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晏女子深受三纲五常束缚,将贞洁名声看得比性命重要,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不是她三两句话便能解放颠覆的。

余娇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出声道,“罢了,既张小姐不愿,那患处我便不看了,不过接下来我问什么,张小姐最好悉数回答。”

听了余娇的话,张秀月只觉逃过一劫,止住哭声,用帕子捂着眼睛,轻轻地‘嗯’了一声。

“有什么症状?从何时开始的?”余娇低声问道。

张秋月盖在眼睛上的手帕轻颤,她羞赧的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绞在一起,许久才轻声道,“已有月余,我也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一日就……瘙痒起来,苦不堪言。”

余娇细细询问道,“内痒还是外痒?有无气味?可曾抓过?赤带、黄带还是青带?”

张秀月将余娇的问题一一回答完,半藏在帕子下的小脸已成火烧云,贝齿紧咬着下唇,恨不得立时羞昏过去。

余娇没再难为她,朝张夫人问道,“可曾请旁人看过,用过药?”

张夫人没有隐瞒,直言道,“先前请了一位女医婆,她给月儿开了一副方子,吃了却没什么效果。”

“没往患处用药?”余娇追问道。

张夫人摇了摇头,“倒是未曾。”

余娇站起身,“可以开方了。”她背着药箱朝外间走去。

张夫人忙跟了上前,朝余娇问道,“孟姑娘能治好我家月儿的病?”

余娇缓声道,“应是能治。”

张夫人眼下只能姑且相信余娇的话,对她的态度又客气了几分,道,“姑娘若是开方,还请想个法子,莫要让药铺的大夫们瞧出来你开的方子是治女子之疾的,否则,只怕我女儿名声要不保。”

余娇想了想,应道,“好办,等下我写两副方子,将药材并在一起,他们便看不出了。”

“如此甚好。”张夫人站在一旁,静待余娇开方,哪知她竟背着药箱,推开了屋门,朝外面走去。

回身见张夫人站在屋内,疑惑的看着自己,余娇大方解释道,“我字迹丑陋,方子还需我同来的长兄帮写。”

张夫人闻言觉得不妥,她女儿的药方决不能经手外男,立时出声道,“孟姑娘,我家中有侍墨丫鬟,识得不少字,写个方子不成问题,不如就让家中的丫鬟帮你写吧?”

余娇自是无所谓,她又折返回屋,张夫人立刻将屋外会写字的丫鬟给叫了进来,余娇便道出了两张方子,一张壮阳补肾,一张补气血,刚好将治张秀月下阴之疾所需的药材,全都囊括在这两张方子里,且都要足了份量。

不多时,丫鬟将两张方子写好,余家看了一遍递给了张夫人,“可以让人去抓药了。”

张夫人将方子给了身边的管事婆子,让她去前院找了个信得过的小厮去抓药。

余娇又让丫鬟写了两副方子,给了张夫人,“这一副方子需煎成汤药外洗患处,连洗七日后,换成汤浴。另一副则是煎食,等药材抓回来,我称量分好,千万不要弄混了。”

张夫人牢牢记下,见余娇行事如此妥当,心生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