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河对此情形见怪不怪,耐心解释道,“就是那位开方治好穆家二爷疽病的女娃,前次在余家有她那位祖父阻拦着,疽病的药方未能买下,不过那女娃年纪轻倒是很好说话,我已让人去跟着了,不如再试一试?

女婢托起手掌,任由自家少爷将籽吐在她的掌心。

“不过就是个乡野丫头,若是买不下,明抢便是了。”沈瑜以肘支起身子,语气有些漫不经心,似根本没将这桩小事看在眼里。

“这……”江清河有些顾虑,他道,“那丫头治好了穆家二爷的疽疾,我观穆家二爷对她颇为客气,怕若真动手明强,穆家二爷那边不会坐视不理。”

沈瑜缓缓坐起身,侧过头来,露出一张俊逸脸庞,浓眉星目,鼻若悬胆,生了一副面如冠玉的好样貌。

他懒散的皱了皱眉,“那你便去想法子,这种小事也要来吵扰我?”

江清河深知这位少东家的脾性,一向是个惫懒清闲爱享受的,也看出他并未将余家那个小姑娘的医术放在心上,便应声打算退去。

就在这时,屋外有人敲门,江清河派去盯着孟余娇的药童回来报信,说是驴车悄悄停在了张府的后门,一行人都进了张府。

隔着屋门,沈瑜听到药童的话,挑了挑眉,“张家有人病了?怎没请你去看诊?”

江清河也一脸纳闷,镇上的大户人家几乎都与江清河相熟,凡是家中有人生病,以往都是派小厮来回春堂请他前去府中看诊,尤其是张家,因与沈家将成姻亲,便是家中下人生病,也常是来沈家的回春堂抓药,如今这张家怎么找上孟余娇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小丫头了?

“兴许不是去看诊?”江清河猜想道。

沈瑜想到与张家的亲事,心生烦躁,连婢女送到嘴边的葡萄也没了兴致,“派人去张家查一查。”

-

余娇一行人从张府后门入内后,便被下人先引去见了府中的夫人。

余知行因是外男,被下人们招呼去了一旁的屋子吃茶。

张庄头是张家的家生子奴才,得张家老爷看重,后来赏了去看庄子的差事,便没这层顾忌。

将余娇和余茯苓带进入夫人见客的偏房,张庄头跪在地上先给张夫人请了安,才道,“夫人,这位便是孟姑娘。”

衣着富贵的张夫人扫量了一眼余娇,见她清瘦娇小,年纪还没自家月儿大,难免心生轻视,抬手揉了揉因忧虑过重有些发疼的眉心,如今月儿与沈家的婚事在即,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了。

她压下心头的思量,语气倒也算和气,“孟姑娘一路过来辛苦了,想来张三夫妇已经跟你说过此间内情,不管你能不能治好我家月儿的病,此事都绝不能外传。”

到底是富贵人家的夫人,坐在那里便是什么都不做,说出话来也足够震慑见识不多的乡下人,余茯苓有些害怕,紧挨着余娇。

余娇一脸镇定自若,缓缓道,“自会守口如瓶。”

见她不卑不亢,有种超乎年纪的成熟稳重,张夫人瞧着顺眼了一些,站起身,领着余娇往外走去,“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