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启蛰垂在身侧的手掌微微收紧,他抬眸看着余娇脸上的笑,只觉自己刚刚脱口而出,尚未说完的话,像是莫大的讽刺。

狭长的桃花眸缓缓暗淡下来,多了抹清浅到几乎让人看不出的冷厉,那夜她让余知舟娶她的话浮响在余启蛰耳畔,他凝视着余娇,缓缓问道,“好笑吗?”

余娇一头雾水,不知好好的,怎么人就突然冷了下来,她脸上笑容僵了僵,收了起来,软声道,“不好笑,我不笑了还不成吗?你别着恼。”

娇软的声音令余启蛰藏在袖中,已经握成拳的手又缓缓松开,他脸色缓和了几分,只是两人间方才那点旖旎的气氛也早已消失不见。

余娇有些心虚,暗恼自己不该得意忘形,忘了原身做过的事情,胆大包天的去逗弄余启蛰这个生长在封建王朝下一板一眼的古代人,两人沉默着朝堂屋走去,再无任何交流。

院中有风吹过,虽是夏日,余娇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凉。

进了堂屋,余儒海笑呵呵的上前,拉住了余启蛰的手,慈爱的说,“这就是我家的五哥儿。”又朝余启蛰道,“快来见过穆老爷。”

余启蛰微微侧身,不动声色的将手从余儒海的掌心抽出,朝穆衍微微躬身,施了一礼,不卑不亢道,“见过穆老爷。”

穆衍笑着站起身,见这位当年夺下小三元,名震长奎县的秀才郎虽身姿清瘦,但生的眉眼俊秀,若不是面有病容,也是意气风发隽雅俊美的少年郎。

“不用客气,三年前余家五郎的名字便响誉长奎,只可惜那时我尚呆在青州,未曾得缘一见,今日一见,果然了得。”穆家有人入仕,极其重读书,穆衍亦然,因此对靠自己实力拿下小三元的余启蛰颇为欣赏。

余启蛰与一众余家人在穆衍面前的讨好局促不同,面对穆衍的欣赏,他亦十分淡然平和,“盛名之下难副其实,穆老爷过奖了。”

穆衍瞧着他沉稳内敛的样子,愈发喜欢,笑道,“五郎不必谦虚,你休养这几年,读书可曾落下?”

余启蛰垂眸缓声道,“因病体弱,只偶尔翻看。”

穆衍已从穆念九那处听说了余启蛰如今身子骨差的很,不然也不会拿下小三元后,便再未赴考过,温声道,“读书固然重要,养病才是首要,以你当年之才,等养好了身子再下场亦能夺得名次,日后等你身子好了,若是要去青州赴考,知会我一声,我穆家定照拂一二。”

此话一出,屋子里众人脸上神色各异,赵氏嫉恨得紧咬牙槽,据余谨书说穆家与青州知府都有交情,若是能得到青州穆家的照拂,说不得还能在监考官面前露脸,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余谨书费尽心思与穆念九交好,为的便是能被青州的穆家照拂一二,谁知二房的病秧子走的什么狗屎运,竟这般轻易就得了穆家二老爷的这种许诺。

余儒海满脸欢喜,“穆老爷抬爱了,我替我家五哥儿先谢过穆老爷的好意。”

穆衍见余启蛰面上并不见欢喜之色,神情亦波澜不惊,不由愈发欣赏,余家另外两位哥儿虽然都是同样出身,但却都不如这位病弱的五哥儿沉稳内敛,他笑道,“你身子骨弱,快些去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