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到崖石尽头,石岩夹缝中一抹青翠欲滴的绿色映入两人眼帘,余娇杏眸一亮,小脸露出欣喜的笑容来,“找到了!”

余启蛰看向那药草,只有两片叶子,肥厚圆润,水盈饱满,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

余娇从草篓这里拿出一只装满水的小瓮,用小铲将整株瑶草挖了出来,装进了瓮中,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仰起小脸对余启蛰笑着道,“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运气真好。”

余启蛰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弯了弯唇角,余娇收拾了下,两人撑着伞朝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比上山时候还要难走,翻过山头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山林被雨雾遮得有些看不清脚下的路。

余娇看着两人不知什么时候紧紧牵在一起的手,出声道,“去山洞过一晚,明日天亮了再下山。”

“好。”余启蛰应声。

两人摸索着找到了余樵山之前带余娇去过的山洞,踩在洞内干燥的土地上,叫人浑身一松。

将伞和草篓放在地上,余娇抓了些干草和木柴,用火折子点着,对浑身湿透的余启蛰道,“把衣服脱下来烤干再穿。”

余启蛰穿了两件外衫,他脱了一件,用树枝撑在火堆旁。

余娇在草堆里扒拉了一会儿,找出周祥他们留下的小铁锅,去山洞外装了些雨水,架在火堆上煮。

余启蛰见她一直忙活,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臂,道,“坐下,把衣服烤干。”

“我……看看草篓里带的饼子还能不能吃。”余娇说完,余启蛰的手却没有松开,强势的拉着她坐在了火堆旁,他站起身走到草篓跟前,翻出余娇装在里面的饼子,面饼已经被雨水泡烂,糊得不成形状。

“好像是不能吃了。”余娇见状道,“你饿吗?”

两人从上山到现在都未进食,余启蛰摇了摇头,“不饿。”

“等下水开了我们多喝一些,喝饱了撑到明天天亮就能下山了。”余娇看着火堆上的小铁锅笑着道。

余启蛰重新坐回到火堆旁,听了她的话后,也笑了笑,“好。”

不大一会儿,铁锅里的水煮开了,两人上山的时候都没有带水囊,只能就着铁锅直接饮。

晾了一会儿,余娇先将水递给了余启蛰,“你先喝,暖暖身子。”

余启蛰将小铁锅推向余娇,不等余娇说话,就道,“我没你想的那么虚弱,这个时候,身为男人应该照顾女子。”

余娇闻言杏眸微弯,不再推让,低头饮了一些热白开,只觉得被雨淋得透心凉的身子瞬间回暖舒爽了许多。

她将小铁锅递给余启蛰,见他只是脱了一件外衫,其余衣裳还都湿淋淋的穿在身上,她好心道,“你可以把衣服都脱下来烤干,我保证不偷看。”

余启蛰抬眸看了她一眼,咽下嘴里的热水,摇头道,“不用。”

余娇眯着杏眸,勾唇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戏谑道,“你怕什么?害羞?我都不怕你脱衣服耍流氓,你一个大男人这么胆小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