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被雨水浇湿,泥泞不堪,余娇撑着青色的油纸伞越行离山洞越远。

两刻钟的时间才走到北边山峰,暴雨下了已有好一会儿,山中的野兽都已归巢躲雨,余娇倒也不怕遇到什么猛兽。

下雨在山中最怕的便是迷路,和遇到山体滑坡,余娇前世小时候在山间混迹,对山中的方向感很好,倒是不会迷路。

为防鞋底占了湿泥才在山岩上打滑,余娇脱去了鞋子,着袜在峭壁旁的山岩缝隙中寻找起来。

山洞内,等待了许久的几人不见余娇回来,不免有些担忧,余樵山更是想到了昨晚上张氏的话,孟余娇该不会趁机跑了吧?站在洞口频频向外张望。

“孟姑娘出去有半个时辰了,怎的还不回来,要不余老哥,我跟你出去寻一寻?”见余樵山在洞口来回踱步,周祥出声道。

余樵山正有此意,欣然应道,“执行,你照顾好茯苓和长顺,我跟你祥子叔出去找下孟丫头。”

余知行点头,“我们就在洞里等你们回来,哪儿都不去。”

余樵山和周祥裹了裹衣服,抬脚进了雨林里,两人在四周找了找,也没寻见余娇的身影,周祥提议道,“余老哥,咱俩分头找,你往西边北边找,我去东边南边看一看。”

“成。”余樵山点头,两人分开朝不同方向寻去。

余娇寻遍了北峰山岩,都没有找到瑶草,虽有些小小的失望,但这种情况本就在意料之中,瑶草又名还阳仙灵,足可见其珍贵之处,虽然并没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但能续命延寿,繁衍生机。

怕自己久出未归,余樵山他们打心,余娇没再逗留,穿上鞋子,下了北峰往山洞回返。

暴雨越下越大,整个山林都雾蒙蒙的,余娇深一脚浅一脚的摸索着往前走,却不想竟有意外之喜,竟叫她在林中的一片低坡草丛里瞧见了一簇棕红。

余娇心中欢喜,快步走近,想要确认是不是夏枯草,谁知脚底一滑,一个趔趄,重重摔倒在地,在地上滚了几滚,余娇浑身沾满泥水,草篓和油纸伞也都掉落在了一旁。

身后不远处传来余樵山的呼喊,“孟丫头,孟丫头!”

余娇从地上爬坐起来,右脚微微一动,便疼得她轻扯了眉头,心知脚踝崴到了,余娇赶忙大声朝余樵山呼喊的方向回应道,“大伯,我在这儿!”

因为雨声太大,余娇怕余樵山听不清,扯着嗓子又重复了一遍。

不一会儿,余樵山循声走了过来,见余娇坐在地上,模样十分狼狈,出声问道,“这是摔了?”他上前就要将余娇扶起来。

余娇摆了摆手,“大伯,我脚崴了。”

此刻雨势仍旧极大,余樵山顾不得许多,反正两者年龄相差甚多,道,“孟丫头,我背你回去。”

余娇摇了摇头,她微微蜷缩了下右腿,两只手摸上了右脚踝,咬牙用力一掰。

哗哗的雨声中夹杂着一道听不太真切的‘咔嚓’声,余樵山还当自己是听错了,只见余娇松了一口气,接着便从地上站了起来,“大伯,我能走,你等一等。”

说完,便走到草篓旁,从里拿出了小铲子,挖附近那一簇夏枯草去了。