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娇点了点头,见情况危急,顾不得与江大夫多说,跟着侍女进了产阁。

产婆正急的满头大汗,不停的催促人换热水,听侍女说林老爷请的女医到了,她忙回身看去。

“哪位是余女医?”见余娇和余茯苓都年纪颇小,产婆有些拿不定的问道。

余娇走到床前,出声道,“我是。”

“余女医,您快想想法子,林小姐才开了三指,孩子实在产不下来,羊水已经破了,再这样下去,婴儿就要胎死腹中了。”产婆一脸焦急的道。

床上已经筋疲力尽的林霜听到女医和胎死腹中这几个字,恢复了一些精神,微微抬起头朝余娇的方向看了去,伸出了素白的手,“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余娇朝病床上的林小姐看去,见她脸色苍白,唇上几乎都没了血色,发丝几乎都已经被汗水打湿,双眼涣散,眸中已经没有光亮,余娇忙将手搭在了她的脉上。

“林姑娘,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余娇见林霜眼睛微微闭起,小声喊道。

林霜眼前昏昏沉沉,几乎就要支撑不住,她听到一个声音在提醒她,“林姑娘,你不能睡,为了肚里的孩子,你一定要坚持。”

紧接着她就感到眉心一痛,整个人清醒了不少,她咬了咬唇,努力保持清醒,抬起无力的手,紧紧的抓住了余娇的衣袖,声音几不可闻的道,“救……救救……我的孩子,如果……请保住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求求你……”

余娇手中捏着银针,一边刺向林霜的穴位,一边出声道,“林姑娘,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接下来你要听我的。”

她的声音清亮且缓和,带着安抚人心的味道。

林霜艰难的点了点头,可是身体里不断流失的无力感,让她越来越虚弱。

“我用银针刺穴帮你恢复力气,你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如果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生下孩子,你和孩子都会平安。”余娇说着,伸手朝余茯苓取过针囊,五指间夹满了细如牛毛的银针。

她沉声提醒道,“来了!”

话音落下,双手五指齐下,一瞬间,数十枚银针刺在了林霜的身上。

余娇从怀中拿出一方手帕,对林霜高声提醒道,“张嘴。”

林霜脑中一片浑噩,已经不能思考,下意识的配合做出动作,余娇将帕子塞进了她的嘴中,道,“咬住,朝腹部使力,拼尽全力。”

她回身看向产婆,见产婆还在怔愣,皱眉冷声呵斥道,“还不快接生!”

产婆立时回过神来,忙掀开被褥,着手准备接生,对床上的林霜道,“小姐,用力,再用力!”

林霜双手紧紧揪着身下的被褥,原本已经没有力气的她,在余娇的银针刺下后,体内的无力感逐渐消失,恢复了一些气力,她咬紧嘴里的帕子,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将全身的力量都使在腹下。

余娇对一旁的余茯苓低声道,“去让江大夫准备补气血的汤药!”

余茯苓应声,快步朝产阁外走去,推门走了出去,向江大夫转达了余娇的话。

在院中来回踱步的林甫,赶忙朝余茯苓问道,“小女怎么样了?余女医能保住小女的性命吗?”

“我……我不太清楚。”余茯苓也不知道林小姐能不能顺利生产,不敢多说。

一直站在产阁窗旁,担心得脸色泛白,嘴角起了燎泡的年轻男子,来到余茯苓面前,双目泛红的道,“劳烦姑娘转告余女医一声,若是……请保大,不要听霜儿的,一定要保住霜儿的命!”

就在这时,产阁内传来产婆惊喜的呼声,“开了,开了!快送热水!”

年轻男子闻言,忙朝屋外的丫鬟道,“快送热水,让灶房赶紧送热水来!”

屋内,产婆已经顺着开了的宫口看到婴儿的屁股,她抱过早先准备好的被褥,对一旁的丫鬟道,“垫在小姐屁股下面。”

几个丫鬟手脚麻利的在林霜的屁股下面垫了三床厚褥子。

产婆又道,“快把小姐扶坐起来。”

丫鬟也连忙照做,林霜坐起来的那瞬间,产婆双手压在她的腰上,大力朝前一推,同时在林霜的肚皮上做出挤压的动作。

林霜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闷哼,产婆却惊喜道,“成了。”

“小姐,孩子的腿已经出来了,吸气,用力!”产婆惊喜的托着婴儿露出的半截小腿。

刚才的堵臀顺位,已经令林霜疼得失去了力气,见她体力不支,后续无力,余娇皱了皱眉,手指落在银针上,朝下一压,再次刺激林霜的穴位,同时出声道,“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