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启蛰起身,施了一礼,脚步轻缓离开了堂屋。

余周氏看着余启蛰离开的背影,眉头微皱,悄悄用手肘碰了碰余儒海,低声在他耳旁道,“老爷,五哥儿的身子已然没有机会再下场科考,穆二老爷那些照拂的话岂不成了空言空语?谨言和谨书今年就要下场,合该照拂他们一二才是。”

余儒海听后觉得言之有理,厚着脸皮朝穆衍开口道,“穆二老爷,我们家五哥儿的身子怕是再没机会下场科举了,好在家里二哥儿和四哥儿也在读书,秋闱还望穆家能照拂着些。”

穆衍笑意不达眼底,轻松应对道,“哦?原来余老大夫一家都是有识之士,你家二郎和四郎都已过了童生试?”

余儒海面上有些无光,余谨言和余谨书都不若五哥儿聪慧,至今童生试都未过,他一脸无奈道,“实在汗颜,谨书和谨言虽然读书也很用功,却都未中童生,好在谨言已入了县学,能参加此次秋闱,我正打算将谨书也送入县学。”

一直默不作声的张氏听了余老爷子的话,顿时一脸着恼,想到了那日在三房屋外听到的那些话,只觉一口气哽在心头,上不去下不来,碍于有外人在,她不好发作,只气的用手肘狠狠的捣了下余樵山,瞪了他一眼。

余樵山沉闷的站在一旁,那日自家媳妇说的话,他原还不信,没成想爹娘竟真的偏心到如此地步。

“余老大夫大手笔,对读书果然看重,倒是舍得花银子。”穆衍笑了笑,语气倒也听不出嘲讽来,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如此。

余儒海岂能听不出来,只是如今想要攀附讨好穆衍,只得陪着笑脸道,“为人亲长,皆盼着儿孙成材,我也是无奈之举,还望穆二老爷能照拂下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孙子。”

穆衍点头,“的确如此。”他似十分赞同余儒海的话,但却根本不接话茬,转头看了看屋外的日头,站起身道,“不知不觉竟晌午了,今日我叨扰了许久,就不多打搅了。”

余儒海原想着穆衍会留下用晌午饭,没成想一提到谨书和谨言秋闱之事,他竟要走,忙出声挽留道,“都已这个时辰,穆二老爷离去岂不是我余家薄待贵客,还是留下用了饭再走吧?”

穆恒摆了摆手,“不了,家里夫人还在等着,我若是不回去,她不能安心用饭,余老大夫不用客气,五郎媳妇医术精湛,我以后少不了还要登门叨扰。”

话说到这个份上,余儒海也不能强留,只得跟着站起身来。

穆家的小厮眼疾手快的跟在穆恒身后,朝门外走去。

将穆衍送走后,宋氏去灶房烧火做饭,张氏没跟去帮忙,而是拽着余樵山去了堂屋。

余樵山倒想劝说自家媳妇两句,但张氏已忍到尽头,哪里肯听,她实在觉得憋屈,同样都是孙子,凭什么家里所有好事都只能落在三房孩子的头上。

“爹,你们当初送谨言去县学,我可一句话都没说,但如今又要送谨书去县学,我倒是要问上一问,知舟也读了这些年书,您是不是也该送他去县学?”张氏已经豁出去了,站在堂屋中间,看着余儒海和余周氏,张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