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换个角度来说,却算是不四处留情的好男人。

“都怪祖父,我好好的弟媳妇儿,偏生变成了妹妹。”余茯苓不满的抱怨道。

余娇轻笑了下,便是没有这一茬,她也不会成为余启蛰的妻子,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她这里不作数,她若甘心嫁人,必要真爱。

“镇上卖布的铺子在哪儿?”余娇出声问道。

余茯苓被转移了注意力,她道,“在南怀街上,过个路口便到了,你要买布?”

余娇颔首,从袖中抽出被撕破的那五十两银票,道,“先去钱庄,将这张银票兑换了。”

“这还能换成银子吗?”余茯苓从没用过银票,根本不知撕烂的银票还能用。

“我也不知,试一试吧。”余娇觉得既然有银票流通,应是可以的,毕竟银票这东西虽携带方便,难免不小心就会弄破,她绝不会是第一个撕烂银票的。

余启蛰给了两人肯定答案,“我在书上看到过,钱钞破损是可以兑换的。”

种田的穷苦百姓,几乎一辈子都见不着银票,顶多攒些银子,不止余茯苓一人觉得银票破了就不能用,余家人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然余汉山也不会见余娇撕银票就急了。

余茯苓深觉长了见识,小声叮嘱道,“这银票要是能使,千万别跟三叔和祖母他们说。”

余娇点头。

三人去了钱庄,余娇将银票递给钱庄的伙计,“这银票被我不小心扯烂了,能兑换吗?”

伙计接过银票,见只是烂了一条缝隙,并未为难,点头问她道,“姑娘是要兑成银两吗?”

余娇手里还有二十多两银钱,并不着急将银票兑成银子使,也嫌银锭子太沉,于是道,“不了,还是存在钱庄里。”

伙计填写了凭据,让余娇用朱砂摁了手印,将一张新的银票交还给余娇。

换了新的银票,余娇妥善收起来,三人去了南怀街的布店,柜台上一匹匹颜色花纹各异的布料看得余茯苓眼花缭乱。

家里的缝制新衣裳都是紧着几个哥儿,女儿们根本轮不着,余茯苓也就小时候过年穿过新衣,那时候宋氏手里还有些陪嫁,逢过年便咬牙拿出些银钱给余茯苓也做件新衣裳穿。

这些年宋氏手里的陪嫁早就花光了。

余娇并不熟悉这里的尺匹的算法,直接朝店内的伙计询问道,“一匹布能做成一身衣裳吗?”

伙计闻言笑着给余娇解释道,“一匹布能做五身成年男子的成衣,尚余三尺。”

余娇了解后,对余茯苓和余启蛰道,“你们各选两匹自个儿喜欢的花色,一人扯两身衣裳的布料,对了,茯苓姐,你再给宋婶和梦山叔也各选一样花色。”

余茯苓被她这阔气的口吻,弄得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不敢置信的道,“余娇,你是说要给我和小弟,爹娘都买布料做新衣?”

余娇点头,笑着道,“是,我看家里人都该添置新衣裳了。”

余茯苓又惊又喜,余娇能有这份心,她已很是欢喜了,虽然余娇手里有钱,但毕竟是她自个儿挣的,做新衣裳固然高兴,可就这么大手大脚的花余娇的银子,余茯苓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她赶忙拉着余娇的手道,“不用了,你给自个儿买匹料子就成了,我和爹娘都有衣裳穿。”

“我如今也是宋婶梦山叔的女儿,哪有自个儿穿新衣的道理?我孝敬他们的,你可不许管。”

余娇知她本分懂事,笑着开解道,“我喊你阿姐,你还当我是外人不成?三婶给余谨书和余谨言都做了新衣,蛰哥儿也要乡试,自然也要有体面的衣裳,你别跟我客气,若是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帮我帮我把衣裳做了,你也知道我的针线实在拿不出手。”

听余娇这般说,余茯苓才不再客套,但仍是道,“我只选一个花色就够了。”

余娇只好随她去了,转头看向余启蛰,“你挑两个喜欢的花色。”

余启蛰没有如余茯苓那般客套,只是他不是女子,对穿的挑不出什么好看不好看来,指着鸦青色的料子道,“就这个吧。”

余娇选了湖蓝色和蜜合色带云纹的料子,余茯苓选了烟霞色,两人商量着给余梦山选了松褐色的料子,宋氏则是茶色。

伙计原本见三人衣着朴素陈旧,没想到竟一口气要了这么多布料,喜得直咧嘴,殷勤的问道,“可要帮姑娘叫辆马车送回家里?”

这么多料子,三人抱着回去着实累赘,余娇正要点头,余茯苓却不太舍得,买这么些布料已是不少钱,她小声阻止道,“咱们抱着也能拿完,雇马车还要花钱。”

余娇笑了下,“不成,我娇气,怕累着。”

她对伙计道,“劳烦你帮忙雇辆马车。”

伙计忙应声,去了外间找马车。

余娇想了想,又挑了一匹竹青色的布料,道,“这个花色也扯一身男子成衣布料。”

余茯苓好奇道,“怎又买了一匹?这都好多布料了……”

“余知舟不是也要乡试,看在大伯的份上,买给他的。”先前上山采药,没少麻烦大房,余娇虽然心里看不上余知舟,但是看在大房其他人的份上,姑且将他也捎带上。

余茯苓忍不住抱着余娇的手臂,由衷的道,“你可真好!大伯母要是知道了,指定高兴!三婶昨个那般炫耀,大伯母心里正憋屈呢。”

余娇笑了笑,余茯苓搂着她手臂的这份亲昵,意外的令她挺喜欢的。

余启蛰却拧了拧眉,虽然现在的余娇与从前的性子并无半分相似,他几乎已经也快要忘了当初余娇勾引余谨言那件事,可到底发生过,他不喜欢余娇对余知舟几人好。

看着余娇面上的笑容,余启蛰克制的没有做声。

余娇根本不知余启蛰心中所想,考虑到她来的那个世界,每逢考试,就会提前买一些试卷专题什么的,余娇朝余启蛰问道,“笔墨什么的,可有还要买的?快要乡试,是不是还要再买些书?”

余启蛰见她满心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心中微甜,方才那丝不高兴一扫而空,摇头道,“没什么要买的,家里的书已经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