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藏着没让他瞧见。”余甘草坐在床边,含泪小声道,“汉秋每次在婆婆跟前护我,背着他的时候,婆婆只会更变本加厉。”

张氏听得心中好像是插了一把刀子,搂着余甘草哭道,“李家那天杀的贼老妇,我这么好的闺女嫁进他们家,竟被她这么折磨!”

母女俩抱着哭了好一会儿,张氏气恨道,“不成,明个就让你爹带上你大哥去李家一趟,不能叫那贼老妇以为咱们娘家没人替你出头,往后更好拿捏你,我这就去跟你爹说!”

“娘,你别跟爹说,不能去李家闹。”余甘草拦着张氏。

“你别拦我,李家欺人太甚,不给那贼老妇点颜色看看,她只会更没顾忌,你又不是犯了七出之条,那贼老妇怎能这般折磨你!”张氏恨不得现在就冲去李家找李汉秋的老娘算账。

余甘草哽咽道,“娘,不能闹,婆婆这两日正挑拨着要汉秋休了我……好在汉秋疼爱我和玉姐儿,没有听信婆婆的唆摆。”话未说完,余甘草已是泣不成声。

“什么?她敢!她李家凭什么休妻?你过门后孝顺亲长,侍奉公婆,伺候丈夫,样样没有可指摘的地方,她倒敢撺掇李汉秋休你,明日就让你爹去找他们李家的族老,看看李家还有没有个明白事理的人!”张氏被气狠了,这些话全都是吼出来的。

余甘草压着哭声,抹泪道,“娘,我……我身子怕是怀不上了,三年前我怀过一胎,干活的时候摔了一跤,滑胎了,这几年再也没怀上过,婆婆百般刁难,唆使汉秋休妻,都是为了这个。”

“你三年前怀上过?怎么没听你说过?”张氏没想到症结居然出在了自家女儿身上。

余甘草一脸凄苦的道,“当初玉姐儿才刚周岁,我也不晓得自己怀上了,摔后小产才知道自己怀了身子,不是什么高兴事儿,我就没告诉您,家里没哥儿,婆婆一直催着,这两年我想生,可再没怀上过。”

张氏一脸担忧,“你去找大夫瞧过没?”

余甘草摇了摇头,“还没有,我不敢去找大夫,这次回来,也是想让祖父给我看看……”她红着眼睛看着张氏,六神无主的道,“娘,万一我真的不能生了,汉秋要休妻可怎么办?玉姐儿才四岁,我哪能舍得下她!”

“胡说!你生了玉姐儿,又怀了一胎,哪会是不能生?”张氏眼下再顾不得咒骂李家,眼下家里可是有一位比老爷子厉害的大夫,她拉着余甘草的手道,“走,咱们去找五哥儿的媳妇。”

余甘草赶紧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娘,您带我去找五弟妹做什么?”

“她会医。”张氏已经带着余甘草出了屋。

院子里,余樵山正在拉着石磙碾麦,宋氏则将压出麦粒的麦秸秆筛出堆在一旁。

见张氏突然怒气冲冲的走出来,余樵山还当她来喊自己回屋的,没想到张氏竟是没搭理他,反朝一旁忙活的宋氏道,“二弟妹,孟丫头在屋里吗?”

“在呢,大嫂你找孟丫头有啥事?”宋氏以为张氏还是为了让余娇拿银子送余知舟去县学的事儿。

张氏已经带着余甘草走到了东屋门口,嘴里道,“甘草身子有些不舒服,我让孟丫头给她瞧瞧。”

说话间,已经撩开竹帘子进了东屋,朝外间的余梦山打了声招呼后,张氏就敲了敲侧间的屋门,“孟丫头你睡了吗?”

余娇和余茯苓都已经上了床,一人坐在床头看书,一人在绣喜服。

听见敲门声,余茯苓应了一声,穿了件外裳下了床去给张氏开门。

张氏进了屋,收敛了一身怒火,笑着道,“孟丫头,你甘草姐身子有些不舒服,我想让你给瞧瞧。”

余娇将手里的书放在了床头,披了件衣裳,起身下床,“甘草姐,你哪儿不舒服?”

张氏看了余茯苓一眼,有些顾忌,但要找余娇看病也瞒不住,便小声道,“你甘草姐三年前滑了胎,就再没怀上,你看看是不是她的身子出毛病了。”

余娇示意余甘草坐下,抬手给她号脉。

余甘草心里直犯嘀咕,她怎么从没听说过五哥儿的媳妇还会诊病,能被买来冲喜肯定是穷的过不下去的人家,会医术的人家哪里会卖儿卖女?不过她也没敢问出口。

“换只手。”余娇出声道。

余甘草忙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张氏在一旁紧张的问道,“是甘草的身子出问题了吗?”

余娇没有做声,好一会儿才收回手道,“不是什么大毛病,甘草姐先前滑胎伤了身子,有些肾阳虚,吃几服药调理一下就没问题了。”

余甘草闻言松了一口气,脸上多了笑容,“我真的还能怀上吗?得调理多久?”

余娇微笑着道,“自然能怀上,你以前就生产过,眼下身子只是出了一点小症状,服用一个月的孕汤就能调理好。”

张氏闻言大喜,“孟丫头既然这么说,那就指定还能怀上,大伯母这颗心就能放肚子里了。”

“跟我去五哥儿房里开方子吧。”余娇将身上披着的外裳穿好,领着张氏母女俩朝房外走去。

外间余梦山关心道,“甘草可是病了?哪里不舒服?”

“没啥,就是有点腰疼,孟丫头说给开副方子吃吃就好了。”张氏忙笑着道,不想让家里人知晓余甘草是为了治不能生养。

余娇敲了敲余启蛰的房门,没多久,屋门打开,余启蛰穿着一身青色长衫站在屋内,面如冠玉的脸上带着病容,“何事?”

余娇缓缓出声道,“帮我开副方子。”

余启蛰也没多问,侧开身子,让几人进了屋子。

他走到书桌前坐下,展平桌案上的纸张,修长干净的手指捏起狼毫笔,侧首看向余娇,平静透澈的桃花眸如寒潭,漆黑深邃。

余娇半眯着杏眸,精致的眉眼在昏黄的灯光下,添了三分暖意,她缓缓道,“枸杞子五钱,覆盆子三钱,茺蔚子,菟丝子各四钱,赤芍药,泽兰,香附各两钱,丹参三钱,仙茅,白芍各两钱半,煎煮成三碗,趁热服下。”

她声音清淡,娓娓道来,莫名叫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