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穆家给的二十两诊金,让余周氏心里有了别的念头,打定主意不再跟余娇针锋相对,与其为难她,还不如老爷说的那般,哄着她为家中多挣些银钱。

见余周氏突然转了性,余娇顺手又拿了两个桃子分别塞给了余茯苓和王梦烟手中的小丫头,接着又抓了一把桃子杏子,递给宋氏,让她带回二房吃。

若不然,这些水果,一个都落不到二房和大房嘴里,肯定被偏心的余周氏全留给三房的人。

见余娇这么明目张胆,余周氏脸上的笑意僵了僵,但是碍于张秦氏夫妇在,终是什么都未说。

余儒海趁机将余知行叫到一边,叮嘱他要盯紧孟余娇,若是孟余娇跑了,他也不用回家了。

余知行心领神会,知道祖父如今看重孟余娇,但是他觉得孟余娇应不会偷偷跑走,那日在青岩山上,下着那样的暴雨,她都不顾自己的安危出去为五哥儿采药,心里很该是对五哥儿有几分情谊在的。

交代完余知行,余儒海将自己的药箱收拾好拿给了余娇,既然作为大夫去张府看诊,总该像个大夫的样子,其实药箱里的东西,余娇根本用不到,但还是让余知行带上了。

一行人出了门,张庄头夫妇过来的时候赶了驴车,就拴在余家院外,张秦氏扶着余娇上了驴车,而后自己与余茯苓也爬上了驴车,余知行则和驾车的张庄头一起坐在了前头。

一路颠簸,木板车坐的余娇屁股疼,强迫自己去注意路边的风景,才稍稍好受一些,半个时辰后,驴车终于进了清水镇。

镇上人烟往来,青石板铺就的道路纵横交错,街道两旁有不少铺子,路边还有摆着筐篓卖临街叫卖东西的小摊贩。

驴车穿过十字路口,坐在余娇身边的余茯苓突然出声道,“那就是回春堂。”

余娇已经闻到了药香,顺着余茯苓的目光看去,回春堂的铺子十分显眼,在当街这些铺子中门面最大,上面挂着金字招牌,竟比先前看到的酒楼还有气派一些,此刻不少病患正在排队看诊。

难怪连村里人都知道回春堂的名声。

驴车缓缓从回春堂门前走过,张庄头驾车转弯,进了东边的巷子。

正在给人诊脉的江清河抬头不经意往外看了一眼,乍瞧见驴车上余娇的身影,还当自己眼花了,快速收回诊脉的手,急匆匆朝药铺门外走去,驴车已经走远,他看清车上余娇的背影,刚要喊人,驴车已经拐进了东巷。

不免有些垂头丧气,上次在余家虽然碰了壁,但江清河觉得那位孟小姑娘似乎很好说话,兴许还有机会能从她口中要来疽病的方子。

江清河想着孟余娇来镇上兴许是有事,一时半刻还不会走,便吩咐铺子里的药童去追拐进东巷的驴车,他则急匆匆进了内室。

“少东家,我方才瞧见余家那女娃娃从咱们铺子门口过去了!”江清河朝屋内斜躺在卧榻上正在搂着美婢的年轻男子出声道。

被称作少东家的男人头也未抬,慵懒的道,“什么余家女娃娃?”

他怀中的美婢动作未停,纤细葱白的细指从软塌矮桌上的果盘里掐了一颗葡萄,剥了皮,只留莹润青色的果肉喂进了年轻男子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