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10章心疼欢喜五更

从前是他不愿计较,陈柔的所作所为,娇柔作态,都与他没有半分干系,如今欺负余娇却是不行。

陈柔和陈盈都惊住了,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呆愣愣的站着,直到余启蛰走远,陈盈才气的跺脚,“他什么意思?阿柔姐你好心关心他身体,他怎么能这么对你?”

陈柔心里也十分难受,如何也没想到有一日会在余启蛰的口中听到这些话,心下难以接受,余启蛰虽然性子清冷,但待她从来都是彬彬有礼,温和的,她一直以为余启蛰对自己情根深种,怎突然就转了性子,竟为了孟余娇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冲喜媳妇这般跟自己说话。

陈柔清婉的小脸再维持不住柔美,脸色变得难看,好半晌才僵硬的道,“他与孟姑娘是夫妻,自然护着她,我如今只是外人,阿盈我们回家。”

“看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你青梅竹马长大,转眼说向着旁人就向着旁人,阿姐你以后莫要再搭理他个没心肝的。”

这方陈柔陈盈愤愤不满的走了,那边余启蛰快步追到了山脚下,才赶上余娇。

余娇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见是余启蛰,当即皱起眉头,小脸隐含关切,道,“你来做什么?也不撑把伞,你这身子骨经不得风吹雨打,你是不是又想病了?”

被余娇这么连声责备,余启蛰面上不见不快,反倒心底暗暗欢喜,清隽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有些憨的笑容来,“你一人上山我不放心,我陪你一块去。”

余娇闻言,心中一软,语气缓和了不少,将手中的雨伞遮在余启蛰头顶,“那也不能淋雨,你这破筛身子,哪经得起折腾,出门也不知撑把伞。”

“无妨,我穿的厚。”余启蛰还故意撩开衣袖给余娇看他穿了好几件外衫。

余娇哭笑不得,“你是不是傻,穿这么多淋了雨更难受,全都漆在身上,凉气都灌进身子里了。”

她将伞塞进了余启蛰手里,“你快回家吧,我一个人上山没事的,别瞎担心。”

余启蛰接住伞,指尖划过余娇的掌心,觉出她的小手有些凉,直接将她的手塞进了自己宽大的袖摆中,另一只手将伞撑在了两人的头顶,“不回去,我陪你上山。”

余娇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掌心贴在余启蛰温热的手臂上,半晌才道,“你真是有病!”

余启蛰带着她朝山上走去,勾唇轻笑道,“孟大夫说的没错,我是有病在身,还需孟大夫不吝赐药。”

余娇气的笑了起来,莹润白皙的小脸在白茫茫的雨雾中格外明艳动人。

余娇已经来过青岩山好几次,对上山的路摸得八九不离十,她顾虑着余启蛰,特意挑了好走的路上山,速度也尽量放慢,没有再在山林中逗留寻找其他草药,径直奔了悬崖峭壁去找瑶草。

两人上山花了一个时辰,才来到一处陡峭的山崖旁,余家让余启蛰在一旁撑伞站着,自个儿脱了鞋子,踩在湿滑的山岩上寻找瑶草。

可惜她运气不太好,寻觅完大半个山崖的岩石缝,还是没能找到,回身见余启蛰身上已经有大半被雨水打湿,她暗叹了一口气,“没找到,咱们回吧。”

余启蛰虽没有跟余娇上山采过药,但从余知行那里听说过,她逢下雨就上山找的一味草药,生长在岩壁上,每次都要将大半座山陡峭的岩石峭壁给找一遍。

见她这么早就要回去,余启蛰心知余娇是担心他的身子,他桃花眸含笑道,“天还早呢,咱们去别的地方再找找。”

他盼着这次上山余娇能找到想要的草药,不然以后下雨她还要山上跑,太过辛苦。

“不找了,路太难走了,咱们下山。”余娇找借口道。

余启蛰将伞递给余娇,蹲下身子,拿起草篓里余娇脱掉的鞋子,往她脚上穿去。

余娇惊了下,被余启蛰握住冰冷泥泞的脚掌时,浑身僵硬,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别……我自己来……我自己能穿……”

余启蛰已经掏出怀中的帕子在余娇脚底擦拭了起来,抹干净泥污,认真的帮余娇穿上了两只鞋子。

余娇呼吸微颤,垂眸看着余启蛰干净漂亮的眉目,一时间心里像是涨了一江春水,微起波澜,撩漾了她的心跳。

帮余娇穿好鞋子,余启蛰朝余娇伸出手,还特意将袖摆遮在手掌上,似是怕自己刚给余娇擦过脚上脏污的手,触碰到她的手。

注意到这个小细节,余娇心中软做一团棉花,将手搭在了余启蛰的掌心,扶着他从岩石上站起身来。

“再找找,你给我调养了这么些时日,我的身子已经没有原先那般脆弱。”余启蛰从余娇手中拿过伞,重新撑在两人头顶,声音柔和的道。

余娇咬了咬唇,余启蛰对她这般好,叫她一时间不知所措,想着早点找到瑶草,便能将他的身子彻底调补好,便点头道,“好。”

两人又翻了一座山头,来到另一边的岩壁上,余娇躬身在山岩上找瑶草,余启蛰撑着伞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一瞬都不肯错开眼。

他知她性子坚韧,却不想坚韧到这个地步,在这淋了雨稍有不慎便可能会失足滑落山崖的地方,埋头找瑶草便是几个时辰,纵使男子,也未必能如她这般能吃苦。

在山崖上从南边寻到北边,光秃秃的山岩上只有一些杂草,根本没有余娇要找的瑶草,她抬头看向余启蛰,抹去淋了满脸的雨水,心下有些自责,害余启蛰跟他在大雨中呆了这么长时间,却还是没能找到,说不失望是假的。

余启蛰撑伞背着草篓走到余娇跟前,见她浑身湿透,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上,不免心疼,“我们下山吧,不找了,不用那味药草,说不得我的身子也能调理好。”

余娇摇了摇头,望着剩下的那一截崖壁,神情坚定,“既然来了,找完再走。”

余启蛰看着她恬淡的小脸,胸腔涌动起不知名的情绪来,此刻被雨水淋成落汤鸡的余娇一点也不好看,可是在他的眼里,却像是发着光亮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亦步亦趋的跟在余娇身旁,帮她撑伞,不愿她再这么淋着雨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