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07章三分冷意二更

听到老爷子这般闹腾原来还是因为怕何家上门找麻烦的缘故,宋氏忙出声替余娇辩解道,“何家人既然放了孟丫头回来,定是不追究了,爹,您这又是何必呢?先前何家人非要抓您,还是孟丫头说了话,才只带去了她一人,她一个小姑娘将事儿全都替您担了下来,幸而好生生的回来了,您和娘就不能待她好点吗?”

余周氏闻言,老脸阴沉,“什么叫她替你爹将事给担了下来?方子本就是她开的,跟你爹又什么干系?”

余儒海亦气急,扯着老嗓子猛咳了下,憋得脸色涨红,拼出老命才吐出了喉咙里的黏痰,颤着青筋盘虬的老手,愤恨的拍在桌子上,朝宋氏怒骂道,“混账东西!你这是要气死我!”

宋氏见老爷子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生怕将他给气出个好歹来,轻声细语的道,“爹娘,你们消消气,儿媳带孟丫头回屋。”

说罢,她拉着余娇就朝外面走,想着余娇不再老爷子眼前,或许两人就没那么大的怒火了。

余周氏却不依,怒声道,“站住!让她滚,我余家没这么个人。”

没待宋氏出声,余启蛰已经先道,“祖母,孟余娇是我房里的人,她是我的妻,是余家人,她若想留,誰也不能赶她走,祖父祖母若是执意要她离开,那便要与我们二房分家。”

他面上云淡风轻,说出口的话却掷地有声。

余娇蓦地抬眼望向他,余启蛰正回眸向她看来,见余娇杏眸水润清亮,似是要看进他的心里去,余启蛰忙错开了视线。

“五哥儿你病糊涂了?为了这个小贱蹄子,你们二房竟是要分家?”余周氏没想到余启蛰竟说出这种重话来。

余樵山赶紧帮言道,“孟丫头是五哥儿的房里人,他是怕爹娘将她赶走才这么说的,分家的话做不得真。”

余儒海气的已经说不出话来,脑子里晕乎乎的,他整个人透着颓态,瞪了余樵山一眼。

余周氏责备道,“有你们大房什么事?少跟着瞎掺和!”

张氏扯了扯余樵山的衣袖,让他不要再多嘴,免得被老爷子和老太太迁怒到他们大房头上。

余儒海看着护在余娇身前的二房几人,余茯苓虽然自打进屋后没有说话,但也是一副要护着余娇的架势。

他苍老的声音透出疲态,满心皆是失望,“你们二房一个个都是好样的,她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为了这么个祸害你们不尊亲长,忤逆长辈,竟是还要分家,好的很……”

他站起身来,头懵懵的朝东侧间走去。

余周氏目光微闪,她是有些心动的,余启蛰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余梦山又断了腿,根本做不了多少活儿,将二房分出去未必不是好事,只可惜老头子这么气竟都没顺势给应下。

见余儒海回屋,余周氏心知今日是无法将余娇给撵走了,她沉着老脸,皮笑肉不笑的道,“你们二房对得起你爹的生养之恩吗?为了一个外人,倒是不顾你爹的死活,还真是够孝顺的。”

闹腾了这么一大场,竟是没能将余娇给赶走,见老爷子和余周氏都已经偃旗息鼓,余汉山也嚣张不起来,不过还是撂出了一句话来,“老二,爹要是被你们二房给气出个好歹来,这事儿不算完!”

余梦山是个老实孝顺的人,被余汉山这么指责,又想到老爷子的话不免心下有些难受,一旁的余樵山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老三的话你别往心里去,爹身子好着呢,不会有什么事的,等他气消了就好了。”

余梦山点了点头,苦笑了下。

整个堂屋气氛低迷,两房人都各自回了屋,余娇原本想着顺势将身契要回来,可惜老头子和那余周氏太能折腾,上来便又是骂又是打的,根本没给她上张口要身契的机会。

余娇回屋取了从回春堂买回来的药材,去灶房给余启蛰煎药。

宋氏不放心,拉着余启蛰问他,“何家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们还会上门找茬吗?”

为了让爹娘安心,余启蛰如实道,“大抵是不会了,余娇给何老太爷开的方子甚是见效。”

宋氏和余梦山听他这么说,皆松了一口气,余梦山道,“那何家人应也不会再让人来抓你爷了吧?”

余启蛰颔首,声音中带了三分冷意,“不会,余娇开了新的方子,何老太爷快病愈了,祖父和祖母……”

他不愿在背后议论长辈,话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宋氏和余樵山也都叹了口气,谁知道老爷子和老太太心里是咋想的,这回可是多亏了余娇,他们没有半分感激也就罢了,反倒还要将人给撵出家门。

晚间的时候,余谨言和余谨书从书院赶了回来,还不到书院休沐的日子,如今余家又是多事之秋,若是被牵扯进何家的事里,两人的前程可就全毁了。

赵氏来不及高兴,就要将人往回赶,“你们咋回来了?家里出了点事儿,你们赶紧回书院呆着,等过些时日再回家。”

“家里的事和我谨言都已经知道了。”余谨书出声问道,“祖父呢?”

“你们咋知道了?”赵氏问完,才道,“你爷被二房那几口子人给气到了,在屋里躺着呢!”

余谨言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赵氏撇着嘴道,“还不都是二房那个姓孟的那贱丫头给闹的,她的方子害了人,你爷怕人家再找上门算账,想将她从咱们余家赶出去,老二两口子都护着,就连那病秧子也拦着。”

余谨言听后,顾不得跟赵氏多说,转身去了东侧间找余儒海。

余谨书则跟赵氏道,“周石头跑去书院给我和谨言传的消息,说是我爷给城里的何家人看坏了病,差点被何家的人给抓走,不过何家人不是把孟余娇给抓去了,怎么又放她回来了?”

“这誰知道?她说是何家老爷放她回来的,何老太爷的病虽是你爷瞧的,但那方子是从孟余娇手里出来的。”赵氏小声道,“如今孟余娇被放了回来,怕是何家还会来找你爷的麻烦,你爷可不能出事儿,咱家可全都指望着你爷的医术过活呢,何家的事推到孟余娇头上最合适不过,况方子本就跟她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