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余谨书也送去县学,是余周氏私底下跟余儒海商量的,若是放在从前,余儒海兴许不会答应,但如今余娇看诊这般挣钱,家里宽裕了不少,他才应了下来。

余儒海应下的时候,压根没想过大房会不满,见张氏一脸愤愤,余儒海看向余樵山,脸色沉沉,“老大,你也是这么想的?”

张氏生怕余樵山那逆来顺受的性子又会退缩,悄悄伸手狠狠掐了他一下。

余樵山罕见的没有梗着脖子,“儿是这般想的。”

余儒海瞪着余樵山,眉头一皱,往日大儿子从未忤逆过他,只消脸色一严肃,他说什么,大儿子便都听了,今日竟也跟着张氏胡闹起来了。

“你这是听谁说了浑话?”余儒海语气一沉,“知舟年纪小,便是再蹉跎些岁月也无妨,你们两口子这般相争的做派,岂不是要让他们兄弟几个不和,我余家家宅不宁?”

张氏忍让了这些年,如此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顶着余周氏冷厉的目光,硬着头皮道,“爹说我们相争,您和娘若是一碗水端平,我们大房又何必争?我知晓您和娘都偏疼二哥儿和四哥儿,但知舟也是您的亲孙子,他也快要到了议亲的年龄,您怎么就没为他打算过?”

赵氏闻言气的跳脚,张秋兰最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前几日替宋春出头,今日竟敢搅和谨书去县学一事!

她暴跳如雷,破声骂道,“张秋兰,爹娘做什么焉有你插嘴的份?你个黑心黑肺的,良心被狗给吃了?爹娘怎么就偏心我们三房的哥儿了?你家知行和知舟从小也没冻着饿着过!你眼红谨书去县学也该看看你儿子余知舟是不是读书那块料!家里花银子让他去镇上书院你就该知足了,还敢肖想去县学!”

张氏丝毫不怵,冷笑着道,“这屋里誰没长着眼睛?你倒好意思说我没良心,平日里娘偏袒你们三房还不够明显吗?但凡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哪轮到我们大房和二房,不都是落到你们三房的嘴里!”

张氏今日已经打算大闹一场,平日里的不满全都涌了出来,该说的不该说的一气儿倒了出来,

“有什么好事娘也全都想着你们三房,我们大房和二房手里从来没有过一文闲钱,只有你们三房手里宽裕,谨书谨言用不完的宣纸笔墨,老三也没少在外面跟人吃酒,一年到头我们两房的孩子都添不上一身衣裳,谨书和谨言却能穿的跟大户人家一样!这还不叫偏心?家里的银钱都是大家一起挣的,凭什么就给你们三房花?送了余谨言去县学,如今凭什么又要送余谨书?你说知舟不是读书那块料,余谨言和余谨书不也都没过童生试?他们要是读书的料,哪还用花银子去县学买保举秋闱的名额?你倒是好意思舔着脸说我们家知舟!”

王梦烟和余知行听到堂屋的争吵声,刚刚赶出来,站在门外听到自家婆婆的这些话,只觉得十分解气,她嫁进余家虽没几年,但对公爹婆婆隐忍退让的性子很是了解,平日里,她也一向避着三房的锋芒,冷眼看着三房的所作所为。

余知行有些担心着急,“坏了,娘说这些话,往后祖母肯定不会给咱们大房什么好脸色!”

王梦烟安抚道,“闹上这样一场未必是坏事,祖母平日就没把咱们大房放心上过,你指望她给什么好脸色?一会儿要是闹得不可开交,你只消说分家就成了,旁的都别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