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王梦烟叹了口气,自家婆婆还真是没脑子,这事儿的症结根本就不在孟余娇那里,她瞧的明白,那位绝不是白白吃亏拿钱出来的主儿。

王梦烟拉了拉张氏的袖子,轻声道,“娘,孟姑娘说了愿意借给钱,主要是公中不愿出钱还,要想送三哥儿去县学,您还是得劝说祖父祖母从公中出钱还。”

张氏没想明白,觉得就是孟余娇不肯出钱,但她一向听大儿媳的,转身就又跟余儒海和余周氏哭闹上了。

堂屋里哭闹成一团,宋氏回了二房,敲了敲里屋的房门,余启蛰开了屋门,宋春将堂屋的情况跟自家儿子说了一遍,余启蛰听完后什么都未说,倒是一旁的余茯苓愤愤不平道,“小弟,你可别掺和这事儿,余娇说的没错,凭啥她的诊金就要白白拿出来!三哥儿去县学本就该公中出钱,祖母就是偏心,怎么不说先将三哥儿送去县学,让三房借钱!”

宋氏叹了口气,看着余启蛰道,“只怕孟丫头不拿出钱来,你爷你奶不会轻易罢休。”

余启蛰少年俊秀的脸庞格外平静,狭长的桃花眸朝门外看去,院子里余娇正微微仰着头与余樵山说话,清秀明丽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浅淡的笑容,丝毫没有为母亲所说的事情担忧的样子,似乎任何事物都不能在她心里留下任何痕迹。

他收回视线,轻缓出声道,“母亲不用替她烦忧,她自己的事,会自己拿主意的。”

宋氏原是怕老爷子会来找启蛰,让他逼孟丫头将钱拿出去,若儿子真那般做了,到时候定会惹孟丫头不开心,现下听他这么说,不由放下心来,好在儿子心里是明白的。

宋氏欣慰一笑,不再多言,催促余茯苓赶紧去绣制自己的嫁衣,她也端起端起针线筐坐在余梦山床头纳鞋底,小声念叨道,“孟丫头如今亲自给启蛰熬汤药调理身体,启蛰又教孟丫头习字,眼看着小两口关系日渐变好,咱们家启蛰身边有了知冷知热的人,我是真不愿因为老太太折腾出来的这通事,让他们小两口间生了间隙。”

打心底,宋氏还是将余娇当做儿媳妇看的,毕竟已经入了他们二房,孟丫头就是他们二房的人了。

余梦山点了点头,他也觉得妻子说的在理,见妻子如今脸上笑容愈发多了,神态中不再如从前那般总是带着一丝凄苦,这些转变似乎都是因为孟丫头。

他想了想开口道,“不如让孟丫头搬进启蛰房里吧?”

宋氏闻言呆滞了下,她倒是从未想过这一茬,脸不由微红,羞意中又带着一抹担忧,低声道,“这……这不好吧?不说孟丫头愿不愿意,启蛰的身子也经不起……折腾。”

两人都年轻,若是真住在一起,自家儿子那病弱的身子哪里能经得住房事?

余梦山当下也觉得自个儿失言了,虽盼着儿子身边能有人照料,但住在一起确不合适。

院内,余娇朝余樵山问道,“大伯,你手里有没有皮子?”

余樵山听了余娇的话后,道,“早先鞣制的皮子都卖掉了,现在我屋里还有几块羊皮子,我拿来给你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