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东升根本不给余娇说话的机会,朝外面的仆人高声道,“来人,将这女子给我关进柴房!”

何管事吓得脸色一白,忙颤声道,“老爷,这位孟姑娘兴许能医治好咱们老太爷,穆家二爷的病就是她治好的。”

厅外站着的仆人已经冲进来拿人,江清河也忙出声制止道,“且慢!何老爷,那余儒海是庸医,他套用了孟姑娘的方子,这才害了何老太爷,若是孟姑娘亲自给老太爷看诊,绝不会害得老太爷这般,你先消消气,不若让孟姑娘先去给老太爷看诊。”

听江清河这么说,何东升抬手制止住小厮抓人的动作,很是不信的道,“江大夫,您……这是什么意思?你与这位孟姑娘相识?她一女子,年纪又这般小,您何必糊弄我?”

江清河无奈一笑,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也很难相信,孟余娇这么个小丫头竟有一手比他还要好的医术。

“何老爷我没糊弄您,还记得我先前与您说的话吗?”

何东升怔愣了下,想起江清河在老太爷病床前所说的话,他去找一位大夫,说不得能留下老太爷的命。

何东升本不抱什么希望,整个长奎县,医术上能超过江清河的不出一二,而那一两个大夫他已经尽数请回家中给老太爷看过,无一例外都是摇着头离开的。

只当江清河的话是给他留个安慰。

可是江清河分明是一个人回来的,何东升目光狐疑的在余娇和江清河的身上来回走动,好一会儿才问道,“江大夫,你的说的大夫……是她?”

江清河点头。

见他神色认真,何东升一时间脸上不知作何表情,怔愣了一会儿,才看向余娇,咳了下,清了清嗓子,道,“你姓孟是吧?是余家人?既然江大夫这么推崇你,我且暂时信你,跟我来。”

何东升没有废话,径直带着余娇去了他家老太爷住的西厢房,只待余娇看诊后,再做打算。

屋外的何家女眷,见自家老爷领着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进了老太爷的房里,本想问上两句,但对上何东升沉冷的脸色,都没敢开口。

何老太爷的床边围着何东升的几个兄弟,一个个都做出十分恭孝的模样,红着眼眶跪在床头抹泪。

余娇只淡淡扫了一眼,她见惯了生死离别,对何家人子孝情深的这副情形,并没有什么感触。

“大哥,这是什么人?”一个跪在床边给老太爷擦脸的男人出声问道。

何东升没有作答,只是眼神冷冷的瞧着余娇。

余娇一脸镇定自若的从被褥中拉出何家老太爷的手臂,将手指搭在了他枯槁长着老人斑的腕上,何老太爷的脉象正如江清河所言,脉弦数而无力,虚弱得时有时无。

余娇的手从何家老太爷的脉上移开,老头子紧闭双眼昏迷不醒,余娇弯腰挪了挪何老太爷的脑袋,那布满后脑勺的疮疽映入眼帘,肿势平塌,疮根散漫,化脓迟缓,皮色赤暗不泽,浓水稀少,腐肉难脱。

她朝一旁的江清河问道,“苔色如何?”

江清河忙答道,“舌质淡红,苔白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