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47章很是奇怪三更

余周氏心里不太舒服,道,“那丫头倒知道对二房的人好,可惜是个忒爱记仇的,你爹平日里对她也不错,给二房人人都买了布料,却不孝敬长者,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心的!”

余儒海听后不免烦躁,眼瞧着余娇对二房的人好,他心里十分有落差。

当初要不是他做主给五哥儿买了孟余娇回来,二房哪里会有这个福气?

“你们少说两句,我早说过那丫头聪慧,又是不吃亏的性子,让你待她好些,你若真心待她好,今个的布料就不会没我们的。”余儒海反倒埋怨起余周氏来。

余周氏听了他的话自然不太高兴,起初分明是他想拿捏孟余娇,她不喜孟余娇也是她先没规矩在先,要没有爬谨言床那出事,她兴许还能待孟余娇有三分好颜色,出了那样的事,孟余娇便是再有本事,她也不喜。

余周氏却不敢将这些话说出来,只道,“我又没曾苛待过她,哪家的闺女媳妇有她放肆?”

赵氏在一旁帮言道,“爹,这可不怪娘,是孟余娇太过任性,总不能让娘把她当成姑奶奶伺候吧?”

余儒海淡淡觑了她们两人一眼,叹气道,“如今是没人再上门找我看诊了,咱们余家都系在她一人身上,日子还长着呢,再这样下去,二房落一屋子好东西,也轮不到你们。”

余周氏和赵氏脸上各有所思。

西屋,张氏逗弄着王梦烟怀里的小丫头桔梗,感慨道,“二房的好日子来了,这人啊,还真是不能看眼下。”

前些时候,余梦山摔断腿,二房日子眼看着就过不下去,宋氏整日抹泪,风水轮流转,现下二房好光景,欢声笑语不断。

王梦烟知道她这个婆婆没啥坏心眼,说这些话也就是羡慕,绝不会像三房那样眼红,她笑着道,“等三哥儿考中举人,娘的好日子也就来了。”

提到余知舟,张氏不免心酸,“我和你爹没本事,别人乡试都有体面衣裳,只有咱家知舟寒酸。”

王梦烟正要安慰她,外面传来了敲门声,王梦烟抱着孩子起身去撩开了竹帘子。

余茯苓抱着竹青色的布匹笑盈盈的走了进来,脆生生的道,“大伯母,梦烟嫂子,这是余娇给三哥儿挑的布料,说是快乡试了,不能人家都穿得光鲜亮丽的,咱家三哥儿没体面衣裳。”

张氏脸色瞬间好转,压根没想到二房竟还记挂着他们家知舟,原还特意给知舟买了一身布料做新衣。

她接过余茯苓手里的布匹,欢喜的道,“这怎么好意思……三哥儿要乡试,这布料实在是雪中送炭,伯母就不客套了,你帮大伯母跟孟丫头道声谢。”

“伯母别客气,咱们都是自家人,不该厚此薄彼,二哥儿和四哥儿都有新衣裳,总不能缺了三哥儿的。”余茯苓有心让大房念着余娇的好,道,“是余娇想的周到,她虽然年纪小,但是个有心的。”

张氏这会儿满心感激余娇,笑着道,“可不是嘛,我先前还跟你娘说那丫头是个性子好知恩的,多了这么个知冷知热又孝顺的好女儿,往后你出嫁了,你爹娘也有依靠。”

余茯苓又从怀中摸出两个装在纸包里的包子,塞给了王梦烟怀,“大嫂,这是我们从镇上带回来的肉包子,还热乎着,给小桔梗吃。”

王梦烟接过后,对怀中的小桔梗柔声道,“快谢谢姑姑。”

小丫头伸手去抓包子,稚嫩软糯的道,“谢谢姑姑。”

她口齿尚不清晰,直将姑姑唤成了‘蝈蝈’,惹得余茯苓一阵笑。

余茯苓走后,王梦烟将包子用手撕成小块往小桔梗嘴里喂,小丫头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也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竟只吃馅儿再将皮儿吐出来。

张氏见状笑的合不拢嘴,爱惜的抚着床上竹青色的布料,道,“孟丫头是个好的,真是有心了,竟还惦记着知舟,也不知该如何谢她是好。”

王梦烟一边教育小桔梗不能只挑肉馅吃,一边道,“娘说的是,两好搁一好,她是个心如明镜知好歹的,咱们也真心对她好就成了。”

张氏点了点头,想起旁的事情来,道,“你二叔说做油纸伞去卖那事儿你怎么看?”

张氏已跟余知行说过制伞的事儿,王梦烟也听说了,她道,“我琢磨着这事儿可行,相公虽然学问一般,但也能作画,况伞面上的画又不是买去收藏的,未必要多好,只要看着好看就成了。”

“我和你爹也觉得可行。”张氏低声道,“孟丫头能挣钱,你二叔牵头来问这事儿,我私心觉得也是想帮咱们大房一把。”

王梦烟点头。

张氏还有一层顾虑,她瞥着堂屋的方向道,“虽然买纸和桐油要不了几个钱,可我和你爹手里根本没私房,咱们大房又比不得三房,就怕你爷你奶不舍得从公中给咱们这个钱。”

王梦烟心思灵透,出声道,“这也不怕,二叔既然私下来问你,就算爷跟阿奶不出这个钱,二叔那边也是有法子的,若这个钱二叔从余娇那里拿了,等赚了钱,咱们先将这个钱还给余娇,不叫二叔他们吃亏就行了。”

张氏顿觉豁然开朗,当下就去找余樵山商量,让他去给余梦山回话。

晚间吃饭的时候,余汉山才从外间回来,他今日借了一面铜锣,去附近村子里吆喝宣传猪肉摊子的事了。

宋氏把余娇他们带回来的包子拿了出来,她和余梦山在房里的时候,已经一人吃过一个肉包子,桌上一人匀了一个,一顿饭吃的倒算和谐。

余娇原想着买了这么多布料,赵氏和余周氏兴许眼红会找茬,却没想到两人竟都没发难,余周氏甚至还主动示好,问及他们今日去法华寺玩的如何,余娇不免意外。

别人给她好脸色,她也不是那种冷脸膈应人的人,和气的回应了一句。

法华寺禅房,身穿素色僧袍的年轻男人斜倚在榻上,波诡艳丽的丹凤眸淡淡的瞅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黑衣人恭敬回话道,“程公,余公子这段时日并未接触过什么高人,只是与余公子一道上山来的那两名女子中有一个名叫孟余娇的女医,余公子的毒多半是她解的,只是这女子很是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