伙计带着一个穿着短褐的老头走了进来,朝余娇道,“姑娘,马车已经给您叫来了,这是车夫,车钱你们商量。”

车夫年纪虽然有些大,但为人老实,不是那等漫天要价的人,他的车厢虽然有些破旧,但是空间很大,知道是去青屿村,要了二十五文。

余茯苓往回压了压价钱,考虑车夫要走一个来回趟,最后商定车钱为二十文。

店铺里的伙计帮忙将布匹装上,这些布料共花了四两七钱,比余娇想象中要便宜一些。

装完布匹,车内三人挤挤勉强能够坐得下,余娇本就不在意男女之嫌,余茯苓则是有意让余娇挨着余启蛰坐。

“各位坐好,咱们这就走了。”车夫跳上车沿,扭头对着车厢内的余娇三人说罢,扬起马鞭,马车便动了起来。

因惯性余娇身子往后摇摆了下,整个人几乎贴在了余启蛰的胸膛上。

余启蛰抬手扶住了她的臂肘,低沉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小心些。”

他的声音近在咫尺,仿佛就贴在耳边,余娇甚至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身子不由僵了僵,脸上一热,快速坐正,离开了余启蛰的怀抱。

为了缓解尴尬,她撩开了车帘,看向外面。

娇软的身子撤开后,余启蛰有些怅然若失,克制的收回了扶着余娇手臂的大掌。

见街边有卖包子的摊子刚开笼,正冒着热气腾腾的白雾,余娇不免有些嘴馋,出声对车厢外的车夫道,“劳驾,稍停下,我买几个包子。”

车夫‘吁’的一声,停下了马车。

余启蛰坐在最外面,他先撩开帘子,跳下了马车,将手递向余娇。

余娇只犹豫了一瞬,便将手搭在他的掌心,扶着余启蛰的手下了马车。

站在热气腾腾的笼屉前,余娇脸上带笑,问道,“都有什么馅儿的?”

卖包子的小贩忙热情招呼道,“素馅有韭菜,萝卜、豆腐荠菜的,肉馅是猪肉白菜的,姑娘要几个?”

“一样各要五个。”余娇爽快的道。

小贩听她买这么多,笑的合不拢嘴,忙用纸袋给余娇装好,又特意送了两个素馅的包子。

余娇付了钱,和余启蛰抱着包子正要回车上。

一个穿着蓝布衫的男人突然走上前来,“女大夫,竟又碰到你了。”

余娇看向说话的中年男人,并不认识,疑惑出声道,“你是……?”

中年男人忙道,“姑娘今个在我们面馆吃了面,我是面馆的掌柜。”他从荷包里数出十五文钱,朝余娇递去,“先时有些慌乱,姑娘走后,我才知道店里的伙计收了您的饭钱,多亏您在面馆出手相救,才让小店免了无妄之灾,没受什么损失。”

面馆是这中年男人自己开的,余娇离开的时候,他尚未反应过来,后来知道伙计收了她的面钱,很是懊恼,若不是她出手施救,说不得那被面条噎住的男人就真的死了,后果不堪设想,中年男人一下午都记挂着这件事儿,没想到馆子打烊后,竟在路上遇见了余娇。

余娇没收他的钱,深感这掌柜人心质朴,她笑着道,“吃饭付钱天经地义,我不过刚好在场,举手之劳,掌柜不用念在心上。”

中年男人却说什么都要将饭钱给余娇,一旁的余启蛰出声解围道,“马车还在等着,我们该走了。”

“天色不早,掌柜您也早些回家吧。”余娇笑着说完,和余启蛰一同往马车走去。

中年男人只得作罢,追问道,“女大夫您家住哪里?”问过后,又怕唐突,他补充道,“日后若是家里人有病,我好上门求诊。”

余娇一边上马车一边回头跟中年男人道,“青屿村,姓余。”

面馆掌柜在心中默记下,想着等日后家人或是亲戚有生病的,便让他们去青屿村找余姑娘看诊,毕竟这世道女子行医多艰难,女大夫很是不容易。

这一个小插曲,令余娇的心情很是愉悦,碰到秉性淳朴善良的人,会令人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

余茯苓见她和余启蛰怀中抱了这么多包子,不免又有些心疼钱,出声道,“你呀,花钱大手大脚的,再有钱也要精打细算着。”

余娇笑了笑,将一个肉包子塞进了她的手里堵她的嘴,“想带回去让宋婶也梦山叔也尝尝,就多买了些。”

余茯苓果真不做声了,越是相处的久,她越觉得余娇的性子好,对人也好。

余娇探出手给前面的车夫递了个肉馅的包子,“老伯,您也吃个垫垫肚子。”

驾车的老头没想到自己也有份,客气的推辞了下,余娇将包子塞进了他的手上。

老头闻出了肉味,没舍得吃,找出帕子裹好,塞进了怀里想要带回家留给小孙子吃。

马车再次徐徐行驶起来,余娇三人在车厢里啃着包子,大抵这世道的商贩还没那么奸诈,皮薄馅多个儿也大,小贩的手艺很不错,余娇只吃了一个肉馅的包子便有些饱了,和余茯苓两人又分了一个荠菜馅的包子。

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车夫老伯帮着将布匹从车上卸了下来,见三人抱着这么多布料回来,赵氏伸着脖子盯着看。

宋氏看着屋里堆叠的布料,吓了一跳,“这是打哪来的?”

余茯苓出声道,“余娇买的,咱们一人做身新衣裳,小弟两身。”

“这孩子真是的……买这么多布得花多少钱啊!”宋氏虽然高兴,但和余茯苓一样心疼钱。

余茯苓已经出声开解道,“您可别数落她,这是她孝顺,换个人指定不舍得给咱们买。”

余梦山没想到也有他的份,高兴得不知所以,见余娇走进来,笑着道,“孟丫头有心了。”

堂屋里,余儒海和余周氏眼见布料都进了二房,根本没他们的份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赵氏虽然眼馋,却不敢再明目张胆的去抢余娇的东西,只酸溜溜的在老两口跟前道,“二房发达了,爹给他们认了个好女儿,瞧瞧这出手阔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将布店搬家里来了,听说是二房每个人都有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