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a5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成病娇反派的冲喜妻 > 第106章无耻第一一更

余儒海如今六神无主,听余周氏这么说,回道,“何家既然将她放回来,怕是要找我的麻烦。”

余周氏有不同的想法,她小声道,“未必,何老太爷的药方确是她开的,只要将孟余娇赶出家门,何家人再上门,咱们便去衙门理论,老爷只需将所有罪责都推倒她身上即可。”

“何家人能善罢甘休吗?”余儒海担忧道。

“或许何家人将孟余娇送回来,正是要咱们亲自处置的意思。” 余周氏揣摩道。

见两人嘀嘀咕咕,不怀好意,余娇杏眸中冷嘲更甚,懒得理会,她转身离开了堂屋。

余儒海出声唤住了她,冷着苍老的脸道,“你的方子害了何老太爷,如今我们余家是容不下你了,你害我失了名声,令我余家的医术蒙羞,这些我姑且就不跟你计较了,但何老太爷一事你闯下了泼天大祸,需得一力承担,我余家供你吃穿,没半分对你不起,你若上尚有一丝良心未泯,就该担了这罪孽。”

余娇简直想为余儒海的厚颜无耻鼓掌,她迈步闲适的走到一把椅子旁,悠然坐了下来,漫不经心的笑道,“我若是没记错,方子是你擅自拿去给何老太爷开的吧?与我何干?”

见她这副压根没将自己的话听进耳朵里的样子,余儒海气不打一处来,盛气凌人的道,“是我用了你的方子又如何?总归那方子是自你手中流出来的,如今害了人,自然全都怪你。”

余娇眯着杏眸,睨着余儒海道,“这天底下的人,论无耻,您还真是当仁不让,能排得上第一!”

余儒海气得胡须一颤,老脸上的皱纹褶在一起,怒道,“你个贱蹄子,不想再遭一顿打,就赶紧滚出我余家家门!”

余周氏忙给余儒海顺气,自从那日被何家大闹一场后,余儒海的身子这几日愈发不好,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苍老的厉害。

她抬眼恶狠狠的朝余娇瞪了一眼,朝余汉山喊道,“老三,你赶紧将这个贱丫头打出去!这个祸害玩意儿,怕是扫把星转世,自打她来了我们余家,家里就没好过,绝不能再让她踏进我余家门半步!”

余汉山和赵氏一直躲在西侧间听着外间的动静,余周氏这一喊,他就快步走了出来,提起门后的扫帚,怒冲冲的朝余娇身上招呼。

余娇眉头一蹙,杏眸划过一抹冷意,这余家老三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只敢女人动手,遇到外人就怂成了软蛋。

她闪身从椅子上避开,抓起桌上的茶碗就朝余汉山的面门上掷去。

余汉山闪身去躲,被热茶溅了一身,怒火更甚。

余周氏上前就去抓余娇,她虽然年纪大,但身上有一股子狠劲,正如她这个人一般。

屋里鸡飞狗跳,就在余娇被余周氏抱住,余汉山用力的挥着扫帚就要朝余娇身上抽打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堂屋门口快步行了进来,一个箭步闪到余娇身前,抬手抓住了余汉山手中的扫帚,替余娇拦住这一下。

余娇抬眸,看着余启蛰的后背,虽然单薄,但于此刻的她而言,却格外宽厚,余娇突然间鼻子就是一酸,想到前世遇到医闹时拦在她身前的师哥。

“五哥儿你起来!”余汉山十分不客气的去夺被余启蛰抓住的扫帚。

余梦山拖着装了假肢的脚和宋氏也匆匆的走了进来,“娘,你们这是做什么?怎么能打孟丫头?”

余梦山跛着脚上前,一把将扫帚从余汉山手中夺走,不满的道,“三弟,孟丫头是我们二房的人,她若是有什么错处,你身为长辈说教无可厚非,怎么又动手打人?”

余汉山没想到余梦山瘸了腿力气还这么大,气恼的道,“老二,这贱丫头就是个祸害,专门克咱们余家的!你少多管闲事,爹娘说了,要将她打出门去!”

宋氏如今胆子大了些,上前硬是将余周氏掐着余娇手腕的老手给扯开了,将余娇拉到自己身后,“爹娘,孟丫头才刚回家,你们这是又要干什么?”

见宋氏如今都敢跟自己叫板,余周氏恨恨的推了她一把,“这家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起开,你们护着这孽障是非要气死你爹不成?她的方子害了何家老太爷,这种祸害,怎么还能继续留在咱们余家?”

余娇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宋氏,清秀明丽的小脸满是寒意,冷冷的道,“我不会离开的,你们不用煞费苦心了,想跟何家撇清干系,做梦吧。”

余儒海闻言,更加笃定余娇能从何家安然无恙的回来,定是在何老爷跟前说了不少自己的坏话,气的破口大骂,“这该死的贱丫头,你是不是在何老爷跟前编排我了?看我不打死你!”

手边没有趁手的东西,余儒海一把抓起木凳,就要朝余娇头上砸。

余启蛰快手快脚的将余娇往自个儿身后拉了一把,和余梦山同时伸出手去夺,余儒海刚才也就是凭借一腔怒火,他手上根本没什么气力,轻易就让余梦山将手中的凳子给夺走了,还被余梦山的力道带着身子一趔趄,差点没摔在地上。

余儒海气的浑身发抖,喘着粗气恨声道,“老二,你们是要造反不成?反了天了,反了天了!你们还将我这个爹放在眼里吗?”

余梦山一脸无奈,将手中的凳子扔在余儒海够不到的地方,才道,“爹,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怎么非得对余娇个小丫头动手?”

大房两口子也来了堂屋,见这一屋子乱七八糟的,也不敢出声说什么,呆愣愣的站在角落里。

“好,我不动手,老二,你立马将她这个祸害给我赶出院门!”余儒海青着脸,咬牙说完,一口老痰就卡在了喉咙里,顿时上气不接下气。

余周氏一见吓坏了,赶忙用手给他抚胸口顺气,不忘抬眼剜着余娇道,“你们要是不想你爹出事,就赶紧将她赶走,她多留一刻,说不得那何家就上门来抓你爹了!你爹一把年纪了,要是再受一回惊吓,身子根本经受不住,老二,你们二房的人要还护着她,就是对你爹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