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那颗……那颗百年老参用来给启蛰治病了?”余茯苓一脸感激夹杂着愧疚,“谢谢你……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说你配不上小弟那些话了。”

那日顶着小雨下山的时候,余娇在路上竟看见了一株百年老参,余茯苓见她挖出老山参时,羡慕又嫉妒,她没少跑青岩山挖草药,可一次山参都没有挖到过,偏偏余娇才第一次上山,竟运气好到直接挖出了百年的老山参。

她去镇上药铺卖过草药,知道五十年的人参在镇上药铺就能卖到四十两银子,何况超过百年的老山参,那将是一大笔银子。

回来后这几日,余茯苓见余娇压根没将人参拿出来,也没跟余老爷子提她在山上采到百年老参,余茯苓以为她想偷偷私藏起来,等日后卖钱,念在余娇要帮余启蛰调养身子的份上,余茯苓便有心替她瞒着,也没有提百年老山参这件事儿。

这两人都没说,余樵山和余知行父子俩又都不是多事的人,便压根没有人提。

如今看见余娇竟是将百年老参给余启蛰入了药,余茯苓深深为自己先前的想法觉得羞愧。

余娇笑了笑,“没关系。”她压根没在意过余茯苓之前说的那些话,余启蛰在她眼里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她又不是孟余娇,才不会做什么冲喜媳妇呢,她迟早会离开余家的。

汤药快要熬好的时候,余家院门外传来了一阵热闹的喧哗声,有村里人在院门外喊道,“余大夫,你家来贵客了!还不赶紧出来迎接!”

外面热闹的厉害,余茯苓伸头隔着小窗朝外面望去,余娇却没有任何好奇心,只专心看着炉子上的药罐。

余家三房的人听到动静,迫不及待的去开了门,瞧见院门外的马车,余汉山已经认出是穆家的人,一脸大喜,一边热情的招呼人进门,一边给赵氏使眼色,让她知会余老爷子一声。

一个穿蓝色长衫的中年男人先从马车内走了下来,没多久,穆衍便也下了马车,与前次来余家时的轻傲不同,穆衍这次在余家院外便下了马车。

余汉山迎上来,穆衍笑着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穆老爷,您快里面请。”余汉山见穆恒一脸和气,便知约莫是孟余娇的药方见效了,这人不是来找麻烦的,肯定是来送诊金的。

穆衍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厮,那小厮忙让跟过来的两个下人将马车内的东西搬了下来。

两匹棉布,一匹锦缎,还有一个木盒看不出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余汉山盯着穆家下人手中的东西,两只眼睛直发光,面上笑的更加谄媚,走到穆衍身边,接替了穆家小厮的位置,上前躬身扶着穆衍往院内行去。

穆衍瞥了一眼余汉山,倒也没拂开他的手,站在一旁穿蓝色长衫的中年男人跟在穆衍身后,也进了余家的院门。

门外围观的青屿村人,个个伸着脑袋往余家院子里瞧,小声嘀咕余家这是走了什么大运,竟有这样的大户人家来送礼。

余儒海已经得到信儿,迎到了院子里,脸上的笑意崩也崩不住。

“余大夫。”穆衍相较上次的喜怒不定,这次倒是和善客气的很。

“穆老爷,屋里请。”余儒海笑着将人迎进了堂屋。

几人坐定后,穆衍介绍了下身旁的蓝色长衫的中年男人,“这是镇上回春堂的江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