,“我没事。”

赵氏愤愤的看向宋氏,发作道,“二嫂,这就是你教养出的好儿子,还有孟余娇,你就这么管教女儿的?任她毁了二哥儿和四哥儿的前程?”

宋氏不想跟赵氏吵嘴,照着余娇先前话里的意思道,“弟妹,孟丫头也是没法子,是那位张老爷欺人太甚,怎能说是余娇毁了二哥儿他们的前程。”

不等赵氏说话,她就朝余儒海和余周氏道,“爹娘,饭已经烧好了,我去灶房盛饭。”

说完,就朝屋外走去,不理会身后气急败坏,骂骂咧咧的赵氏。

余谨书三人的生员名额解决不了,余儒海哪里有些心思吃饭,他一脸愁容,颇有些无奈的道,“谨书,你们还是快些去找张夫子,看看可还有转圜的余地。”

余谨书仍想着让余娇去找林山长,但是见余儒海的意思,分明不打算强逼着余娇去林家,只得应了一声。

三人重又拿着银子,出了家门。

到了半下午,三人才从外面回来,见他们丧眉耷眼,神色萎靡,余儒海便心知事情没办成。

“张夫子收了银子,将我三人带去张家求见张老爷,倒也进了张家门,可张家下人一直推说张老爷在忙,让我三人在院中凉亭等着,我们三个灌了一肚子茶水,根本就没见到张老爷的面。”余谨书满含怨念的道。

早上就没顾得上吃饭,三人饿的饥肠辘辘,只能喝茶,张家下人倒是殷勤,没了茶水便给添上,结果三人喝了太多茶水就想去茅房,张家下人却推说府中的茅房正在修整,三人实在内急,就只得狼狈离开张府,去外面寻茅房。

如厕后,再想进张府求见张老爷,守门的家丁却翻脸不认人,如何都不肯让他们进府。

余儒海听后一脸颓然,那张家老爷此种行径,摆明了不愿对此事罢休,一时间又是心疼那百十两银子打了水漂,又是愁三人不能乡试。

他在心中安慰自个儿,好歹五哥儿能下场,朝余谨书三人摆了摆手,“你们先下去歇着吧。”

余谨书抿了抿唇,负气道,“祖父为何不逼着孟余娇去求林山长为我们三人通融?莫不是真要我们再等上三年不成?”

赵氏抹泪哭闹道,“爹,谨书年纪不小了,又被退了亲事,可耽搁不了三年了,您一向最疼谨言,他们可都是您的亲孙子,若是不能乡试,前程可就全毁了,说什么您也得逼孟余娇那丫头去把举荐信给求来。”

她又看向余周氏,“娘,您倒是说话呀?孟余娇可祸害了二哥儿四哥儿的前程,您怎么也不替他们做主?”

余周氏自是满心替余谨书和余谨言打算的,还未等她说话,余儒海已皱着眉头,被赵氏哭闹得心烦意乱,不耐道,“逼她去?你说的倒是轻巧,你看看她的性子,你要是能逼得她去找林山长,你去!我早就与你说,少惹她,你若是待她平日和善,今日就不会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