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又惹来村里人一阵称赞,直夸得余儒海心花怒放,虽然面上端着,但心里早就乐坏了。

说话声隐隐约约的传到东屋,余茯苓小声嘀咕道,“咱爷可真好面子,明明就是余娇给穆家老爷看的病,如今怎就只字不提余娇的功劳。”

余娇听后笑了笑,从木匣子里拿出一盒胭脂递给了余茯苓,“这个给你。”

余茯苓见余娇递过来的盒子小巧精致,小心翼翼的接过,“这是啥?”

余娇示意她打开自己看,余茯苓好奇的打开盖子,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看着盒子里淡粉色的脂膏,余茯苓惊喜道,“这是胭脂?好香啊,你从哪得来的?”

“那位穆老爷送来的谢礼,说是他夫人从青州采买的,送与你了。”余娇将另外一盒也塞进了余茯苓的手中,“我不爱涂这个,你将这盒送去给梦烟嫂子。”

余茯苓对手里的胭脂爱不释手,“姑娘家哪有不爱胭脂的,这盒给了梦烟嫂子,你可就没了,既然是穆夫人从青州采买的,应是挺贵的,你自己不留一盒?”

“你快去吧,我真不爱这个。”余娇笑着催促道。

余茯苓将自己那盒胭脂盖上盒盖,藏在了床头的木匣子里,拿着另外一盒胭脂去了西屋。

王梦烟正在屋里安慰张氏,收到余茯苓送来的胭脂,很是高兴,那位穆老爷总共才给了余娇两盒,她倒是有心,还想着给了自己一盒。

王梦烟对余娇的印象不由渐渐转好,特意托余茯苓跟余娇道声谢。

余娇去了院中翻晒几日前从山上采摘回来的草药,宋氏做好了饭,听着堂屋里余老爷子还在与村里人聊着,没有要开饭的意思,便去西屋找张氏说话去了。

余娇翻完草药,搬了个凳子,坐在院内晒太阳,炙热的阳光照在人身上,似乎心里也能跟着温暖起来。

晒了一会儿,倒是有些犯困,余娇伸了个懒腰,想着用了饭要去午睡一会儿,院门外突然传来了说话声,“孟姑娘,那位就是治好咱们祁哥儿的孟姑娘!”

话音未落,院外的人又朝院内的余娇喊道,“孟姑娘,我带着内人来登门拜谢了。”

余娇听见声音,眯着眼睛朝院门处看去。

说话的正是张庄头,他身侧站着一个中年妇人,那妇人手牵着祁哥儿,一家三口进了院子,中年妇人朝余娇善意一笑,“孟姑娘,我听我家男人说了,祁哥儿的病多亏了你,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余娇站起身,谦逊道,“不用客气,都是医者本分。”

妇人摸了摸祁哥儿的头,和气的笑道,“自从用了姑娘开的药,我们家祁哥儿这段时日都再未犯过病,我算着日子,吃您的方子足有一月了,便想领着祁哥儿再过来让您看看,他体内的风痰可已消了?”

余娇看向张祁,朝他招了招手,笑着道,“来,让姐姐摸下脉象。”

张祁对余娇很有好感,乖乖的走到余娇跟前,伸出了手。

屋内听到院内动静的村里人,看着院子里的情形,有些不解的道,“那就是余大夫您给五哥儿买来的冲喜媳妇吧?她在干嘛?难不成也学您给人看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