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你先去问问大哥大嫂。”宋氏也出声催促道,她方才在灶房听见东屋吵嘴,虽然油纸伞这事儿不一定能成,至少也能让张氏消消火,妯娌多年,大房没少帮衬二房,尤其是余梦山摔断腿那些日子,多亏了大房帮着照料,宋氏打心眼里盼着大房也能好。

余梦山去了西屋,张氏因与余樵山吵了嘴,屋里气氛正冷着,余梦山说出来意后,张氏很是心动,她心里不好受,是因为瞧着二房和三房都有了挣钱的门路,才慌的厉害。

做油纸伞这主意,好歹是条挣钱的门路,且要不了多少本金,只需买些伞纸,刷上桐油就成了。

张氏顾不得再余樵山生闷气,叫出屋里的余知行,三人商量了好一会儿,打算等与余知舟回来,再做决定。

缝补好被褥,夜已深了,宋氏知道她们明日要去法华寺,催促余娇和余茯苓去睡觉。

-

敕乐山山石高耸,迤逦叠翠,群峰环拱,气势恢宏。上山的夹道旁高悬瀑布,浪击石音,溪流淙淙,巨石卧佛,规整肃穆,令人心生敬畏。

余茯苓很是兴奋,拉着余娇的手,举目观望着四周,时不时惊叹一声,余启蛰跟在两人身后,间或出声提醒小心石阶。

三人用过早饭,就出发来了法华寺,路上走走停停,倒也不累。

山道两旁有异草奇花,又有茂林修竹,风景宜人,山间尚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四周景致令人心旷神怡,余娇深觉是该多出门来走走,连日来心中积攒的郁气,在这空旷明净禅意环绕的山间都消失殆尽。

行至半山腰有一处凉亭,三人又坐下,歇了一会儿,才继续往上爬。

法华寺坐东南,朝西北,依山拾阶而建,进门便是供奉着金色大佛的正殿,两侧立有怒目环视的四大天王,殿后还有韦陀菩萨覆掌按杵而立,威武异常。

其他殿阁依山层层升高,依次是天王殿、大雄宝殿、大悲殿,东西两侧是朱红色的回廊,回护三大殿两侧。

余茯苓进门就虔诚的跪在蒲团上给金身佛像磕头,口中还默念有词,诚心还愿。

寺庙香火鼎盛,虽然不年不节,但来参拜的人还是极多的,檀香扑鼻,大有静心安神之效。

余启蛰在余茯苓拜完佛像后,领着两人从东侧回廊行至大雄宝殿,殿内有数十位僧人正在敲木鱼念经,余茯苓一脸敬畏的将晨起时宋氏塞给她的五个铜板都塞进了殿旁置放的布施箱中。

余启蛰寻了一位接待香客的小沙弥,与他低语了几句,小沙弥双手合十朝他做了个揖,领着三人穿过祈愿龟池,去了后院。

“阿姐,你和余娇在院外逛逛,我先去见过慧觉大师。”余启蛰出声道,“后院禅房是法华寺僧人静修居住之所,女子进出多有不便。”

余娇和余茯苓点头,两人瞧见院旁有纳凉的石桌石凳,便坐在石桌旁等余启蛰。

小沙弥带着余启蛰进了院中,走至居左的禅房,抬手叩了叩门,出声道,“慧觉方丈,有位余施主想要见您。”

禅房内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小沙弥闻声朝余启蛰作揖离开。

不一会儿,禅房门从内打开,露出陆瑾的脸来,他脸上隐含忧虑之色,面容竟比前次见到时要憔悴许多。

他朝余启蛰道,“师弟你来了?”又见余启蛰身旁没有跟着其他人,不免问道,“那位高人你没带来吗?”

余启蛰见他这副形容,心中隐含担忧,“师父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