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事,这老头子吓晕了!”一个揪着余儒海的汉子出声道。

何管事鄙夷的看了一眼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的余儒海,“扔马车上,带回去。”

他又看向余娇,脸色倒没那么凶,只是笑的十分勉强,“孟姑娘也请吧!”

余娇正要往马车上走,余周氏突然出声道,“疽病的方子真的全都是这丫头一手研制出来的,跟我们家老爷无关,你们要是不信,我让穆家人来指正,穆家少爷是我儿的同窗。”

余娇眸色冷淡的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朝江清河道,“何家老太爷怎么样了?”

江清河道,“何家老太爷年纪大了,因头疽身子本就不好,他脉弦无力,气虚毒滞,偏偏你家这位余老大夫用的是你上次给穆家二爷疏风活血的方子,这才导致和老太爷的病情加重,险些要了命。”

确定对方只是病重,并不是去世了,余娇转头对何家管事道,“疽病的方子的确是我开的,我一人随你去府上就行了。”

何家管事当然不愿意,只是余娇接下来的话,让他犹豫了。

“他的医术,你们也见识过了,就算去了也于事无补。”余娇神色淡淡的道,“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快些送我去你们府上。”

江清河听她这么说,眼睛一亮,“你可是已经有把握能治好何家老太爷?”

“还需看过病人。”余娇道。

但江清河莫名笃定她就是能治好何老太爷,于是催促着让何家管事将余儒海那老头子扔下车,赶紧回府。

何管事被催的有些拿不定注意,最后松口将余儒海扔下车,但是留了两个人在余家守着,以防余儒海醒来后,会偷跑躲出去。

他想的是若余娇治不好老太爷,老爷要追究,再来余家抓人也不迟。

余娇就这么跟着何家管事去了长奎县的何家,江清河想要亲眼看看余娇要如何给何家老太爷开方治病,于是也跟了过去。

何家是城中的大户人家,比当日余娇去的张府要气派许多,朱红色的大门,两边放着两尊石狮,甚是气派,难怪一出手便是三十两诊金。

余娇乘坐的马车是从偏门进的何府,何管事带着余娇和江清河匆匆进了内院,如今何老太爷病重,家中的仆人都不敢大声说话,何府的人都围在老太爷的屋外,何老爷悲痛之余,还是安排了小厮去城外义庄定做棺材。

见何管事回来,何东升阴沉着一张脸,瞧见他身后跟着个小姑娘和江清河,并没有那日给老太爷看诊的那个老东西,他绷着脸沉声问道,“那庸医呢?”

“老爷,这是给穆家二爷看诊的孟姑娘,余家那庸医给老太爷的方子正是这位孟姑娘开的。”

何管事刚开口,何东升拿起手中的茶盏就朝他脸上摔去,“我让你去将那老东西带来,人呢?”

何管事吓得浑身一颤,却不敢躲闪,任由茶盏砸在自己脑门上,溅了满脸的茶水。

何东升满腹怒火,瞪向余娇,见她年岁不过十三四,心中的火一时间烧得更旺盛了。

从牙缝中挤出声音来,“是你开的方子?好啊,你们余家还真是胆大包天,为了挣那几两诊金,竟是不要命了,连我爹的病也敢胡乱糊弄!若是我父亲有个好歹,我要你余家满门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