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颊酸涩,余启蛰沁亮的双眸蒙上一层薄薄水光,眼尾撩人,余娇局促的道,“你……你没事吧?

余启蛰摇了摇头,看着余娇头顶柔顺的发丝,心中蓦地一软,他抬手揉了揉余娇项顶的发,轻声道,“疼吗?”

这么亲昵的动作,令余娇十分不适,她脸颊微热,不敢抬眼去看余启蛰的脸,往后躲闪了下,结巴的道,“不……不疼。”

余启蛰垂眸,见她脸颊上透着薄粉,呆头呆脑的样子与平日伶俐的模样相差甚远,倒是分外可爱,他微勾起唇角,“不疼就上床歇息吧,我熄灯。”

余娇低低的应了一声,硬着头皮朝床榻旁走去,数步间心中念头转了几转,不就是同睡一张床吗?余启蛰那个病秧子又能对她如何,往日都是自己调戏他,怎么今日竟反过来了?

余娇脑中灵光一闪,想来是她露了怯,被余启蛰看出来了,所以才这般大胆的逗弄自己。

站在床边,余娇回眸看向余启蛰,杏眸闪烁着明艳的光,捏着嗓子,柔声道,“不如不分褥了,你既然是来陪我,陪吃陪住也该陪睡才是。”

余启蛰正巧吹熄了屋内的烛火,余娇的媚眼抛在了黑暗中,余启蛰根本没看见,他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走到床榻旁,虽然看不清余娇的脸,但他的视线还是牢牢的落在余娇的身上。

“好。”他坐在床边,低沉的声音在黑夜中格外有磁性。

余娇耳朵微微发烫,快手快脚的爬上床,利索的钻进了里面那床被子。

黑暗中传来余启蛰低沉的笑声,他不紧不慢的撩开被子,躺在了外面。

何家给余娇准备的这件厢房的床并不算大,两人躺下,中间余了一枕的距离。

静谧的黑暗中,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鼻翼间似乎都能嗅到对方身上的气息,余娇浑身紧绷,她努力放空大脑,让自己心无杂念。

躺了小半个时辰,余娇还是没能睡着,她翻了翻身,想着背对着余启蛰,或许就能有睡意了。

“睡吧,别乱想。”身旁从躺下后便十分安静的那人,突然出声道。

余娇轻呼出一口气,原来不是她一个人没睡着,她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翌日余娇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只留下躺过的余温。

余娇抬头才发现余启蛰坐在窗边的桌几旁在看书,她穿好衣裳下了床,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早。”

余启蛰回头看向她,从窗牖透过来的晨光洒在他的脸上,衬得眉眼俊美,朦着一层光晕。

“饿了吗?”余启蛰问道。

余娇点了点头,屋外侍女端着木盆送了水进来,道,“厨房已经做好了早膳,我这就去给姑娘端来。”

余娇道了一声谢,漱口洁面后,与余启蛰坐在桌子旁一同用饭。

两人就这么在何家府上住了下来,因着何东升的吩咐,何家上下倒是无人去搅扰余娇两人,这几日且好吃好喝的侍奉着她。

到了第三日,何老太爷头上的疽疮全都结了痂,没有再扩散的迹象,何老太爷已经能下床在屋外晒太阳,面色也红润了不少,这令何东升对余娇愈发优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